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2600  我是个极端倾向女孩的双性人。  家里在我还小的时候拿定主意要个独子,於是我才十五岁就进手术房做阴道缝合,后来更是进行一系列荷尔蒙疗程。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因此像个男生,汽车或飞机什么的一点都不感兴趣,成天就是找隔壁家的女孩玩扮家家酒。到了青春期,胸部变得丰满,身材也越来越诱人,嘴上却依然无毛。当年负责动刀的医师看了这副身体,也只是摇摇头说:  「长得这么亭亭玉立,该看开了!」  医师给了体质作祟的结论,爸爸质疑疗程是不是搞混了,妈妈倒是乐得买给我更多衣服。而我呢,早就习惯女孩子的身分了。况且事到如今还想为了变性捧着银子大老远飞国外,也太荒谬了吧。因此爸爸再怎么无可奈何,只得接受吾家有女初长成的事实。  其实当女孩子没什么不好啊,虽然胸部有点烦人,打躲避球倒是可以保护心脏。就像是随时带着安全气囊跑的男生吧,除此之外就找不到什么差别。真搞不懂爸爸为何这么想要我当男生?  我的成绩不太理想,好歹也考上不错的私立高职,就趁升高职的暑假向爸妈凹了个打工许可,附带条件是要回乡下老家去陪爷爷奶奶。於是到了暑假第二天,我便拎着背包、搭上公车,辗转一整个下午来到了田比人多的荒郊野外。  虽然也可以帮忙农活,总觉得还是想做能和人接触的工作。最后我在离老家仅仅两站的地方应徵到网咖小妹,没想到一试就上手。因为憧憬过超商店员,帮顾客开台、点菜、清理桌面等很得心应手,偶有闲暇也会帮老闆记记帐。  不过这得心应手并非全是我的功劳,还有赖部分客人的支持。比方说,有个经常带着酒臭味的半百阿伯,就会趁我帮他送餐点或收碗盘时光明正大地摸我。  受欢迎的差异就在於──我不像之前的小妹呼他巴掌或私下告状,而是故作生气地训斥他。他摸一次我就骂一句,骂到最后他总算稍微收敛,开始会用不乖的嘴巴取代不乖的手。  「小简啊!你屁股今天很翘喔!给叔叔摸摸啊,摸一下?」  不管当时是在送吃的、收碗盘还是擦桌子,我要不是笑笑地应付那张又老又丑的脸,就是乾脆凶他一下。  「摸屁啦!过来这边之前又喝酒齁?」  他被我凶反而更愉快,带着酒气又皱巴巴的脸笑呵呵地看着我说:  「没有啦!没有啦!小酌,小酌!」  「好啦不管你了,要点解酒的再跟我说喔。」  「别走啦!叔叔会寂寞啦!」  「寂你妈啦!」  渐渐的,我们吵吵闹闹的气氛传染开来,有些客人也如法炮制找理由跟我搭话。  「小简,今天很辣喔!」  「小简,来帮我开啤酒。」  「小简,怎不穿昨天那件低胸啊?」  小简东、小简西的,真他妈烦欸!  我的工作量就因为这些傢伙倍增,人高马大的老闆却对我的表现竖起大姆指。  我是不知道一天花一半时间在抬槓骂人好不好啦……那些客人来得更勤倒是真的。  我被藉故性骚扰的次数也增多了,但我大概是很容易适应的类型吧,不像之前的小妹一哭二闹三上吊。老实说被摸个屁股真的没啥大不了,只是工作忙的时候被摸会很干而已,干在心里口难开。  「干勒!是摸够没!」  ……有时候倒是会说出来。  「哎唷!小简国骂喔!干!泼辣喔!」  还好被骂的人都不会因此动怒……虽然这种反应会让我更怒。  听老闆说,我才上工一个礼拜,平均包台数整个都起来了,点餐和点饮料的次数也大幅增加。老闆一直夸我是他的救星,我表面笑笑的,心里则有点对不起老闆,因为光是一个礼拜我就对五个客人飙过三字经……  领到第一袋周薪,我逛夜市买了件洋装、两件小可爱、一件牛仔短裤,剩下的钱就买些内衣袜子、吃吃喝喝花光光。