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3442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大家能点一下右上角的「红心」,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76『烟雨楼』立威  『呜——呜——』警笛声一阵接着一阵不断的回响在西城上空,数十辆警察从天而降般突然驶入西城,呼啸着从街道上飞驰而过。  如此大的阵势除了在电视上,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在西城这样一个老区出现,惹得行人驻足观看,议论纷纷。  「这是怎么了,出什么大事了吗?我活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多警车!」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瞪大了眼睛,吃惊的说道。  「大爷,您还不知道吧,听说是有恐怖分子躲在我们西城呢!这不,现在就是来抓他们的!」旁边一个中年男子接过了话,好像很瞭解内幕一样。  不过话音未落,就传来一个大妈尖锐反驳的声音,「什么啊,哪有什么恐怖分子,别乱说,好像是国昕集团的负责人拿着上次的拆迁补偿款跑路了,这些警察是来查封国昕集团的!」。  如果刘国培此刻听到这个声音,那真的是哭都哭不出来,这不是躺着也中枪吗!  「得了吧,这才多少钱,国昕集团比那些拆迁补偿款值钱多了,他们老闆又不是傻子,放着这么大公司不要,拿着那么一点钱跑路?!」行人中一个带眼睛的年轻人理智的分析道,很明显他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周围的人听了他的话,也基本上都表示同意,刚才那位大妈被人当众打脸,脸上有点挂不住,尴尬的没入了人群。  就这样,人群不断讨论着,各自说着自己的看法,哪怕车队里的最后一辆警车从眼前匆匆而过,也没有停下议论的声音,虽然从始至终都没有一个统一的结论,但这并不妨碍人们聊天的兴致,而且估计这个话题还将在他们的茶余饭后持续好几天,因为,这就是生活。  视线转动,跳过驻足议论的西城百姓,跟随警车来到了西城老区最繁华的一条商业街。  『磁——』伴随着一声声急促的刹车声,十几辆警车在街道上一家娱乐会所门前停了下来,抬头望去,映入眼帘的是『烟雨楼』三个大字!!  一个个全副武装的特警手持95式冲锋鎗从车上下来,将会所门口团团围住,只待一声令下就直接进去拿人!  「喂你们干什么!知道这是谁的地盘不?!」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叼着一根烟带着几个染着黄毛的年轻人从门口走了过来,嚣张的喊道,完全不把这些警察放在眼里,脖子上挂着一条大粗金链子,裸露的手臂上左青龙右白虎的,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混黑社会的一样。  当然他这个样子如果是吓吓老百姓估计还有点用,可惜他今天碰到的是魏然带队的特警,那就只能说他是踢到铁板上了  「嗯——」魏然本来就是一个暴脾气,现在看到这小子还敢在自己面前这么嚣张,特别是刘国培还在旁边看着,立马冷哼一声,脖子一甩,朝身边的特警示意了一下。  这些警员都是训练有素的精兵,当下心领神会的走出一位,来到那小子面前,猛的一把拽过他的头发往下一拉,抬起膝盖就是一顶!  『砰——』的一声,脸与膝盖来了一个『亲密无间』的接触!从声音就可以听得出来,这一个铁膝当真是不轻,只一下,刚才还嚣张到不可一世的男子顿时捂着脸跪到了地上!嘴里叼着的那根还没吸上两口的烟也被顶成一团,掉在了地上!  「啊哎哟哎哟我艹你妈!敢打老子!你们他妈的都是死人啊,还不给我上!」男子痛哭的捂着脸,站了起来,哀嚎了几声,然后愤怒的朝旁边的一群肉棒吼道,虽然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但可想而知,他现在肯定是怒不可遏,气急败坏了。  刚才那一幕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以至於男子身后的几个年轻马仔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听到男子撕心裂肺的哀叫,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连忙想要动手,可是还没等他们有所动作,旁边就一排枪头指了过来  听到这小子被打了居然还不服气,还敢叫人对自己动手,魏然当时就忍不了了,这不是当着刘国培的面打自己脸吗?  大手一挥,让身边的特警退下,亲自走到了那小子的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啪——』的一声,一个清脆的耳光响起,刚刚站起的男子又直接被扇在了地上!「怎么的?你小子还不服?要揍我?来来来起来!让我看看你的骨头有多硬!」。  「你你别过来!救命啊警察打人啦,快来人啊,警察打人啦!」眼看着魏然正一步步逼近,无计可施的男子突然捂着已经红肿的脸,大声的喊了起来,声音真是要多惨有多惨,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让人看了还真是忍不住的同情他。  不过在目睹整个过程的刘国培他们看来,对他除了瞧不起之外,不会有丝毫的同情,只是饶有兴致的看着。  说话间突然又从烟雨楼里面冲出来了十几个年轻马仔,不过这次他们手中都拿着片刀和钢棍,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在他们出来的一瞬间,武易就感觉到了,以为这些人要动手,连忙身子一闪挡在了刘国培面前!冷冷的看着这群马仔,在心里划下了一根警戒线,只要这些混混中有人踏入了这个安全距离,那么毫无疑问,他将在下一秒钟就躺在地上!!  虽然知道自己的安全不会有什么问题,看到武易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挡在自己面前,刘国培心里还是很感动的,当初果然没有看错武易,就沖今天这点,他就值得自己帮助!  其实真的是武易太谨慎了,这群马仔现在没有任何动手的心思,他们一开始还以为是有人来会所砸场子来了,正准备出来大干一场,不过当他们看到门口这一排排特警和一个个漆黑的枪头后,顿时傻眼了全都愣在了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喊!继续喊!我看今天谁能救你!拿出你平时欺负老百姓的那股狠劲来!」魏然扯着洪亮的嗓子吼道,说话的同时目光凛冽的看了看那群刚冲出来的马仔,这句话其实就是对他们说的,这是一种警告,如果这些小混混无视的话,那自己也不介意顺手收拾收拾他们。  「魏大哥,这些都是小虾,不用浪费时间,别让大鱼跑了!」在魏然正准备继续收拾刚才那小子的时候,刘国培出声喊住了他。  如果是别人,魏然可能还不会听,但是刘国培的话,他当然得听了,於是朝那小子狠狠的瞪了一眼,「等下再来收拾你!」转身,歉然一笑,「哈哈刘老弟说的是,差点上头了!那现在怎么办,你指挥就是,我听你的!这个烟雨楼就是我们今天的目标之一,线报说海乐帮老大聂斌就在里面!另外那个『星期八』我已经叫市局陈副局长带队过去查封了!」。  刘国培知道今天的行动很重要,不但对郑市长还对自己公司影响很大,所以也不矫情,当下果断的说道,「好,那我就不跟魏大哥客气了!」说完又转身面向全副武装待命的特警,「一队把这些人全部拿下,二队、三队跟我进去拿人,四队封锁烟雨楼所有出口,五队周边设卡,不能让一个人跑了!