我和老婆新婚的时候,因为我俩的工作关系, 就住在老婆娘家。 她家很大,是眷村中将军级的住宅,有一个小院子, 而且包住整个二楼的建筑物一楼有客厅、厨房、和室和岳父母的房间, 我和老婆的房间在二楼小姨子的房间也在二楼, 那年她还是大二楼下的和室几乎都是她在使用, 二楼的部份则还有岳父专用的书房。 岳父五十五岁,是将官阶级退伍,退伍后任职的公司经常要出差, 也时常要应酬当时只要岳父在家,一个星期总是有两三天, 我要到岳父应酬的地方载他回家。 岳母四十八岁,是家管,标准的眷村太太,没事都要去打几圈麻将。 我和老婆当时都大学刚毕业不久,也都在附近的公司上班。 小姨子不在的时间,我都会利用小姨子的和室工作, 因为岳父的书房都会锁上老婆也要我不要乱进去那里, 我问过老婆是什么原因她说也许有什么机密, 反正不要进去就对了我也遵守着这个规定。 七月份的一个早上,我到公司后,发现昨天晚上加班赶的案子, 整个卷宗放在家里和室本来想立刻回家拿回公司, 但早上公司又很忙走不开后来想让放暑假的小姨子帮我送过来, 但是打她手机是关机中一直到下午两点钟左右, 我决定自己回去拿我想在下班前拿回公司。 开了无声的大门,进了安静的院子,我才想到没带家里钥匙, 因为大门有藏钥匙在外面盆栽我也习惯用那条钥匙开大门。 没办法,我只好绕到后院,看看岳母出门打麻将, 会不会忘记关后门。 正走到岳母他们房间外窗子旁的走道,我就听到一阵「嗯……嗯……咿……咿……」的呻吟声音, 我一下怔住了现在岳母应该去打牌,家里应该没人呀!难道是小姨子?那就难怪她的手机没人接了。 小姨子青春美丽,也是我的梦想情人啊!听这淫荡的声音, 应该是女性自淫的呻吟声心意电转的时间,我决定偷听偷看一下, 不想惊扰淫荡的小姨子。 我慢慢地靠近岳母房间的窗子口,院子的围墙很高, 周围也都种了高过墙的树所以可以挡住他们的窗子, 外面是看不见而且因为种树的关系,对外的隔音也变得很好。 我蹲低身子并探头往窗子里看,窗帘并没有全部拉起合住, 这是他两老一向的习惯。 房间里有点暗,外层又有纱窗,所以一下子看不清楚, 待我适应里面的暗度时仔细一看,哇!不得了。 我的一颗心脏差点从嘴巴里跳出来--里面的人, 正是岳母!我心跳得极狂岳母半老徐娘, 皮肤白皙而且看起来很年轻,平时一副官夫人模样, 可是端庄娴淑连我这女婿还没娶到她女儿前也吃了不少她的排头, 没想到今天就以这样淫荡的模样展现在我面前。 岳父是占缺提早退伍的,领着优渥的月退俸, 现在任职的公司待遇也很好而且长年军旅生活, 体能也还不错怎么岳母会需要自慰呢?难道岳母是需索无度的慾女?但是平常岳父母都很恩爱呀!一点也看不出来, 也想不透。 里面继续传出淫声燕啼,虽然是独角戏, 但是却让我血压飚高、大屌翘高两眼也跟着看高。 岳母的穴已经湿泞一片,她一手绕过屁股,用手抠挖着肉缝, 一手则拿着跳蛋不断刺激着阴蒂。 岳母嘴里「咿咿呀呀」的淫声,和着跳蛋的「嗡嗡」声, 还有手指挖穴的水声联成一阵阵淫乐的交响乐。 视觉加上听觉、岳母和我岳婿亲属的关系, 让我内心波涛汹涌不能不发泄了。 我把我的大枪掏出来,跟着岳母的节奏也用力地撸动那暴怒的的巨鸟。 「咿……咿……嗯……嗯……嗯……喔……啊……」随着岳母淫糜的呻吟声骤停, 我也把我的精液全射了出来墙上、草地上都是片片精斑。 我和岳母隔着一道墙壁和窗子,双双大喘着气息, 这场面太刺激了令我一阵昏迷。 「诶,姐夫,你怎么站在那里,怎不进屋子里去呀?」糟糕, 我正爽到快昏倒时却听到小姨子叫我,一下子我从天堂掉到地狱。 我心里想: 『怎不进去,因为姐夫我没带到钥匙啦!打你手机没接, 自己回来拿东西刚好看到你妈,我的岳母在自爽, 我那么孝顺怎么好惊动她老人家啦!靠!还有, 你是没看我在偷看你妈手淫吗?』一想到这里 不对大门开门通常没声音,那……小姨子是不是看到我在偷窥里面?这可怎么办?最重要的是--我老二还没放回裤子里去, 我的样子应该是既猥琐又尴尬到不堪吧!