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母娘1 找一个你爱的人,你将辛苦一生。 找一个爱你的人,你将幸福一生! 至理名言!绝对正宗的至理名言!!!   「你昨天晚上怎么又没回来呀?」站在我面前的她低声下气地问,一脸的憔 悴,看得出来她脸都没洗,头发乱糟糟的,乳房也有些下垂了,仔细一看才明白 由于出来匆匆忙忙,连乳罩儿都没穿,怪不得。   「每一次都得向你早请示晚汇报吗?」我就站在厂门口外,反问着伸手在她 胸脯上抓了一把,果然没穿着乳罩儿,仅隔着一层衬衫,饱满的乳房触手生温, 显然是为了让我摸着方便。   她是离不开我的,就像所有的女人离不开男人一样。   但是她似乎比其它女人更依赖我,一天看不见也不行。   「我不是那个意思,咱们俩不是说好了今儿一块儿去我妈那儿,我怕你一忙, 忘了……」她唯唯诺诺低声解释着,身子稍稍侧转,挡住了外面可能飘过来的视 线。   我笑嘻嘻地盯着她,顿时她的脸颊泛起一片红晕。跟了我这么多日子还爱脸 红,羞答答的小样着实招人喜爱,此处无声胜有声,我一把就将她搂在怀里。   「别……。你不怕有人看见呀?」她小声提醒着朝周围看了看后把舌头吐给 了我。   「把屁股调过来让我砸一炮儿。」   「别,求你了啊……回家去,砸几炮儿都行,啊…………」   「嗯,这还差不多。」   要求过份不免有点难为人,可是她喜欢。   路不远,不到十分钟我们就回到家了,没商量也不客气,脱光了之后她把我 的鸡巴含住,用一只手辅助,先慢后快地套弄起来,她很有技巧,舌头很厉害, 又搅又舔,重点是龟头,每次几乎都把鸡巴连根含入,柔软的手也跟着上下套弄, 力道恰到好处,弄得我心中阵阵发热没几下,她看看差不多了,就迫不及待地跨 坐到我身上。暴着青筋的鸡巴已经滑进了她早就湿淋淋的阴道里。生过孩子的她 的阴道不是很紧的那种,但实在是太舒服了,宽松滑腻,插进去一点阻力都没有。   趴在她软软的肉身子上抽插起来一下比一下有力,她也抬起腰部配合着。弄 了一阵,我有点不过瘾,就站起身让她跪在床上,撅起屁股,我从后面插入,她 顺从地撅在那里,还回过手来摸我的乳头,我两手扒住她的腰部,又方便又舒服, 使劲地往她的屄里插着,极为过瘾。我的一只手还可以腾出来去摸她的乳房,眼 里看着她那白皙肥大的屁股,手中抓摸着柔软的乳房和肉肉的腰,耳中听着她那 淫荡的呻吟喘息和「啪啪」的肉击声,龟头感受着湿滑火热的蚌肉夹持,我再也 坚持不住了,终于趴在她身上,手紧紧抓着她的两只肥奶,大声地叫着发起狠来…………  女儿春燕要上夜班,再不走恐怕就迟到了。宁玉娟只好装出一付无可奈何的 样子答应照顾醉的不醒人事的姑爷李明我,其实她心里高兴极了,就是不敢在女 儿面前流露出来,嘴里埋怨不止,等女儿走了她锁上房门这才忍不住乐出了声。   现在姑爷我又归她了,虽然前几天误打误撞的让我干了她一回,宁玉娟却一 点也不后悔。那天晚上我也是喝多了酒,醉得一塌糊涂。女儿不在家,伺候我非 她莫属,殊不知就在她帮着脱完裤子盖被子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搂住了她,嘴里 胡言乱语叫着春燕名字,硬是把她扒光了。