有人抵抗,直接动手!行动!!」。              77诡异的身影  随着刘国培的话音一落,数十名全副武装的特警瞬间都动了起来,迅速的封锁住了整个烟雨楼!  门口的这群马仔也被团团围住,漆黑铮亮的枪口透露着一股冰冷的杀气!这些小混混平时虽然都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但此刻看到这阵势,都有点发虚了,知道不是闹着玩的,这次的警察跟以往那些只会喝酒泡妞的不是一类人,当下都站在原地不敢反抗。  当然最吃亏的还是刚才那个叼烟男子,就算是傻子现在也能看的出来,人家压根就是沖海乐帮来的!原本还以为只是西城警察的一次例行检查,正想借这个机会在这么些肉棒面前装装逼,没想到这次是来真的,真是装逼不成反被草!  妈的!让你装逼!叼烟男子真是肠子都悔青了,白白被打一顿不说,连面子也都丢尽了,恨不能抬手再给自己两巴掌,可是感受到从已经红肿不堪的脸上传来的阵阵痛楚又心疼的下不去手真是出门没看黄历!也不敢再喊了,只能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一想到刚才魏然说的『等下再来收拾你』,心里又是一阵不安,只能祈祷他把这件事给忘了。  其实他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魏然刚才那句话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根本就没打算等下真的来收拾他,因为压根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看着特警们那训练有素的动作,没一会的功夫,烟雨楼门口的马仔全部都已经被控制了,刘国培也是不由在心里微惊,很明显这些人都不是普通的警察,看来郑市长这次对海乐帮侵吞拆迁补偿款的事也是愤怒到了极点,动真格了!  而且刘国培心里明白这次的行动虽然表面上是针对海乐帮的!但其实所有人都明白没有那么简单,这次的拆迁补偿款被吞事件从头到尾做的天衣无缝,无论从那方面看都绝不可能是一个小小的海乐帮能够轻易完成的!也就是说其实海乐帮很可能是被别人利用了,只是一个替死鬼罢了!而那个处在幕后的身影才是自己跟郑市长这次真正的目标!  呵呵既然郑市长能下这么大的决心,那自己就更没有理由退缩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是你们先要置我於死地,那就来吧!无论你藏的多深,我都会亲手把你揪出来,就让这个烟雨楼成为双方交锋的第一个战场吧!刘国培当下也是豪气心中起,淡然一笑,迈步向前,正准备跟随着这些特警一起往烟雨楼里面去。  「诶,刘老弟!你就在外面吧!」刘国培才走了两步就被魏然给拦了下来。  刘国培对於魏然这个举动感到很奇怪,疑惑的看着他,不过并没有开口说话,因为他相信魏然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所以只是站在原地等待着他给自己一个解释。  「刘老弟你可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我觉得外面需要人来统筹大局,这种拿人的小事让我带人去就可以了!」魏然怕刘国培误会,连忙开口解释道。  尽管魏然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但刘国培还是觉得这个理由很牵强,好像他还有什么原因似得,正待问个清楚的时候,站在身边的邓海突然说话了,「刘总,老魏说的没错,你还是别进去了!这群地痞逼急了可能会狗急跳墙!我们对里面又不熟悉,到时候万一出现什么意外就不好了!」。  其实魏然不让刘国培进去的真正原因跟邓海说的一样,就是怕到里面后,不能海乐帮会狗急跳墙反抗,怕到时候顾不上他,发生意外,只是怕刘国培误会,不好开口明说,所以只能找借口说外面需要他在,现在好了,有邓海替自己说了!  刘国培当然也不是傻子,听了邓海的话后总算是恍然大悟,也明白了为什么前面会觉得魏然的话有点莫名其妙,原来他是担心到里面会发生什么意外,所以才找借口拦住自己的!  仔细想了下,刘国培也知道他们是为自己好,毕竟海乐帮也不是什么好与之辈,虽然很想进去,但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不想让魏然为难,「好吧,那辛苦魏大哥你了,我就坐享其成,在外面等你们的好消息了!」。  「刘老弟,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干的漂漂亮亮的,不会让你失望的,哈哈!走,跟我去拿人!」魏然看刘国培终於同意了,也算是放下心来,大笑一声,朝身边待命的一队特警挥了挥手,然后大步往烟雨楼大门走去。  魏然带人进去后,刘国培就跟其他人在外面等了起来,周边的街道上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看着被围的水泄不通的街道,刘国培眉头微皱,出於安全考虑,又从留在外面的特警中,分出一小队将周边的一条街封锁起来,不让人靠近,同时又组织疏散看热闹的无关人员。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刘国培忙着指挥现场人群疏散的时候。  突然——  他停了下来,眉头紧紧拢起,脸色疑惑的朝四周扫去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不过环视一周后,又低下了头,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是在细细思考着,总之整个人显得特别奇怪!  「刘总,您怎么啦?」混迹商场多年,善於察言观色的邓海很快就发现了刘国培的异常,本能告诉他,好像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不过刘国培没有回答,反而扬手打断了邓海,仍然在那低头沉思着难道自己出幻觉了?  不!不可能的!!幻觉不可能会那么真实!!刘国培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推测。  就在刚才指挥特警行动的时候,刘国培心中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一个人躲在人群中一直一动不动的注视着自己,然后在他转头的时候,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在拥挤的人群中刘国培看到了一个身影,一个原本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的身影!!  之所以说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这个人不是别人  正是自己离别的妻子——唐梓昕!!!             78街对面的男子  虽然只是看到了一眼,但毫无疑问,刚才那个人一定是妻子梓昕!刘国培在心里坚定的说道。  而且很有可能她就是由於发现自己看到了她,所以才躲起来的!!  梓昕来这里是因为什么?她又为什么要躲着自己?她真的怀孕了吗?  一连串的问题,压的刘国培喘不过气来,心中也像是交织在一起的丝线一样,紧紧的缠住自己越理越乱,异常的烦躁  从目前所得到的情况来看,妻子并没有像她说的一样离开中海,而是在跟自己分手后,选择了跟萧青在一起,虽然经过了跟孟远的交谈后,刘国培坚信妻子梓昕不可能会爱上萧青,只是认为她这么做是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原因在里面。  