反正这附近没啥好逛,换新衣服我也高兴。  第二个礼拜的第一天,天气依然酷热,我穿上新买的小可爱搭牛仔短裤,车停在网咖门口还没进门,就有人「啪!」地一声打了我屁股。我吓得赶紧回过头来,结果是一早就微醺的阿伯。  「喔!新衣服喔!奶看起来有大喔!」  「恁嘛帮帮忙,透早醉醺醺。」  「阿哩勒供沙小歹意?」  「起手式啦!一大早就在卡油,恁娘勒!」  「哈哈!齁啦,紧造,今仔日背怕天同喔!造啊、造!」  阿伯很喜欢逗我生气,他应该也知道我是假气,我总觉得才相处一周,底线就被摸得一清二楚。  不光是阿伯有注意到我换衣服,老闆第一眼就对我竖起大姆指。我们在员工休息室闲话两三句,围上店里用的围裙就去向柜台交班。负责大夜的是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听说大学念到被退学,人有点孤僻。不过我对他满有好感的,因为只有他不会在跟我说话时猛盯着我的胸部瞧。  没错,只有他不会。  无论我穿的是小可爱、短T还是看不出身材的宽衣服,胸部形状都跑不掉,那些爱跟我吵闹的客人怎样都要盯着看。  送走憔悴的前大生,网咖小妹的一天又开始了。  吵吵闹闹地过了大半天,突然有个奇妙的感觉降临到我身上。  我忽然发现,与其说我和之前的小妹不一样,应该是彻底相反才对。  我被摸屁股或是开黄腔的时候,要不是骂过去,就是笑笑地不予置评,却从来没有觉得受辱。  是为什么呢……  「小简,客人按铃!」  「啊,好,我去……十四号桌。」  有些人会摸我大腿后侧,有些人直接捏屁股,也有些人趁我擦桌子深处时假装手肘顶到我胸部……我仍然不觉得这有多严重。  「小简妹妹你来了喔!我要可乐啦,你喝过的可乐。」  「我吐口水进去喔。可乐齁?」  甚至,还有点高兴。  「吐啊吐啊,你敢吐我就敢喝!」  「北七,噁耶!」  ……咦?为什么会高兴?  「小简这边啦!再帮我延四小OK?」  「你这台喔打通宵了,回家补眠啦!」  因为肌肤接触。  「我就快升级了啦!干,你知不知道五十级多难练?」  「我看你是快升天,黑眼圈都跑出来啦!」  肌肤接触……  「小简你不要管那些色鬼啦!来这边我保护你!」  「你还好意思说,是谁礼拜五碰我胸部的!」  没错,就是肌肤接触。  「那是不小心啦!不信你过来,我证明给你看。」  「想得美,打你的电动啦!」  我喜欢被抚摸。  「小简来喔!我花生剥不开!」  「不要为了那种小事叫我!」  这就是答案。  「不然你帮我剥嘛!倒掉多浪费啊!」  「齁!知道了啦!就一个喔……欸干!你摸屁!」  体认到这一点的我……尽管脸上依然是笑嘻嘻或假生气,双颊从此多了挥之不去的红晕。                 §  打工生活进入第八天夜晚,又有个非常特别的感觉降临到我身上。  很奇怪,只要不断想着白天被客人们东摸西摸,身体竟然开始发热。过去几天即使被摸也没这种感觉,不知为何突然就带感了。  一直以来被我冷落的私密处,又硬又烫地竖了起来。  我沉浸在非礼的妄想中越发不可自拔,手缓缓移往私处,做了第一次自慰。  第二次。  然后是第三次。  很舒服。  健教根本没有教过这种事竟然如此舒服。  为什么不把这么愉快的事情告诉大家呢?我抱持这个疑问入睡,到了隔天─                 ─  「小简!来了喔!来帮叔叔开台!」  喜欢自称叔叔的伯伯一早就蹲在门口抽菸,见我来到就挥挥手叫住我。  「你不要每天都在这站岗啦!要不是老闆认识你早就报警抓走。」  「有小简在,免惊啦!齁齁,今天又是大奶装喔!真想给它捏下去!」  「捏下去你就不用再来了。快抽一抽滚进去啦!」  