「喔……我回来拿昨天加班赶的文案 没带到家里门的钥匙所以想……」看着小姨子向我走来, 我紧张的转身面对墙壁赶快把大枪收起来,只是太刺激了, 加上小姨子只穿一件近似透明的上衣几乎可以看到性感的内衣外, 那个短裤短到快可以到大腿根部所以持续的刺激情状, 让我裤子还是高高隆起毫无消退。 「咦?姐夫,你也知道这里有藏家里的钥匙呀?姐也不知道呢!是妈告诉你的吗?」小姨子走过来对着我说, 笑了一下就蹲了下去往窗台下墙边的盆栽底摸去, 果然拿出一把钥匙。 「咦?姐夫这是什么?唉唷,你裤子也有诶!好腥好黏喔……」糟糕, 我刚刚射了一墙一地没想到裤子也沾到,小姨子看到了, 还帮我擦裤子上的精液。 那是在我膝盖的部位,小姨子一边擦,一边抬头对我说话, 那个模样就像是刚刚帮我口交完,帮我清理现场一样。 靠!这让我的大枪又暴怒起来,在裤子里一跳一蹦的。 小姨子不是小孩子,抬头一看到这情状, 毕竟是自己的姐夫情窦初开的她竟也一下脸红到脖子, 随即站起身来害羞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时,我往窗子里看了一下,岳母已经不在房间了, 大概去了冲洗身体。 小姨子随着我往窗里看,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 红着脸瞪了我一下又揪我肩膀轻打了一下,「姐夫, 你怎么这样啦?好讨厌喔!」她很小声的对我说。 我想她应该是进门后看了不少,也许整个过程都被她看完了, 「那个……晓娟等等晓涵(我妻)她……你……」我支支吾吾的, 想要她不要说出去。 「嗯嗯……我知道啦!你们男生都嘛这样, 就是喜欢偷看一些有的没的!」她聪明会意的说 「刚刚是我妈在……那个是吗?」她又问。 「那个……什么那个呀?」我就知道这大学生的求知慾很强, 我想慢慢启发她。 哈哈!「少来!你还装,我现在就去跟我妈说。 姐夫,你到底讲不讲啦?」她拉了我的衬衫袖子, 半撒娇起来。 「唉唷……你小孩子不懂啦,不要问啦!」我故意推搪着。 然后,小姨子马上故意装作要离开去告状, 「好啦好啦,怕了你了,不过你不可以说出去唷!这是秘密。 」我说完, 小姨子点头: 「我知道啦!刚刚我妈是在……是在……自慰, 是吗?」没想到小姨子竟然靠近我细声的对我说出这样的话。 「嗯嗯……是啦!你怎么知道的?」我没好气的答道。 「嘻嘻!姐夫呀,我进来很久了,一进来就看你在窗边……那……那个……唉唷!那个啦!」小姨子自己解说起来, 果然她都看到了。 「我怎么啦?你看到我怎么啦?」我想闹她。 「呵呵,就是……就是打手枪啦!我都看到了啦!刚刚这个不就是你的……你的……精液……唉唷……讨厌哎!」小姨子越说越靠近我, 声音越来越小边说还边把那从我裤子擦去、还在她手上没干的精液给我看。 「嗯嗯……是啦!是啦!」我好像做错事的小孩子。 「真的好黏喔!不过没有想像中腥啦!好了, 姐夫我不会说出去……不过呀,你欠我一次唷!」她边闻着手上的精液, 边把它用卫生纸擦去却把卫生纸收到自己的包包中。 「欠你什么啦?你想要什么呀?不可以太夸张唷!你知道你姐是管钱管得很紧喔!」我想知道勒赎的代价。 「呵呵,你放心啦,我不会太过份,我只要你请我看场电影, 再请我吃一顿五星级餐厅自助餐还有啊,顺便把刚刚的情况告诉我, 这样就好啰!」小姨子一串子都说出来了 条件不严苛我的能力应该还办得到,只是要把刚刚的情形说出来, 这一项就有一点难因为那个主角,可是我的岳母、她的妈妈呀!这分寸有点难拿捏。 「姐夫呀,不可以食言喔!我现在可是有凭有证喔, 不要忘记啰!」她又警告我说完就拉我往门边走, 没想到岳母却从后门走过来「妈!」我和小姨子一起招唿。 「你们两个在这里做什么?进去呀!阿盛, 你今天怎么那么早下班?诶这是什么东西呀?沾得我花盆都是, 这么黏黏的味道怎么那么怪呀?地上也是,这……」岳母一串话说着, 就发现我刚刚造的孽弯下身子还看了一地的精液, 然后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往窗子里看去又看看我, 瞪了她女儿一下。 我和小姨子都脸色铁青。 死了,这趟人赃俱获,还有人证物证,我吓得一下软竿, 静待着严厉的指责。 