可是每当选择相信妻子的时候,那个在家里衣柜中发现的验孕棒就会时不时的在脑海中浮现,心中也总是会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特别是刚才妻子发现自己看到她后,并没有来见自己而是选择了躲避!这更加加深了刘国培心中不安!  按照孟远的说法,妻子是待在云水间小区的,而且一直都有人监视着她,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可是刚才那个身影,又确确实实就是妻子!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说妻子是从云水间逃出来的,那绝对不可能!首先妻子既然在跟自己分手后选择了去那,那就没有理由逃出来!因为要逃的话,她就不可能会主动去那里!而且退一万步讲,就算她真的想逃出来,那也是不现实的,以妻子那娇柔的身躯,怎么可能从青狼帮这个中海最大的黑社会组织监视下一个人跑出来?  还有一点想不通的就是,妻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就算她脱离了青狼帮的监视,也没有理由会来这里啊?这是西城,离自己家还有公司都很远,完全跟妻子扯不上一丝的联系!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在妻子身上又到底发生了什么?!!  此刻的刘国培心里简直烦躁到了极点,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心头挠绕一样,非常难受!想要彻底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但是又无从下手,只能乾着急!  隐约中,刘国培再次感觉到似乎有一只大手在幕后操控着这一切的一切好像所有的东西都是由这只幕后黑手设计好的,而自己也已经在这个设计好的游戏中不知不觉走进了一个早已等候着的圈套里面!!  也许自己只是在这张黑幕下的一个玩具?  命运以及结局都早已注定了?  会是这样的吗?  当然不行!!  我命由我,不由人!!  谁也别想掌控自己的命运!就算这是一场毫无胜算,已经设计好的游戏,自己也要逆着改变游戏规则,斩断这只隐藏在幕后的黑手!!  而要想在这张黑幕中突围,自己必须要先见到妻子梓昕,弄清楚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想到这,刘国培坚定的抬起头,下意识的朝四周的人流扫视而去似乎想要再一次看到那个熟悉的倩影。  然而,很显然这个想法已经不太可能实现了,妻子既然刚才选择躲避自己,那就不会让自己再轻易的看到她,肯定已经隐藏起来了!  果然仔细的扫过街边的每一个角落,仍然没有再看到妻子梓昕的身影,一切还是那样的平常,就好像她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看来想现在见到妻子是不可能的了,还是等忙完海乐帮的事,就去找张伊一,现在她算的上是自己唯一的突破口了!刘国培收回了目光,准备先继续这次的清剿行动,然后再全身心的调查关於妻子的事。  不过就在刘国培刚要转身的时候——  猛然间!!  目光紧缩,身形一晃,视线落在了街对面一个身着灰色长袖的男子身上!!  在烟雨楼对面商业街看热闹的人群里,一个身材中等的男子异常显眼,倒不是因为他的穿着,而是他正伸出右手隔着宽阔的街道与特警的包围圈,遥遥的指向刘国培,做出一个手枪的姿势!  一动不动,刘国培站住身形跟街对面的男子对视着  突然,男子原本插在裤袋中的左手也抬了起来,只见一条银色的链子挂在他的左手上,晃来晃去,在阳光的照射下,不时反射出一缕透亮的光线!  虽然隔着街道,只能隐约看到男子手上是一条银色链子,具体形状看不清,但不知为何,在第一眼看到这条链子出现的时候,刘国培就不自觉的想起了自己大学利用在工地打工赚来的钱送给妻子的第一件礼物!  联系到刚才妻子的突然出现,刘国培心中有一股很强烈的预感,街对面这个男子肯定跟妻子出现在这里有关系!!而且他手中的银色链子很可能就是自己送给妻子的定情礼物!!  刘国培目光一动不动的看着对面的男子,甚至都不敢眨眼睛,这个人肯定跟妻子有关系,不能让他消失了!  出乎意料的是,男子好像不打算离开,只是一手拿着链子,一手比出一个手枪的姿势指着刘国培,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动作。  刘国培并没有叫人去抓他,因为知道没有用,街边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只要他想跑,很容易就藉着人流跑了,所以想要抓他基本没有可能,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两人就一直这样对视着。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终於街对面的男子动了,只见他收起一直做出手枪姿势的右手,等了几秒钟,然后又重新伸出,先是一只手掌,然后收起,又伸出四根手指,再收起,再伸出三根手指,直到两根,一根。  好像是在朝刘国培数数一样,五、四、三、二、一  最后再一次做出手枪的动作,指着刘国培,不过这次,他动了,如同扣动扳机一样,手掌突然上下一晃而且还把手伸到嘴边,朝手指轻轻吹了一下,彷彿他拿的是真枪一样。  砰——!!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突然从刘国培身后响起!  79妖艳的牡丹花!  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一股热浪夹在着玻璃、石块各种碎片从身后的烟雨楼中喷射而出!  「老闆,小心!」几乎就在爆炸声响起的同时,武易就纵身靠了过来,挡在了刘国培背后,两人身体向着地面倒了下去!  「啊」原本聚集在商业街附近看热闹的人群中也爆发出一阵阵恐惧的尖叫声,人们簇拥着四散而去,场面瞬间变的异常混乱!  呜呜……  停靠在街边的警车也再次响起了高亢的警笛声,一阵盖过一阵,似乎想要通过这个威严的声音来让失控的场面稍微稳定下来。  不过此刻对於处在惊恐中的人群来说,显然离开这里更加重要,四散的人群并没有因为警笛声的响起而停下来,只是继续推搡着、踩踏着想要离开这条街失控的人群中不时传来一声声尖叫与哭喊。  从烟雨楼中被气浪沖击出来的碎片源源不断的掉落在身旁,耳边仍然回荡着刚才的那声轰鸣,这个时候刘国培终於明白了街对面男子做出来的那些手势所表达的含义!!  一股沖天怒火也慢慢的在心中燃烧起来,暴怒以及狂躁充斥着刘国培的内心!推开护住自己的武易,缓缓的从地上站起,身上覆着的沙砾纷纷掉落,目光穿过街道冷冷的落在了对面的灰色长袖男子身上!  那人在爆炸后并没有走,而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盯着刘国培,不过双手已经收起,在失控的人群中还是显得那么刺眼!  虽然看不清他的面部表情,但是刘国培可以猜的出来,他肯定在笑,在嘲笑很明显,从他刚才的手势中,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他的倒计时,他朝自己的开枪动作,这些都说明他跟刚才的爆炸有着分不开的联系!甚至很可能就是他布下的炸弹!而且他从头到尾都只是对着自己一个人做手势,再加那条手链和刚才妻子唐梓昕的突然出现,刘国培更加确定他跟妻子也有莫大的关系!  一定不能让他跑了!刘国培迈开步子,朝街对面走去,目光紧紧锁定了这个神秘的男子!  