「灾啦!造!练功喔!练功!」  随手扔了菸蒂踩个两下,伯伯一转身手就贴到我臀部上。  「幼咪咪!哈!」  「不要摸啦!小心我给你加点一大堆吃的喔。」  「麦啦!挖穷苦人家欸,别这样搞你叔叔。」  「那就把手拿开……啊干捏屁喔!会痛啦!」  「哈哈哈坦丢啊!」  伯伯嘻嘻哈哈地去到老位置,我给他开了台,心脏却跳得比平常还快。然后我进到休息室拿围裙,和前大生交班,他仍然没有注意到我的身材,让我有股被忽略的沮丧感。或许我已经把他当成那些客人之一,所以才觉得他应该要和大家一样吧。  这天心情变得完全不同了。  我好像比以前更有耐心也更圆滑,即使不想被摸也尽量和气以待,被摸时默默感到开心的次数则是变多。大家都说我笑得更甜,好像还有点害羞的味道。  「小简脸红红喔!啊现在是会害羞就是了?」  「还不都你们又菸又酒的,被薰红啦!」  「麦假啊!害羞就承认,可爱喔!」  啊……脸变得更红更烫了。  「啊不过今天还没听到你开骂,很没感觉。」  「是要什么感觉啦?」  「就爽啊!你骂一句看看!」  「才不要,我要去洗餐具了。」  「欸,小简……」  我才不管他,居然还嫌我没开骂,真是受不了。  中午老闆踉跄出来,我看他脸色不对,垫起脚尖摸摸额头,发烧了。没想到这么大的块头也会感冒,看个医生比较好吧?老闆说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但也不能放着不管,我就请他在休息室里用躺椅躺着,这样我可以每隔一段时间看看他。  「要是觉得不OK就自己打电话,不要逞强喔。」  老闆气若游丝地应声好,外头有人要开台,我就出去了。  「小简你中午休息一起去吃饭吧!」  「好啊你开一年的台我就陪你吃。」  「干,小气鬼!」  「你喝凉水啦!啊你朋友要在隔壁齁……没有位子喔,隔两个位OK?」  「好啊,你爱开哪台就帮他开哪台,不过等等要陪我去吃饭。」  「吃你自己吧。」  「别这么糙俗辣嘛,干嘛,怕我对你乱来喔?」  「下一位!」  难兄难弟档悻悻然离去,搞得好像我对不起他们一样,有够白痴的。  客人多起来,中午就变得很忙碌,吃的喝的一大堆,还有很多专开下午台的国中生进场。原本店里的微波调理包很充足,现在随时都会见底,最烦的是他们吃完的盘子还要洗,有些没水准的还会把菸蒂跟槟榔汁弄在上面,喇一堆髒东西的抹布擦过的盘子,光想就觉得噁.  尖峰时段忙到一个段落,我抽空回到休息室看看老闆情况,他老大居然浑身都是汗,而且房内热得奇怪。原来是冷气故障了。  「小简……电风扇……」  老闆一副快挂掉的脸指着角落那台电风扇,我把它插上电后对着老闆。  「啊……得救了……」  「你太夸张啰。」  我现在才发现,整间网咖只有员工休息室是独立冷气,而且是超旧型,运转时会轰隆隆地鬼叫。老闆跟我坦承这都是年轻时犯下的错,早知道该从天花板拉条管子把空调带进来……啊真是多亏你老大发烧齁!  看着老闆那身汗多到爆的模样,就觉得没办法像对外面那群色鬼那样放置不管。於是我到外头午休牌一挂、广播叫那些爱找我的客人都安分个几分钟,就带着沾水的毛巾回来,在没遭遇抵抗的情况下扒了老闆的上衣。  哇,这个胸肌,好大块……!还有腹肌……老闆该不会是健身教练吧?  「小简,毛巾给我我自己擦啦……」  「哩惦惦啦,躺好。」  抓着湿毛巾把老闆满头大汗的粗脸撸过一遍,我开始擦起他健壮的手臂。  感觉好有力喔,这只手……要是我也有这么结实的手臂,那些色鬼就不敢摸我了吧。不过手毛有点长,这个就不想要。  「小简……」  「安静,擦完再说!」  左手也和右手一样壮,下臂还有绕手一圈的刺青,感觉就是很会打架的料欸……老闆也当过拳击手之类的吗?  