紧接着不该发生的事发生了,先是一 阵钻心的疼痛,接着就是一阵强有力的撞击,她那久久未曾有人问津过的阴道立 刻出现了前所未有过的大爆满!   岂止痛快,而且过瘾!过瘾极了!一个醉得连句整话都说不出来的我居然干 了她两个多钟头,若不是亲身经历,打死她也不敢相信我竞然这么厉害呀!更让 她惊喜和欣慰的是我的鸡巴居然有八寸多长,又粗又硬,亚赛过一杆长枪了。做 为女人没有不喜欢的,怪不得我们小俩口一吃完了饭就往自己屋子里钻呢,她终 于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我喝多了,正是未来丈母娘占便宜的时候!绝不能耽误工夫!急急忙忙扒光 了我和自己,爬在我肚子上贪婪地把那馋死人的龟头纳入口中,扭动着大屁股让 阴户紧贴在我嘴唇儿上,尽力一嘬,软软的龟头几乎到了嗓子眼儿。   她馋男人!所有的女人都馋男人!她似乎比其它的女人更馋。   使劲嘬弄了几下,鸡巴就有了明显反应,变粗变大。怪不得人们常说异性相 吸呢,真真一点不假!心花怒放之际,她嘬鸡巴的速度骤然加快。   偷情产生的欢娱和刺激无时不刻萦绕在心头,随着肉与肉的接触越发强烈、 清晰。今儿无论如何也得跟姑爷把话挑明了,自己玩他实在不解气,还是她在下 面让他解着恨的屄最痛快也最过瘾!把话挑明了以后只要有工夫,那还不是什么 时候想挨就什么时候招呼啊?越想越得意,越琢磨人就越兴奋。   正在这时,下身忽然一阵疼痛,她的心差一点儿从胸脯里蹦出来,我的鸡巴 不仅硬了,人似乎也明白了些,一口就把她的大小阴唇儿嘬进嘴里,还狠狠的咬 了一口。   ………。   春燕不止一次的说过,她妈一想爸爸了就喝酒。而且常常喝得烂醉不醒人事, 她也没办法帮助解决妈妈心里挥散不去的烦闷。其实我更清楚她说这话的言下之 意。   女人想男人,天经地义无可非议!看来这个忙我是非帮不可了。李明暗地里 琢磨着…………  今天丈母娘又喝醉了,我和春燕下班回到家里时只见她伏在一片狼籍的桌子 上,脸上的汗水直往下淌,背心湿了一大片贴在鼓胀的乳房上面,裤衩儿松松垮 垮的露出一多半屁股,就这付模样,已经不能用醉态可鞠形容了。   「唉……」春燕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去放洗澡水吧,现在跟她说什么她也不知道,等酒劲过去了再说。」   「我这个妈呀,早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寒碜了,干脆把她扒光了,亲爱的,你 也甭不好意思了,反正已经这样了,啊……。」一声娇嫩勾魂儿的啊已然说明了 一切,春燕说着咬住了嘴唇儿,眼神儿中迸出一道异样的光采。   毕竟她还是有点张不开口,用眼神儿表示了。   「亲爱的,谢了……。」我朝她一眨眼,她慌忙跑进了卧室。   老婆既然发了话,李明当仁不让!   酒醉之人,身子大都沉重,把丈母娘拖进卫生间累得我竟出了汗,刚扶正她, 老婆就走了进来。   把两条大腿分别搭在浴池边上面,身子朝后仰,尽量让阴户露出来,春燕常 常采用这种姿势在洗澡之前向我发出求爱的召唤,但是今非昔比,现在展现在我 面前的不仅仅有她,还有她妈妈,我的丈母娘,就不一样了。   