不过刘国培还没走两步,对面的那个男子又动了,他把手又伸进了裤袋中,然后很快从里面掏出了一件东西放在地上,放完后又朝刘国培伸出右手,不过这次不是做出手枪的姿势,而是指了指刘国培,又指了指地上的东西,好像是在示意些什么,最后抬起手挥了挥,像是在向刘国培告别,不过这个告别在刘国培看来充满了嘲笑与讽刺!隐约中,彷彿能看到男子脸上那轻蔑与不屑的笑容  突然,就在刘国培还不及反应的时候,灰色长袖男子猛地一转身,默入了拥挤的人流中。  「站住,别跑!」刘国培回过神来,连忙大吼一声,朝街对面跑去。  「老闆!」武易朝刘国培的身影喊了一声,然后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刘刘总!等等我!」於此同时,刚刚从爆炸中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邓海看到两人的举动,也马上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跟上,身体摇摇晃晃的,好像随时都会再倒下一样,不过这也很正常,毕竟他又不像刘国培一样刚才在爆炸中有武易护住,而且身体本来也就远没有武易好,所以能站起来就已经不错了。  穿过街道后,刘国培猛的推开拥挤在眼前的人群,不断的朝刚才那个神秘男子消失的方向挤去,似乎想要找到那个人,不过很快,刘国培就在人群的推搡中打消了抓住那个男子的念头,人实在是太多了,别说找人了,就连走都很难走动,没办法,刘国培只能回到了刚才他站立的位置。  不得不说,那个男子真的很聪明,肯定从一开始他就算计划好了退路,而且也料到自己抓不到他,所以他才能够那么的放松,丝毫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总之这是一个非常难缠的人。  茫然的站在刚才那个神秘男子站立的地方,刘国培下意识的看向了对面由於爆炸已经满目疮痍的烟雨楼,一股挫败感涌上心头,先不说魏大哥他们是否安全,就单论自己跟神秘男子的较量,很明显,自己已经输的一败涂地!  再一次脑海里浮现出刚才那个男子最后做出的几个手势,低头朝地上看去,目光转动间,果然一个黑色的盒子静静的躺在地上,毫无疑问这就是神秘男子走之前从裤袋里拿出来的那个东西。  刘国培本能的把黑色盒子捡了起来,刚才那个神秘男子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这个盒子,肯定是要自己把它打开,里面肯定有什么东西他要给自己。  没有再迟疑,刘国培打开了盒子,因为对於自己来说,已经先输了一筹,现在除了这个盒子外,没有任何线索也没有任何选择了!  打开盒子的一瞬间,刘国培心里猛的一惊!  果然果然自己刚才没有猜错,这个人真的跟妻子有关系!!  盒子里放着一条手链,一条银色的手链,同时对於刘国培来说也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手链!因为那就是自己当初送给妻子的定情礼物!!!  这就更加证明了,自己看到的那个身影不是错觉,那个身影就是妻子唐梓昕!  嗯?这是什么?突然,刘国培发现手链下面似乎还有东西!是一张纸条!!  伸手拿出了那张放在盒子底部的纸条,潜意识里,刘国培感觉到这也许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缓缓的打开了那张对折的纸条。  然而让刘国培意外的是,纸条上映入眼帘的只有5个大字——牡丹唐梓昕!  同时纸条的背面一朵紫色的牡丹花跃然纸上,妖艳而又诡异。             80脖颈上的纹身  牡丹唐梓昕?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妻子跟这朵妖艳的紫牡丹又会有什么联系呢?  看着这张纸条,刘国培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那个灰衣男子又会是谁呢?他到底要告诉自己什么东西? 妻子唐梓昕的突然出现、神秘的灰衣男子、妖艳的紫牡丹这三者虽然表面上  看起来毫无联系,可是事实却又很清晰的告诉自己今天发生的一切绝对不会是巧合!!  冥冥中,好像有一条看不见的线将这三者串联在一起!刘国培相信只要找到了这条线,那么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能够一清二楚!  可问题是——如何才能找到这条线呢??  目光再一次落在了纸条背面那朵妖艳的牡丹花上不知为何,刘国培越看越觉得这朵花不对劲!总感觉好像哪里出问题了,可是问题具体出在哪,又说不上来!  很诡异,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很难用言语去形容,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这朵紫牡丹绝对是有什么特殊含义的!而且这个含义还会跟自己的妻子有很大的关系!  「刘总,怎么了?您刚才没事吧?」这个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邓海那喘着粗气的声音,看样子他应该是真的受伤了,不然也不会才过一个街就累成这样。  沉思中的刘国培被邓海的声音拉回了现实,知道此刻再怎么想也没用,而且还有一个烂摊子等着自己去收拾呢!於是把纸条和手链放入盒子中收了起来,「我没事!  对了,正事要紧,马上救人,魏大哥他们还在里面呢!「说完刘国培连忙又走到了街对岸已经破损不堪的烟雨楼门口,准备组织警力救人。  由於刚才的爆炸是发生在烟雨楼里面,所以其实在外面的人基本都没有什么大碍,最多只是一些轻伤,又都是训练有素的特警,所以大家都陆陆续续恢复了过来,反倒是街对面惊慌失控的群众由於推搡、踩踏受伤了不少!  时间紧迫,里面的人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刘国培不敢浪费时间,很快把外面剩下的特警全部组织起来,分成了两个组,一个负责疏散周围的人群,另外一个组则准备进去救人,然后又让人给市局打电话,通知那边再派一些警力和安排一些救护车到现场来。  安排好了行动计划,正准备带人实施的时候,刘国培突然又注意到了在警车车队旁边蹲着的那一群海乐帮小马仔,这才想起来差点把他们给忽略了,对於这些年轻人,刘国培心里其实并没有多讨厌他们,反而还有些同情,看他们也就是刚刚二十出头样子,说不定还有一些未成年在里面,这群人大多都只是一些刚走入社会,被所谓的江湖义气所蒙蔽,替人卖命的小混混而已,内心其实不坏!所以不准备对他们怎么样!  思索间,刘国培来到了这群人的面前,指了指刚才那个被教训的叼烟男子,「想不想离开这里?」  「离放我们走?」叼烟男子对於刘国培的话呆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不过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想还是不想?」刘国培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淡淡的又问了一句。  「想!」这回他没有在犹豫,连忙利索的答道,生怕回答慢了刘国培又反悔了。  「好,不过有一个要求!现在需要用人,你带上你的这群人去把受伤的群众都抬到一起,帮忙救人!用心去做,只要做好了这些,等我们的后续警力来了后,我保证就不追究今天的事了,让你们安全离开!不过千万别想着偷偷溜走,不然你会后悔的,真的,我说到做到!」刘国培低下头,目不转睛的盯着叼烟男子,语气冰冷的说道。  