完了,一切都完了,色字头上一把刀就是这写照。 「阿盛,你又没带钥匙呀?我不是跟你说过这里有藏吗?身体不舒服吗?怎不先去看医生?」岳母终于脸红得像火鸡似的问我话。 嗯嗯……果然岳母也猜出大概了,不过她帮我圆谎, 显然是不想揭破或许也是要顾面子吧!「姐夫忘了东西在家里啦!要回来拿, 正找不到钥匙呢!我告诉他了呀!」小姨子真上道 我只好在一旁尴尬的打哈哈。 「嗯嗯……妞啊,你先进去弄杯凉的给你姐夫, 天这么热等等他还要回公司呢!快去。 我跟你姐夫再找一个新地方藏钥匙,免得他下次又忘了, 让他找个地方好记点的。 」岳母看着沾得到处都是的精液,脸红通通的支开她女儿, 又弯腰下去似乎搜查什么似的。 就在这时,我和小姨子又看到岳母宽松的上衣内又露出她那傲人的双峰, 她还没穿上内衣……我的大枪又一下挺立起来 变化神速。 小姨子答应以后就往正门走去,离去之前还不忘对我眨一下眼睛, 又小力用手捶了一下我的肚子她也看到我的变化了。 小姨子离开后,岳母抬头看了我一下,脸又红起来, 「你回来好久啦?嗯刚刚是在这里找……找……钥匙吗?」岳母直起身子问我, 同时也看到我裤子前隆起又是一阵脸红。 「是呀!是的,妈,我刚刚在找钥匙。 」我心虚的答道,看着自己裤间的隆起,又没东西挡住, 实在尴尬极了。 「你……没看到什么吧?不要……不要做伤身体的事啊!晓涵没理你吗?最近。 」岳母真聪明,一下都猜到什么状况了,想确认又害羞, 又想维护自尊这娇羞的模样,还真的很诱人呀!老婆不是没理我, 岳母大人您忘了我们是新婚呀!夜夜春宵,不知道多快活呀!只是正巧碰到您那淫荡飞腾又无敌刺激的场景, 不打一枪射到一地那我恐怕不正常,您女儿我老婆也要不幸福了。 「妈,我没看到……我……」我口吃起来了。 「嘿嘿,不要说啦!你当妈是三岁小孩呀?你身体好, 精强马壮的我才有孙子抱呀!都大人了,我不怪你, 只是……只是……今天的事就到这停可不准跟你老婆说去, 还有娟娟这小鬼问题多得很,忽悠她就好,知道吗?」岳母的威严排头依然如故。 「知道了,妈, 我……我不会……」我没说完就被岳母打断: 「好了好了, 先进去吧!我去浇一浇花盆草地你爸他等等回来, 都走这道的。 」「妈,我帮您拿水管。 」「嗯嗯,也好。 」原来岳母想得真仔细,还不忘帮我湮灭证据, 说完就往我这走过来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又看看我裤子隆起的地方, 突然娇媚的笑着掩了一下嘴。 我跟她一起过去拿水管,自己造的孽总要自己擦屁股。 到水龙头旁,我正要要弯腰蹲下准备拿水管, 不料岳母却先弯腰拿起水管岳母这一抬手,整个手轴(她穿短袖的)就搁到了我挺立的肉棒上, 而我则又一次看光岳母没穿内衣的双峰。 由于我的身体已整个弯着,变成岳母的手轴到手脕的地方都被禁制在我的胯部, 只要一动作就会更实在的撸动我的肉棒。 我被这情景弄呆了,不知道要前还是退, 就这样坚持了一下我发现岳母似乎轻微的在移动手臂, 不是想离开而是想更实在地碰触。 「嗯……阿盛呀,你帮我套好水管,我……我……我去浇地。 」岳母的声音像蚊子一样,还带点颤抖呀!「喔, 我来。 」我看岳母的手没打算离开,于是就从她手中拿住水管头, 慢慢地抽起准备接住水龙头。 在抽起时,我让岳母的手臂可以上下的慢慢移动, 幅度不大但绝对可以让岳母感受到我的热与硬。 我还是盯着岳母的双奶,却发觉到她的奶头都挺立起来了, 我猜岳母现在的小穴应该已经湿泞得泛漤成灾了 我很有想让岳母马上握住我的大粗棒子帮我打手枪的冲动。 「妈……接好了……」我声音也变得颤抖了。 「喔……我来浇花……喔……好硬喔……要命……」岳母拿起水管的时候, 用手背碰了一下我那暴怒的肉棒子虽然隔着裤子, 我却激动到一下子想射!后来我就进客厅去了 小姨子已经回到楼上清凉的果汁也已经放在桌上, 我一口喝下顿时消火。 今天真的太刺激了,晚上老婆回来,我一刻也等不了, 一进房就想好好的发一炮只是老婆说累,要睡前再来, 没办法只有等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