阴道口内外鲜红,肥厚的小阴唇儿油黑锃亮,浓密的阴毛覆盖在大腿中间上 下,粗壮笔挺的阴蒂已然从软绵绵的包皮内勃起露了出来,这就是丈母娘的阴户, 春燕二指抠着阴道口尽力扒扯,一览无遗完美无缺地展现在我的眼前。更让我心 动的是那紧缩的肛门里竞有一长一短两条暗紫色息肉悬在外面,怪不得她每次方 便了之后总要洗屁股呢,原来的不解在这一瞬间找到了答案!春燕的肛门也有息 肉,但比她妈的小得多。   很显然,把她妈的屁股抬高就是为了让李明看清楚她妈阴户内外的构造!   为了不让我失望,为了永远的拥有我,她不仅仅舍得自己而且连母亲也贡献 了出来,这精神多么的难得可贵呀!能不领情么?   抱大腿抬屁股立挺长枪,硕大的龟头借着水的润滑抵进阴道口,深吸一口气 紧接着就是奋力一捅,鸡巴犹如蛇钻洞一般,不仅全插了进去还溅起了一片水花。   一针兴奋剂注入体内人就会马上有反应,同样,硬挺粗壮的大鸡巴插进阴道 深处彼此之间的反应更强烈。瞬间丈母娘睁开了充满血丝的眼睛,也许是我这头 一下杵得忒狠了,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泛起了一阵颤抖,紧接着又死死抓住我的 胳膊。   「哎哟,我的妈哟,疼死我了,别那么使劲,你,你拿什么往里头杵啊… …。」看的真切,她居然明知故问,逗得我和春燕忍不住都笑出了声。   「当然是没骨头的肉啦。」李明回答得既幽默又是实话。   「世上有几个娘儿们不喜欢让鸡巴插进屄里狠狠的,亲爱的,你就铆足了劲 招呼吧,妈的屄是不是特别紧,比我的屄还紧吧?嘻嘻………」歪在旁边的春燕 边说边把自己的奶头塞进她妈的嘴里,虽说她的屄闲着,可看着我她妈的情景, 那神态似乎比她妈还兴奋。   女儿反哺母亲,尤其处在此时此刻更显得淫荡无比!娘儿俩可算逮着尽情发 泄郁闷的机会了,有她在旁边帮衬,我的劲头自然越来越大!   在春燕之前我的那个女朋友邹丽丽,可以称之为大美女了,漂亮的几乎无可 挑剔。但最终李明还是娶了春燕为老婆,后来她问我为什么舍美求次,我跟她说 了实话:女人之间美与丑固然重要,但是我更注重人的实用价值,邹丽丽也曾不 止一次的跟我有过性上交往,可她的性反应连春燕的三分之一都不如,简直就是 一典型的性冷淡,你想性交她也答应,脱光了随便让你招呼,顶多到你快射精的 时候应付差事哼两声,就完事了。实在令人扫兴也打不起精神来干这本来挺让人 激动万分的事,我还直言不讳的告诉春燕之所以喜欢认可她,最主要的是她阴户 独特的肥厚饱满,至于乳房就用不着形容了,论体态她也比邹丽丽强得多,所以 我选择了性欲旺盛的春燕为妻。   事出偶然也是必然,好像命中注定似的丈母娘和春燕都得属于我所有,因缘 巧合,事情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事后李明还觉得不可思议呢。   一向少言寡语的春燕道出了实情我才恍然大悟。   宁玉娟,我的这位可亲可爱的丈母娘还在酣睡,春燕上班走了之后我已经把 早点准备好了,掀开毛巾被嘬住奶头就是一阵先轻后重的舔弄。   终于丈母娘睁开了眼睛,大概是想起了昨晚上的情景,她下意识地抓住毛巾 被想掩饰自己赤裸裸的身子,我嘿嘿一笑,搬开了她的大腿。   「妈,亲爱的妈呀,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就这样光着吧,瞧瞧我不也是一 丝不挂吗?