「好好」叼烟男子嚥了嚥唾沫,强作镇定的说道,然后扭过头,不敢再去看刘国培的目光,因为那冰冷的目光让他心里不自觉的一阵发凉,同时也知道了眼前这个人不是好惹的。  从他的语气中刘国培能够听的出来他没有在骗自己,而且也断定他不敢骗自己,距离爆炸也已经过去十多分钟了,准备转身离开,继续去组织人员进烟雨楼里面营救。  不过就在刘国培转身的一瞬间,猛的又停住了,因为就在刚才转身的时候——他无意中在叼烟男子脖子上撇到了一个东西!!  不,准确的来说是一个纹身!!一朵花形纹身!!  刘国培连忙用抬起叼烟男子的头,想要再看一遍,担心刚才看错了!  「哎你你要干嘛?」男子被刘国培这个突然的动作吓坏了,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  果然是一朵花!!  这次刘国培看的很清楚了,一个蓝色的花型纹身!纹身很小,而且又是纹在脖子与下巴之间的位置,很难发现!如果不是由於那纸上妖艳的紫牡丹让刘国培对花特别的敏感,再加上恰好叼烟男子又是蹲着地上跟自己说完,所以头是仰起来的刚好能看到,不然真的还不会注意到这里!  虽然这朵花并不能说明什么,而且也可以确定它不是牡丹,从形状上看这花就跟纸上的牡丹明显不一样!但刘国培还是心中充满了好奇,难道世上还有这么巧合的事?自己前面刚看到一朵神秘的紫牡丹,一转眼就发现了这个纹身?  两者真的没有一丝联系吗?  81难道是她?  「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刚才不是说不不再追究吗?怎怎么?」男子以为刘国培的又改变主意了,准备对付自己,心里顿时一突。  「当然!」刘国培把手收起,虽然也许叼烟男子脖子上的纹身只是一个巧合,但现在对於自己来说,只要有一丝线索都不能放过,「我说过的话从来都是算数的!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想跟你聊一聊!」。  「聊聊什么?」  「呵呵,你不用紧张,我又不会吃人!你是叫什么名字?是海乐帮的吧?」刘国培淡淡的笑了一笑,知道不能表现的太急,那样只会事倍功半,得一步一步慢慢的来。  「我叫温旭,哥我也不是傻子!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想问我?想问什么就直接说吧!不用来虚的,我都已经被你们抓住了,还能有选择吗!只要你不让我出卖斌哥,其它的,我什么都告诉你!」  不得不说这个人还是很机灵的,一下子就看出了自己的意图,不过最让刘国培惊讶的是,这人居然在这个时候还想着不出卖他的老大聂斌,而且从他的脸色中看的出来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不是装出来的,这么说来此人还特别讲义气,不由让刘国培在心中对他的看法上升了一个档次。  「好,那我也就不卖关子了!你左右手上纹了青龙和白虎,而在脖子上却纹了一朵花,难道你不觉得怪异吗?所以我对这朵花非常的好奇,它是什么意思?」既然已经被他开出了自己的意图,那刘国培索性就直接问了。  「花你说这个纹身?没有什么意思啊!」温旭听到刘国培的话,不由把手也放到脖子上摸了一下,好像对刘国培的问题感到莫名其妙。  没什么特别的意思?这下轮到刘国培奇怪了,以自己多年跟各种人打交道的经验是不会看错人的,而这也正是奇怪的地方,因为怎么看这个温旭都不像是在骗自己,难道真的只是巧合?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  「大哥,这个纹身真的没什么特殊的意思!这个问题我有必要骗你吗?我只是无意中看到一个女的有这么一个纹身,觉得挺酷,所以就也纹了一个!」见刘国培沉默不语,还担心他不相信自己的话,这个叫温旭的又强调了一遍。  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温旭的这句强调就像是一道闪电一样突然在刘国培眼前划过!同时也让刘国培眼前一亮,抓住了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信息,「女的?什么女的?你在哪看到的?!」。  「是我老大斌哥的女人,上次她陪我老大喝酒的时候,我在旁边无意中看到了,不过」说到这里,温旭突然又不说了,样子看起来好像还有点为难。  「不过什么?」刘国培当然不会放过任何有价值的地方。  「她的那个是纹在胸上,而且旁边还有一个字,看起来也比我这个好看,我我是无意中看到的!」说完这个温旭还不忘记再强调一下自己是无意中看到的。  「有个什么字?」  「不知道,我就只是随便看了一眼而已,没看清!」  还有个字?会是什么呢?直觉告诉刘国培,这件事肯定不是巧合,其中一定是会有什么联系的!只是很可惜不能得到更多的信息,虽然很明显这个温旭一直强调的无意中才看到肯定是鬼话,但其他的内容刘国培选择相信,他没理由撒谎,因为那么做对他不但没有任何的好处,相反还会激怒自己,相信他不是一个这么愚蠢的人。  「你说的那个女人你看下是她吗?」刘国培掏出手机调出妻子唐梓昕的照片递了过去让温旭辨别一下,尽管刘国培也知道他说的那个女人几乎不可能是妻子,但还是想求证一下。  「不是这个!」凑过头只看了一眼,温旭就很果断的下了结论,看来他对那个女的印象非常深。  果然不是妻子,刘国培暗道一声,「很好,既然你这么识趣,那我也不为难你,不问关於你老大的事!最后一个问题!把你知道的那个女人的信息说一下!」。  「这个我也不是很瞭解,我在帮里的地位不高!而且斌哥也很少会带那个女人来这里!」温旭挠了挠头,为难的说道。  「一点都不知道?」刘国培很失望,有点不甘心的问道。  「这个哦,对了,我想起来了!」温旭突然表情一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用的,「有一次喝醉酒的时候,我听一个经常跟着斌哥的兄弟说过,这个女人好像是有老公的,而且还有个生病的儿子!听说她本来只是在香兰街陪酒给她儿子赚钱做手术的,后面可能是因为长得漂亮吧,被人拉下水,开始做台,然后又被斌哥看上,就成了斌哥的女人!」。  最开始在香兰街陪酒?有老公还有一个生病的儿子?  听到这里,刘国培心里猛的一颤,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不不会吧?  难道这个女人是突然,刘国培脑海中想到了一个人,一个虽然自己没见过,但已经很瞭解的人。  82我亲自去一趟!  从温旭一说完那句话,刘国培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总感觉他说的这个女人自己好像很熟悉,沉思之下,终於反应过来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因为这个女人很有可能就是——『活死人』梁宇的妻子!!!  还记得上次在网上聊天的时候,梁宇曾经说起过之所以会拼了命的在『揭露者联盟』qq群里举报香兰街,就是因为它把他的家庭给毁了!虽然他没有具体说发生了什么,但是从与他的qq聊天中可以很明显的知道跟他妻子有关系!而且梁宇也说过他的孩子被查出了白血病正在医院治疗!  这些都跟温旭说的那个纹身女人不谋而合!所以有很大的可能他口中那个老大的女人就是梁宇的妻子!!  尽管现在还不知道她为什么摇身一变又成了海乐帮老大的女人,但她身上也有神秘的花型纹身这是基本可以确定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在这个女人身上,刘国培隐约能看到妻子的影子!会不会梓昕也一股极度不详的预感浮上心头  刘国培也不是白癡,到了这个地步,基本可以确定这件事绝对不会是巧合,梁宇妻子身上的那个神秘花型纹身一定跟纸条上那朵妖艳的紫牡丹有关系!