生米都做成熟饭啦,你不但是我亲爱的妈也是我永远也离不开的大老 婆了,不许你后悔啊……」说着劝慰着,并拢在一起的二指迅速插进她的阴道深 处。   「臭姑爷,可让你逮着了………嗯,别…………怪难受的,松手,让我起来 呀。」她扭动着不敢正视我,大腿在暗暗夹紧。   丈母娘朝着我极不自然地笑了笑,咬着嘴唇儿又狠狠瞪了一眼之后,像是下 了很大决心似的手叉腰站在我面前。   没有我在家她可以尽情裸露而毫无忌讳,虽然我和她已经发生了性关系,但 毕竟是头一次大白天的让我饱览她所有的一切,终究有点放不开。   「妈呀,你瞧它又向你致敬了。」我嘻笑着摇晃着肉棒槌一样的鸡巴,紫红 的龟头在射进屋里的阳光下泛着一层光泽。   「你呀,就犯坏吧,都几回了还没够啊,又想让我给你嘬是吧?也不让人家 穿点什么,多寒碜呀。」推开李明的手她握住了鸡巴,温柔地上下捋弄着埋怨道。   「嗨!什么也怕习惯了,一习惯了也就无所谓了呗。你不会怕我瞧吧,啊?」 抱起她一条光溜溜的大腿,我一边挑逗一边把手再一次伸到中间揪扯着阴毛玩弄。   丈母娘的阴道似乎比女儿的还娇嫩,两根手指刚插进去她就叫出了声。扭着 脸紧咬住嘴唇儿,表情痛苦不像是装样子,稍一琢磨我明白了,她已经很久没让 人动过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使这么大劲的……。其实,其实也不怨我,谁让你的 这儿忒迷人呀?」我连忙道歉把手指头抽出少许,嘴里还振振有词替自己的冲动 辩解,轻轻温柔地抚摸着那令人爱不释手的大小阴唇儿。   憋不住了!实在是忍无可忍的憋不住了!   就在我狠狠的把鸡巴一点不剩全插进丈母娘阴道的同时,热热浓浓的精液如 决堤水一般爆发!尽情地射进她饥渴至极的阴道深处,感觉得特别清晰,绝对是 正宗顶着子宫口的喷射,迅猛!激烈!快捷!   她的需要我的给予,正成正比!!!   身下的尤物在抖动,我在剧烈的阵颤!根本没工夫考虑其它,心里头只一念 头:射!!!   「啊……。我要,我要,我都要……。」丈母娘声嘶力竭的叫喊震耳欲聋!   射精只在一瞬间,很短促,射精对于男人来说是最痛快的享受!   同样对女人来说也是最痛快的享受!   我这位极可爱的丈母娘在瞪大眼睛的同时屏住了呼吸!   此时此刻,经历了一次性高潮刺激的丈母娘已经差不多清醒了过来,面对面 近在咫尺羞得她满脸通红,正要躲闪被我捧住了脸,一个响亮的亲吻印在娘喘息 着的嘴唇儿中间,哈哈一笑李明顶着她的额头嘴对嘴说道:「亲妈哟,现在你也 成我的老婆了,喜欢不喜欢呀?」   「去你的,小流氓儿,连我你也敢上,还不快松手啊,德行……。」   「骂我什么都行,反正你已经是我老婆了,哈哈……」李明肆无忌惮地放声 狂笑着,吻一个接着一个,连她的眼睛也不放过。   「妈,行啦,就别假招子了,你一直不是想这样呀,从今天起他就是咱们俩 的丈夫了,你还不乐意呀,省得你下边老痒痒,嘻嘻……。」   被我刮了毛的阴户真可谓寸草皆无,一览无遗地展现在眼前。由于距离很近, 外阴的形状一清二楚,这绝对是一个成熟女性的阴户!失去阴毛的遮掩,光秃秃 的阴阜和大阴唇儿都显得十分鼓胀,两侧的大阴唇儿上浅浅几道皱纹给人一种未 老先衰的感觉。其颜色与肌肤几若相仿,并不是特别黑,显而易见她很少或者说 没被男人用过,我知道:凡是勤于性交的女性阴户颜色大都比较深,久经考验, 磨练的呗!   也许是因为岁数关系吧,那两片软软的小阴唇儿拥挤在中间松驰地悬垂在稍 稍裂开的阴道口左右,使得那正在勃起来的阴蒂显得格外醒目。尽管那阴蒂被包 皮裹着,但也看得出来她起性了,鼓胀胀的不是起性又是什么?阴道口的下端有 一条寸许长的嫩肉向外伸展出来,这就是书里描述的连花穴吧?   的确是正宗的连花穴,只见那阴道口周围分别伸展出五六条短小粉嫩的软肉, 「好姑爷,好丈夫了,知道我的感觉吗?就像,就像开苞儿一样,真的不骗你! 春燕她爸给我开苞儿时的感觉和印象早就忘了也想不起来了,可是你,嘿嘿… …。真棒!没说的,简直棒极了!跟你说实话吧,你都疼我了,那我也乐意,真 的,从此以后我这个骚屄也归你了,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啊……」   「行啊,没问题,只要你扛得住就行,我巴不得插进去就不拔出来呢。」   「跟我说,你还打算谁呀?」   「嗯,那个林阿姨不错,挺有滋味儿的,你能帮我把她勾达来吗?」   「小坏蛋儿,眼神儿还挺尖的,你怎么知道她也缺这口儿啊?」   「当然了,直觉呗。我觉得她也挺骚挺浪的,是吧?」   「是个娘儿们让你看上了,人家就骚就浪啊,你以为天下的娘儿们个顶个都 像我似的,一挨就像抽大烟上瘾一样的离不开呀?」   「不一样,有的娘儿们不缺少性生活,有的娘儿们不喜欢干屄这档子事。挂 相儿,我一瞧就能瞧出来,不吹牛屄,真的,林阿姨就挂相儿。」   「瞧把你能耐的,快赶上过去算命的先生了,哎,要是我把她拽了来,你能 让她也伺候伺候我吗?让她舔我,你我,一块儿招呼呀?」   「估计没问题,她一瞧见我的大鸡巴准乐意,何况咱们还有假的鸡巴用呢。」   「嗯,这话我信,谁瞧见了十有八九都会动心的,哎,跟我说说,你是怎么 瞧出她也是离不开你们男人的,我怎么看不出来呀?」   「亲妈呀,忘了你也是女人啦,这叫同性相斥。她长着一双专门勾引人的媚 眼儿,以后她来你留神观察就明白了,有好几次她看我的眼神儿都不对了,那时 候我正忙着伺候你呢,就没顾得上勾引她她这样的娘儿们,一勾达一准,没跑儿!」   人们都说女人是贱货,虽说贬低了人格她也不否认,的确如此,自己就是个 地地道道的贱货!没瞧见小伟还好,人隔两处只能想想他,可是一旦见到了她就 忍不住就会情不自禁地扑上去,男女之间凡是能表达情感的方式都得尽情畅意的 经历一番,小伟舍不得下重手蹂躏,她就逼着他干,弄疼了反倒觉得舒服,这不 是贱又是什么?经历了身心才会获得满足,要不然她就会难受好几天,尽管她知 道小伟有女朋友,那也心甘情愿!   扑通一声,丈母娘把我按倒在床上,紧接着她就像饿虎扑食似的骑上来,不 管三七二十一,抓住了还没勃起来的鸡巴就往那光秃秃的阴唇儿中间塞。嘴里还 嘟囔个不停:「我就要,我就要!看你怎么着吧!噢,光顾你合适了呀,你舔得 我这么难受,想一推六二五那可不成,哼!软鸡巴我也把它弄硬了。反正我已经 是你的人了。」   女人一旦耍起赖来男人差不多都没办法,她也不例外。   「那好吧,再玩一回行了吧?」   「行啊,那我得过了瘾才算数,快点使劲呀,我知道一插进去就能硬帮起来, 快着点,妈妈这阴道里可痒痒死了,求你了啊……。」   