换句话说就是跟妻子唐梓昕也有关系!!  看来自己还必须再去找一趟梁宇,必须彻彻底底的知道在他跟他妻子身上发生的一切,从他们身上说不定能间接的瞭解到妻子的情况!  「魏队!」  「魏队!」  就在刘国培跟温旭说话的时候,突然从旁边发出一阵惊喜的喊声,不由回头一看,居然看到魏然灰头土脸的跟几个特警互相搀扶着从烟雨楼里面走出来!!  看到这一幕,瞬间,刘国培也是欣喜异常,连忙丢下一旁的温旭,快步朝门口走了过去!  「魏大哥!你终於出来了,太好了,担心死我了!没事吧?」刘国培发自肺腑的说道,魏然一直对自己很不错,而且也时时刻刻的在为自己着想,刚才要不是他硬拦住自己不让进去,那现在自己毫无疑问正躺在里面,能不能活着出来还不知道呢,说他救了自己一命也毫不为过!  「刘咳咳」魏然刚要开口,就被满嘴的泥灰呛的不住咳嗽,好半天才缓过来,「咳咳妈的,弄的老子一嘴灰,刘老弟,我没事,还死不了!幸亏你刚才没进去,不然太危险了,要不是恰好有根石柱撑着,差点挂在这里!我看这压根就是一个圈套,他们等着我们往里钻!艹,敢对老子下手,这次绝对饶不了他们!」魏然很是不爽的骂道,还是那副暴脾气,完全没有一副死里逃生的样子。  看见他这样,刘国培也只能无奈的笑着,不过同时也在心里松了一口气,魏然现在还有力气骂人,那就说明他并没有在爆炸中受什么重伤。  虽然人已经安全出来了,但由於魏然身上还是有不少轻伤,所以刘国培本来想让他跟其他受伤的人呆在一起休息,等救护车来就去医院,自己来指挥救人就行,不过被他很直接的拒绝了,大声嚷嚷着没事,一定要亲自动手救人,刘国培也只能不再坚持,由他去,只是把刚才碰到那个神秘男子的事情告诉了魏然,让他动用警察的力量去调查下,因为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制造这场爆炸事件的罪魁祸首!  当然刘国培隐瞒了黑色盒子的事,毕竟是关系到妻子唐梓昕的,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之所以把神秘男子的事告诉魏然除了是让他去查爆炸案外,还有一个私心,那就是在自己对那个神秘男子毫无头绪的情况下,想要借助警方的力量来找到他,从而进一步得到妻子的信息!  虽然这么做很不厚道,感觉像是在利用魏然一样,但这也是刘国培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只能以后在其他方面想办法感谢他了。  呜呜……  不多时,警方的增援部队也到了,同时而来的还有一队救护车,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刘国培接到了孟远的电话。  「国培,我孟远!」电话那头孟远的声音有点急躁。  「嗯,说。」  「张伊一来找吴建新了,她现在就在酒店门口的大街上,肯定是在等吴建新!可是刚才西城发生了一件爆炸案,我被他派去现场报道,马上就要出发了,不能盯住他们两个了,怎么办?而且他跟张伊一见面的话,会不会把我们昨天晚上威胁他的事说出来?这样会不会就打草惊蛇了?!」。  张伊一去天府酒店找吴建新了?呵呵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刘国培没有丝毫孟远的着急,反而还有一丝高兴!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自己本来还担心她在电视台,不好找她,特意准备换个时间再从她那里下手,没想到她倒自己出来了!同时孟远的担忧也是完全不用去在意,因为刘国培相信,吴建新绝对不可能会说出昨天晚上的事!  「放心,吴建新不会说的,你想想,以他的身份,那么丢面子的事能往外说吗?特别是还当着自己女人的面!对了,他出去见张伊一了吗?」  「没有,他现在一时还走不开!但我马上就要出发了,不能再盯着了!」  「别急,他大概还有多长时间才能下去见张伊一?」  「我不知道,他跟几个主管在房间里面开会,我估计最少也要半个小时吧!怎么了?」  听到孟远的话,刘国培在脑海中估摸了一下时间,然后很快做出了决定,「呵呵半个小时,那就完全不用担心!放心,你尽管来报道吧,我现在就在爆炸现场,西城,烟雨楼!」刘国培淡淡的笑了笑,语气中充满了自信,似乎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中。  「那他们两个呢?」  「我亲自去一趟!」说完刘国培挂断了电话。  对於刘国培来说,这是一个机会,一个突破迷雾的机会,而这个机会的关键就是——张伊一!  83酒店门口反常的一幕!  得抓紧时间,挂断电话后,刘国培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劳力士手錶,然后没有任何踟蹰,迳直就来到了魏然的面前,「魏大哥,我有点急事,可能得先走一趟了」。  说实话,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刘国培很愧疚,因为魏然还带着伤,现场又一片狼藉,自己这个时候却要离开真的很过意不去,可是又不能不走,张伊一是自己连接妻子的一个关键点,从她身上说不定能够得到妻子的消息。  「诶刘老弟你这么说就见外了,咱们这关系还用这样?有事就直接走,没有任何关系!你是干大事的,这里有我就可足够!你去忙吧,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随时开口,我别的本事没有,就是兄弟多,给你跑跑腿还是可以的!」魏然拍了一下刘国培的肩膀,爽朗的说道,没有丝毫的做作,语气充满了真诚。  看到魏然对於自己的突然离开,不但没有任何不高兴,相反还这么信任自己,刘国培心里非常的感动,认识他才不到半个月,他却能够把自己真正当兄弟来看!不得不说,这个朋友——值得自己交一辈子!  知道时间不多,再不抓紧可能张伊一就跟吴建新走了,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刘国培也不再矫情,跟魏然来了一个兄弟之间的拥抱,然后安排邓海跟武易留下来帮忙,自己开着保时捷直接往天府酒店赶去!  其实说起张伊一这个人,刘国培现在也是很困惑,很多地方都想不明白,不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如果是在以前,那么毫无疑问,自己会说她是一个长的非常漂亮,性格开朗,嘴很甜,心地也很好的女孩子,曾经她那一声声姐夫现在还依稀回荡在刘国培耳边可以说在一个月前的自己心中,她基本上跟妻子唐梓昕是属於一个等级上的!是两个不同风格的完美女人!  可是自从前段时间吴建新暗地里给自己下套,张伊一作为妻子最好的闺蜜在明明知道有人陷害自己的情况下,却没有任何提醒,就可以知道她绝对不是自己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个样子!特别是在两次亲眼目睹她跟吴建新偷情后,更是让自己极度震惊,同时也完全看不透这个女孩了不知道在那副单纯、开朗的面具下隐藏着的是什么让人无法想像的心灵。  以她的条件想要找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怎么可能甘当别人的小三,而且还是吴建新这样一个四十多岁,又秃头的男人!  毫无疑问,她选择做吴建新的情人是有目的的!不过是什么目的已经不是很重要了,总之从目前的种种迹象表明,她是敌非友,而且还有很大的可能跟青狼帮有密切关系!所以这次找她,如果她能够配合的话那还好说,要是不配合刘国培也不打算跟她客气了!无论如何都必须从她身上得到一些关於妻子的消息,她不可能不知道妻子的事!!  二十分钟后,保时捷卡宴悄然的停在了离天府酒店不远处的一个十字路口,刘国培没有再往前开,透过车窗能看到前面不远的街角处停着一辆本田雅阁。  