「哎,以后别用阴道这个学名了,就一个字:屄!多简单是吧?」   「屄屄屄!你就知道屄!你怎么跟娘儿们的屄这么有缘啊?」   「那是当然的啦,屄的人爱屄才对,光知道屄不知道爱屄喜欢屄,那这样的 男人当着才没劲呢,对吧?」   「好你个爱屄的人,给你,给你接着,再死我一回吧!」   说罢她又把大白屁股朝我蹶了起来。   第二天晚上下班回到家里,听见里屋有人聊天,进去一看我忍不住心花怒放。   一瞧见丈母娘和林阿姨偎在被窝里说着话,我的心差一点儿没从胸脯里蹦出 来,丈母娘说话算数,竟然真的把林阿姨拽到家里来了,而且还上了床,甭猜了 今儿晚上百分之百的要上演一出一龙双凤的好戏了。   可亲可爱的丈母娘真会疼我这个姑爷呀!   「回来啦,吃饭了吗?外边一定特别冷吧,要不先暖和暖和你,来吧,你林 阿姨又不是外人,啊。」丈母娘亲亲热热地拉着我的手,眼睛里全是甜甜的笑意。 我们娘儿俩在一块儿除了调情逗色之外,好像没什么正经事,唉,习惯了。   「是啊,先暖和暖和吧,外边的雪正大呢吧?」林阿姨也随声附和着往床里 挪了挪,她和丈母娘一样,都披着毛衣,贴身只不过一件秋衣而已,显而易见二 位早就准备就绪了。   窗外大雪纷飞,室内温暖如春。况且还有两位正待发情的女人,此等艳福可 遇而不可求,既使林阿姨不来,我同样可以享受一龙二凤的乐趣,自从我和丈母 娘的关系公开了之后,老婆就和我一起跟她妈睡了。   单人床和双人床合并在一起非常宽敞,而且丈母娘还特意做了床10X8的 大棉被,三个人盖绰绰有余,就是再来一个人也没问题。   习惯成自然,想改也改不了。三下两下我就脱光了迅速钻进丈母娘的怀里。   「瞧瞧他,都这么大了还跟孩子一样,一让就光屁股,嘻嘻……」丈母娘笑 眯眯地说着,撩起秋衣自然而然的把奶头塞进我的嘴里,接着抱紧了我。每天下 班回来不吃饭先美美的嘬上一阵儿丈母娘的肥奶,是必不可少的事。   「嗨!孩子不都这样呀,我们家的小岚也差不多,都快17岁了还整天价腻 歪我呢,现在有了男朋友我才算解放了,嘿嘿………」一旁的林阿姨搭讪笑着凑 了过来。   她的脸庞儿泛起一片潮红。   常言道:好色之人面带桃花。有机会验证方知此言不虚。   40出头的林阿姨人长得并不漂亮,但皮肤相当白净光滑,面含春色人不语, 脸庞嫣红妩媚多。尤其那双能勾人的眼神儿,一看仿佛就知道她在想什么。都说 女人40一枝花,正值生命力最旺盛时期,不仅多姿多彩因其成熟更是风情万种。   手一搭上肩膀,我情不自禁地翻过身偎在她鼓胀胀的胸前,四目相视彼此均 是一笑,紧接着我撩起她的秋衣,也不问一声就笑嘻嘻地叼住了她的奶头。   情有所感,意有所求,彼此心照不宣啦!   介绍林阿姨未免有点多余,还是长话短说吧。   悬奶若锥,用这四个字形容她的乳房再贴切不过了。乳房不小,比丈母娘的 乳房还大些,鼓胀胀的垂在胸脯左右,两个短粗的奶头位于乳房下端,典型的木 瓜型而且特别柔软。不过我发现她的乳晕颜色不像丈母娘似的深紫色,而是粉红 粉红的,我猜大概是不被人常用的缘故所致吧?   肌肤相外既然贴慰肯定是全方位的,用膝盖骨拱开她光溜溜大腿,立刻找到 了准确位置,她的阴户更温热,那地方可是任何人都想往的所在,我也不例外!   还好她只是轻轻哼了一声没言语也没躲闪。   「妈,你给我买的裤衩儿也忒小了,兜着两蛋子儿难受不说,龟头不愿意在 里边呆着老往外出溜,你也知道我这龟头大,走道的时候跟秋裤来回一蹭甭提多 别扭了,现在幸亏是冬季天看不出来,要是夏天裤子老支楞着我怎出门呀?」   林阿姨不言语,我可有话说,而且直言不讳相当露骨,人们常说:话是开心 的钥匙,只要敞开了心扉就没办不成的事,何况已经赤裸裸一被窝里躺着了。   「是吗,快让妈看看鸡巴头磨坏了没有?」丈母娘煞有其事地立刻支起身掀 开被子,掌心托起已经勃起变硬挺的鸡巴,动作熟练地捋下包皮认真查看着。   林阿姨忍不住笑出了声。   的确,任何人瞧见了丈母娘如此关心姑爷的鸡巴也会惊奇,而且是当着她的 面。   「有什么可乐的,大小伙子哪有毛病这儿也不能有毛病,你不懂啊?哎,哎, 你瞧啊,我敢保证你没见过这么老大个儿的鸡巴头,是不是?」   把硬挺的鸡巴扶正了不停地摇晃着,恰似一根肉棒槌,丈母娘的脸上得意洋 洋。   「瞧见了没有,这才是真正的大鸡巴,跟棒槌一样,是吧,嘻嘻……。」   林阿姨咬住了嘴唇儿,她的眼睛先是缩小紧接着又睁大了!   老娘儿们都喜欢大鸡巴,像她们这岁数的女人瞧见了更是喜欢的不得了!丈 母娘更进一步挑逗地抓住她的手按在龟头上面。   心照不宣,我可就不客气了,勾住她脖子我开始亲吻着她的嘴唇三下两下之 后就把舌头伸了进去,林阿姨呻吟着尽力张嘴反把舌头吐给了我,熟谙此道的她 当然知道如何挑逗起男人情欲,身体顿时变软,好像没了骨头似的。我又轻轻的 抚着她的脸颊,慢慢的往耳垂吻去,还一边用手爱抚她的美臀。好翘的屁股在不 安扭动着,真的令人血脉贲张,只要是男人不会有人不心动的。   搓揉着她柔软的双乳力道渐渐加重,她开始「呼┅┅嗯┅┅啊……」的急促 喘息。吻着她的乳房,并且以舌头尖不停地挑逗她的奶头,并且用手搔她的纤腰。 她的身子开始不自主的微微颤抖,呼吸的声音也越来越急促。   「你们俩还用得着逗色呀,还不赶紧的招呼呀?」身后的丈母娘一边问一边 用手指头抠弄我的肛门,但却不捅进去,弄得我奇痒难忍,招我上火她更有一套。   毕竟是第一次赤裸裸的接触,林阿姨发烧的脸扭到一边不敢看,很明显她有 点紧张,直咬着自己嘴唇儿,但却顺从地叉开了大腿。   果然跟我猜测的一样,林阿姨阴唇儿的颜色也很浅,鼓胀的大阴唇儿粉嫩、 粘连在一起的小阴唇儿略略有些殷红,稀少的阴毛根本遮挡不住阴户,随着大腿 叉开那里一览无遗地呈现在我面前。   「亲爱的阿姨,那我可是真的插进去了啊……。」我俯在她胸前不停地嘬弄 着奶头嘴里挑逗的话接连不断,硬帮帮的鸡巴握在丈母娘的手里,曲身弯腰脸贴 近,她看的真切用不着我,那我的手和嘴都腾出来还不尽情享受啊!   感觉十分清晰,龟头就偎在她湿漉漉的阴唇中间上下翻飞,丈母娘就是丈母 娘!这忙帮的恰到好处,林阿姨自然有所不知,在我老婆性劲未起时她妈常用这 招逗色,握住鸡巴用龟头不停地磨蹭最敏感的阴蒂和阴道口处,特别管事!   「快别逗我了好吗,求你了,里边难受极了,插进去,啊…………」林阿姨 紧紧搂着我,她的呼吸急促,身子扭动得越发厉害,发烧的阴户直往上挺,丈母 娘逗色这招儿还真灵!   「那你告诉我往哪儿插呀?」我笑着明知故问。   「臭德行,明明知道还问,非要我说出来呀,可恨!屄!屄!