雅阁旁边站着一位身材高挑,亭亭玉立的短发女孩,白色的雪纺衫搭配一条性感的紧身牛仔短裙,前凸后翘的S型身材让人看了不由心头加速,黑色的丝袜紧紧的裹着两条修长的大腿,浑圆,高挑,再带上一副黑色的墨迹,既有少女的青春气息,又不失少妇的丰腴性感!漂亮程度丝毫不逊色於电视中的那些一线女明星,甚至还要略胜一筹!当然这个年轻的短发美女自然就是今天刘国培要找的目标——张伊一了!  她还在这里等,那就说明她跟吴建新还没有见过面,所以刘国培准备再等下去,看看他们两个人到底会干嘛!  果然,不出所料,在等了大概五分钟后,刘国培就看到天府酒店门口出现一个同样熟悉的身影——吴建新!  只见吴建新手上拿着一个纸袋来到马路上,站在路口等了一下红灯,然后就横穿马路,朝对面的街道也就是本田雅阁停靠的地方走来。  而张伊一见到吴建新出来,也立马扭着性感的小碎步迎了上去,两人很快就走到了一起,刚一见面两人先是拥抱了一下,然后吴建新就直接搂住了张伊一纤细的柔腰,把嘴凑在她脸上一顿乱亲一只手慢慢的从腰间滑落,在那高高翘起的臀部肆虐!  张伊一扭着头一边躲闪,一边用手推在吴建新的胸前,好像是在拒绝只是这个拒绝在刘国培看来更像是一种变相的附和。  刘国培简直震惊到了极点,实在是没想到,上次还是躲在楼梯间亲热的两人,现在居然胆子大到就这样光明正大的在街上亲热!最关键的是,这里跟中心电视台在中海的基地天府酒店就只隔了一条街而已!吴建新就不怕被同事看到,然后捅到对手那里?  而且昨天晚上他跟张伊一从云水间小区偷情后开车回来都知道在离天府酒店一段距离下车,为什么今天白天反而变得没昨天晚上警惕?从几次的间接接触和昨天晚上的直接接触中刘国培可以确定吴建新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按道理不会犯这样的蠢到极点的错误啊!难道一个晚上就能让人发生如此大的变化?是什么东西让他在这短短的一晚上胆子大到这个地步?!  思索间,张伊一已经从吴建新『魔爪』下挣脱出来,往四周看了看,还伸出洁白似藕的手臂轻轻的打了他几下,一副娇羞的样子!而吴建新笑着继续搂住了她,只是手上的动作小了一些。  两人就这样抱着,几分钟后,吴建新笑着朝张伊一脸上狠狠的亲了一下,并且朝她高耸的胸部掐了一下,然后在张伊一害羞的『打骂』中把手里的纸袋递给了她。  出乎刘国培意料的是,给完纸袋后,两人并没有一起上车离去,吴建新回头又往天府酒店走去,而张伊一则拿着纸袋上了雅阁,开着车直接离开了。  这怎么回事,难道他们不是来幽会的?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吴建新一夜之间胆子突然大到这种地步?那个纸袋里又会是什么东西?  带着一连串的疑问,刘国培发动了卡宴,悄悄的跟上了前方正要离去的雅阁              84震惊的对话  雅阁与卡宴一前一后的驶离了天府大道。  为了保险起见,刘国培刻意跟雅阁保持了好几个车位的距离,不过心里还是有点不安,因为自己以前跟妻子还有张伊一在一起吃过好几次饭,她是见过自己的车的,所以千万不能跟的太近,不然她很容易就能发现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两辆车就这样一路行驶着,穿过了一条又一条的街道,已经半个小时了,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刘国培也慢慢的察觉出了一丝异常,目光下意识的扫了一眼车上的Gps导航仪,瞬间困惑了  她到底要去哪里?难道不是去香兰街?在一开始跟踪的时候,刘国培本能的以为张伊一是要去香兰街,可是通过Gps导航可以明显的知道现在车子正在向南行驶,离香兰街越来越远而且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前面不远处应该就是海了!!  到海边那就自然没路了,那她把车开来这里干什么?难道是她发现被跟踪了,然后故意把自己带到这里来?  应该不会的!刘国培很快又推翻了自己的推测,因为一路上两车时刻都保持着很大的车距,而且自己也开的特别谨慎,她不大可能会发现!退一步说,就算她发现了那也没有必要把自己引到这大老远来!  所以,想来想去,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她原本就是要来这里的!  这地方已经要到海边了,张伊一跟吴建新才一分开就马不停蹄的赶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按常理来分析她没有任何理由来这里,不过会不会跟从吴建新手里拿到的那个神秘纸袋有关系?刘国培突然联想到了那个袋子。而且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因为自己一直是盯着她的,分析来分析去,要说有什么可疑的地方,那就只能是那个袋子,再没有其他的可疑点!  纸袋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想通了这个后刘国培不由就对里面的东西更加好奇了,恨不能立马打开来看看!  十分钟后,雅阁的车速慢慢降了下来,转过一个路口,视线倏的开阔起来,也已经能看到远处蔚然的大海了,这也说明刘国培并没有记错,透过车窗,刘国培看到前面的雅阁突然开出了路面,缓缓的停在了公路旁边的一小块空地上。  而刘国培也把卡宴开出路面停了下来,不敢再向前。大致看了一下周边的环境,这里其实已经可以算是郊区了,前面除了海以外,只有一条回旋的环形公路回市内,呈现出一个U字形,还是单车道。周围也是光秃秃的一片,除了几块大石头外,视野很开阔,没有什么遮挡的地方。  如果继续往前,要想不让张伊一怀疑,那就只能又回市区了,所以不能再向前,现在就得停下。同时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刘国培又把车拐了个湾回到了刚才那个路口,停在了拐角处,然后自己下车,偷偷的向前面缓步走去,不时的藉着大石块隐住身形,目光紧紧的盯着不远处停靠的雅阁。  在距离雅阁只有二十来米的时候,刘国培没有在动了,而是选择躲在一块巨石后面,静静的等待着,这个位置实在是离得太近了,只要稍有动静就可能会被发现!  隐藏在石头后面虽然比较难被发现,但是也有一个巨大的缺点,那就是刘国培只能通过石头下面空出来的一个缝隙勉强看到雅阁的下半部分,轮胎以上就完全看不见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为了不被发现,又不敢把头伸出去看,只能这样了。  大约过了一分钟,突然,雅阁的车门慢慢打开从车子里踏出一条裹着黑色丝袜的浑圆小腿,银色的高跟鞋,张伊一开始有所动作了!  车门再次关上,她下车了!从缝隙里只能看到她的下半身,牛仔短裤、性感翘臀、黑色丝袜还有那半截白白的手臂手臂上提着一个黄色的纸袋!看着她慢慢的越走越远,刘国培顾不了那么多了,必须查清楚她要去哪里!  刘国培冒着风险把头略微的探出石块,看到张伊一提着纸袋居然是朝公路的边缘走去,那里应该是一个崖坡啊,而且下面就是大海了,她为什么去那里?难道疯了?  心中的困惑进一步加深。  嗯?人呢?  刘国培猛的目光一聚,心里大惊,就在刚才自己低头思索间,一愣神的功夫,视野里已经看不见张伊一的身影了!  这怎么可能?就在一分钟前还在自己面前的一个大活人,居然就这么不见了?她难道还会飞不成?真是碰到鬼了,人不见了,这个时候隐藏也没有什么必要,刘国培从石块后面走了出来,快步向前,朝张伊一消失的地方跑去,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了。  