屄!行了吧, 求求你了,现在我特想挨,跟你妈一样也喜欢大鸡巴,快点儿呀……」   眼见得她起急冒火又无可奈何的样,我心里又高兴又激动,连连点头答应着 蹶起了屁股。一旁嘻嘻哈哈的丈母娘这才松了手,但她的眼神儿一直没离开我和 林阿姨的阴部。   身材和肤色都很好,象完全没有生过小孩的那种样子。乳头虽不象有些处女 般粉红,但并不象有些妇女般是褐色的。小腹平坦,根本没有生过孩子的妊娠纹 的痕迹。阴户也很漂亮,两片饱满的阴辰来着一道小沟,中间露出红红的嫩肉。 一双大腿浑圆修长而结实,全身皮肤白晰细腻,皮肤薄得有些地方隐约透出青色 的血管。   刚开始她还用力挣扎,不一会儿,她静了下来,不再用力推开我,嘴里唔唔 地不知嚷些什么。我发现她紧蹦的双腿放松下来,我的手伸到她的大腿根部,她 也不再紧夹双腿。于是我摸到她的阴辰上,来回抚弄伸手扒开她的双腿,摸到她 的阴道口,把阴茎顶到口上,用力一挺,坚挺的阴茎极其顺溜地插了进去。当我 的阴茎深深地插入她的阴道时,她「哦」地长吁一口气,双手插在我的头发里抓 着我的头发。   一只手搓揉着她的乳房,一只手拨弄着她的阴辰。我的舌头伸进她的嘴里, 搅动着她的舌头,吮吸着。   「哎呀……好儿子你的鸡巴又长了……快把妈妈死了……妈妈的屄被你疼了……小点劲妈妈呀……哎哟……哎哟……妈妈早晚得被你们死不可」   「哎呀……哎呀……死我了……把妈妈死吧」   我看到雪白硕大的乳房和丰满性感的肉体,浑身热血沸腾,脑中一片空白, 只知道机械地趴在那女人的身上,将鸡巴插进屄里奋力地起来。女人的身体软绵 绵、肉乎乎的,阴道紧紧地夹住我的鸡巴,随着我的动,她轻声地呻吟着:「好 兄弟,你的鸡巴真好……你得太好了……我好多年都没有这么舒服了……大鸡巴 兄弟……使劲地我吧……把我的屄烂吧……我愿意让你天天来我……」   起大屁股将嘴贴到的屄门吸吮起来,好似一头发情的大母狗,肥美的大屄一 览无遗。此时我的鸡巴早已是箭在弦上,稍一用力就插了进去。的身体微微一振, 随即大屁股上下左右地摆动迎合我的动。我一边着一边伸出手摸弄的大奶头。   「哎呀……兄弟……你的大鸡巴把我的屄肉勾出来了……你太会了……到子 宫里了……用力地我……我吧……哎呀……出来了……你射出来的精好多啊… …我太舒服了……」   「儿子,你是快射精了。来吧,快点妈妈……啊……啊……噢……射出来了……射吧……都射到妈妈的屄里吧……」   「老姐姐呀,你可真有福气,娶了这么一个百里挑一的好姑爷,还这么棒! 简直,简直让我羡慕死了。先说好了,赶明儿呀我可是一有工夫就来,你可不许 轰我啊?」   「怎么会呢,你乐意来我正巴不得呢,想过瘾那还不容易呀,来呗!天天让 我这个宝贝儿姑爷把你没了魂儿我也没意见,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干嘛让咱们的 骚屄闲着呀,是吧?小东西的这杆枪也忒好使唤了,你要受得了让他你一宿试试, 那才叫真的过瘾呢。」   「是吗?真的呀,你一宿过吧。宝贝儿呀,你累不累呀?」   「第二天休息还差不多,要不然走道腿该软了。」   「初生牛犊不怕虎,年轻的鸡巴就是硬!真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