还没来的及走过去,就从那边传来了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刘国培连忙蹲下身子,听声音好像是从公路下面的崖坡传来的。缓了一下,再一步一步蹲着慢慢的朝公路的边缘挪了过去。  竟然还有路!!刘国培靠近公路断崖的边缘后,居然发现在这里原来还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到下面的沙滩上,那这么说来张伊一刚才是从这里下去的?难怪她会突然消失在自己眼前!  不过还有一个疑问,那就是这虽然也属於中海的一部反,但离市区特别远,而且交通也不是很好,所以市里一直都没有开发这个地方,基本上没有什么人会来这里,那么张伊一她到这来是为什么呢?  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刘国培也从小路慢慢的走了下去,眼睛时刻注视着周围的一举一动,心里也很紧张,总感觉有一股危险的气息瀰漫在空气中。下去没多久,就能看到前面的海岸旁边停了一艘蓝白相间的快艇!刚才的发动机声音应该就是它发出来的!  下去看看,这下面肯定有蹊跷!刘国培想了一下,然后打算继续走下去。  「讨厌啦臭流氓,别摸了,快给我,求求你了,我受不了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小路下面传来一个女人娇嗔而又急促的声音,让人听了浮想联翩,血脉喷张,说不出的妩媚与风骚。  刘国培连忙停住脚步,轻轻的靠了过去,这个女人的声音很熟悉,是张伊一没有错!!  「哈哈我当然会给你了,宝贝!别急嘛,没有它你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的陪我睡呢!是不是没想到今天是我来,想我吗,哈哈」於此同时,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语气中说不出的猥琐,甚至好像能听到他嘴里的口水声,而且这个声音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你要的我都给你拿来了,你先把东西给我求求你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我要死了!」张伊一的声音已经带有一点哭腔了,不断哀求着,好像非常的痛苦,急需要什么东西似得,飢渴的难受。  她怎了啦?半个小时前还跟吴建新亲密的有说有笑,怎么现在彷彿一幅抓狂的样子,而且从对话中可以知道,她跟这个男的好像还有肉体上的关系!!  那她跟吴建新算怎么回事?同时跟两个男人有关系?刘国培心里面波涛骇浪般的震惊,耳边这一幕实在是有点不敢想像,自己眼中那个充满气质、乐观开朗的短发美女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还有就是这个声音似曾相识的男子又会是谁呢?              85香艳的海岸  再一次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地形,没有发现其他的人,应该就只有公路断崖下的张伊一和那个男的。  这条小路直接通到海岸上,而且有很大一段是独立出来的,没有遮挡物,要是自己沿着这条小路走下去的话,很容易暴露,就算是再小心都难免会被发现!刘国培不断思考着该怎么做才能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到达下面,只有到下面才能看到张伊一她们两个到底在干什么。  不管了!想了一下之后,刘国培做出了决定,不走小路!直接从断崖爬下去!虽然危险系数增加了很多,但是很难被发现,因为从声音可以判断出张伊一她们是在小路下面的海岸上,而如果选择从断崖往下爬,那正好有碎石遮住,是她们视线的死角,几乎不会被发现!  打定注意后,刘国培小心翼翼的踩在了碎石上,慢慢的往下走,虽然知道张伊一她们看不到这边,但动作还是很轻,主要是怕动作过大,会引起石块下滑,万一被她们警觉,那就划不来了。  断崖的直线高度只有不到5米,可是刘国培足足花了十分钟才来到了海岸上。不想再耽误时间了,一下来就弯着身子往刚才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唔」前面突然响起了一阵鼻腔里发出的闷哼声,紧接着的就是『兹兹——』的接吻声,对话已经没有了。  这个时候不用想,刘国培也知道他们在干什么,看了一下,刚好前面又有一块大石头可以隐藏,於是悄然的走了过去,隐在石头后面。耳边不停传来女人高亢的娇喘和男人粗粗的喘气声。  如果说前面张伊一跟吴建新在大街上搂搂抱抱是胆大的话,那么此刻她跟另一个男的在光天化日下做爱那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了!!真的没想到自己的这次跟踪居然能有这么大的发现!一想起张伊一的面容再加上在她诱人呻淫声的刺激下,刘国培也是不由自主的心里一阵燥热,大鸡巴也是高高耸起,听了一段时间后,喘息声还在继续,而且一阵高过一阵,刘国培实在是受不了了,不由探出头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  尽管通过刚才他们的对话和那一波波冲击声,心里早已有了一个准备,当是在看到眼前一幕的时候,刘国培还是有点不敢自己的眼睛!  只见张伊一曲着纤腰扶在一块石头上,上身一丝不挂,浑圆的翘臀高高耸起一个身材稍微偏胖的男子站在她的身后不断的运动着,当看到这个男子的脸后,刘国培也终於知道了为什么前面听到他的声音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这个男的自己不但见过,还跟他在一起吃过饭!他就是在宏鑫大酒店威胁自己的青狼帮赵坤!!  白色雪纺衫和粉色蕾丝内衣凌乱的撂在了地上,牛仔短裙和黑色丝袜也被扒到了小腿上!男子用力扯着她的头发往后拉,张伊一脑袋被强制性的仰起,秀丽的脸蛋,美目紧闭,眉头皱起,小嘴微微张开喘息着  这香艳的一幕太出乎刘国培意料了,完全没有想像到竟然是这种情况。心跳也一直加速狂跳着,刘国培收回了目光,不敢再去看了,准确的来说不想去看,因为实在是有点接受不了,真的没想到张伊一那么几乎完美的一个女人居然会跟赵坤这个黑社会发生关系!而且还是在这光天化日之下!  她当吴建新的情人,虽然也很难相信,但至少吴建新是华国最大电视台——中心电视台的副台长,再怎么不堪也身份在那里!可是赵坤呢?说的不好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地痞,没钱没地位,只不过是个黑社会里的小头目而已,张伊一为什么会沦陷在他的身下呢?  不经意间,刘国培又下意识的想起了妻子唐梓昕,妻子会是这种人吗?她现在也跟萧青在一起,难道她也是张伊一这种女人?  一想到这种可能,想到妻子也许也沉沦在萧青的身下辗转承欢,刘国培心中突然像刀割般刺痛,不,不可能的!妻子跟张伊一不一样,她不会是这种人的!!  刘国培不断的摇着头,想要把这种想法从脑海中排挤出去,可是刘国培越是摇头,越是想要把这个想法驱逐它就越是清晰。  脑海里也再次出现了刚才看到的那香艳一幕,只是在不知不觉中,画面里那个娇声喘息的女人由张伊一悄然的变成了妻子唐梓昕!!而赵坤也变成了萧青。  「额干死你!」就在刘国培陷入痛苦的想像中,一声男人满足的发泄声将他拉回了现实。  刘国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额头冷汗直冒,想到刚才的那个幻觉,心里还是一阵后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