呼,看着上面满满的汗珠,好像就跟着热了起来。  「小简……你……」  「我说安静!你乖乖!」  呀!这个胸膛超强壮的啦!要不是胸毛太长、都是热汗,真想偎着这块大肌肉呢!隔着毛巾的触感依然很棒,忍不住就多擦了几下。  唉,若是去掉胸毛就无敌了说。  「小……」  「我──说──安──静──!」  老闆不出声的话根本就是闷骚猛男嘛!多迷人啊!一直讲话真是受不了。  啊……这个腹肌的起伏也很不错耶!超有男人味的啦……嗯?老闆干嘛一直盯着我下面?是怎样?  「小简,你下面……那是啥……?」  「蛤?什么是啥?下面……咦?」  我下面居然隔着短裤挺了起来。  呃……这个叫……勃起……对吧?呃……呃……对啦!就是勃起!所以……  呃……!呃……!  「所以说、这个、呃、人家不小心……勃起……」  老闆一脸看见世界末日般哀叫:  「小简你……居然是男生?」  「蛤?才不是!我是女生!百分之百!」  「但是你下面……」  「呜……那就百分之……九十?」  不行,老闆的表情还是写满了质疑。可是人家我真的是女生啦!要怎么解释老闆才会相信……对了!  「不信的话你摸摸看!我的胸部可是真材实料!」  我说着就贴到老闆身边,抓起他的手。老闆赶紧把手抽回去,紧张兮兮地胡言乱语。我乾脆往他身体贴得更紧,向那张慌乱的粗脸确认道:  「你看吧!真的齁!软绵绵的齁!」  「我、我知道了!你快冷静下来!」  「是你要冷静吧,人家我只是要跟你解释……」  「好啦、好啦!你先放开我!」  「喔……」  可恶,趁机偷卡油那只硬梆梆手臂的阴谋被发现了吗……真不愧是老闆。  话说回来,呜,为什么那里会变硬……明明就没有在想猥亵的事情却会硬,太奇怪了啦!而且还是对那么正直的老闆……啊……他的胸肌真的好迷人喔!  「小简……拜託你别对着我抖……」  「哪、哪有在抖啦!你乱说!」  咦……?为什么……为什么鸡鸡抖个不停啦!人家又没想色色的事,到底是为什么?  「老闆……为什么它一直抖啦!」  「你问我我也……总之,你先转过去冷静一下吧。」  「好喔……!」  我赶紧背对老闆,想尽办法让莫名其妙热起来的身体冷却下来。过没多久真的生效了,鸡鸡变小了……!真不愧是老闆!既聪明又强壮,真的是……啊咧…  …这感觉……难道……又、又开始抖了啦!为啥啊!它又挺起来了,我的天啊!  原因到底出在哪里啦!只不过是想到老闆,就变得更硬了!  ……咦?为什么想到老闆就有反应?老闆又不是我的菜,只是身体很强壮…  …有点迷人……呜,是因为身材吸引我吗?总感觉要是被那个身体抱进怀里,一定很有安全感、很舒服……啊呜……光是想像就让我身体变热了……?  「小简?」  冷不防地,老闆的声音窜入我乱糟糟的思绪,下体跟着抖动了一下……得快点应声才行,不然老闆再出声的话,我会变更热的。  「你还好吗?」  呜……!又用那道有点沙哑的好听声音干扰我!齁!这下子脸都热起来了啦……  「还、还好……」  我故作镇定地转回去,没想到一看见老闆赤裸的上半身,好不容易装出来的沉稳全部都死掉掉了……  老闆好像看出了我并不是故意的,问我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可是我休息的话谁来顾柜台啦……实在没办法,顶着红通通的脸确认老闆没啥大碍后,我就抓起毛巾说我去换水,逃难似地离开了休息室。  一回到充满菸臭味的大厅,发热的身体在凉快的空调下渐渐熄火了,只是脸颊热度依然没有消退的迹象。  往洗手间的路上又被那个阿伯拍一下屁股,联想到昨晚妄想的脑袋释放出很不妙的讯息,随后我赶紧压住下半身。阿伯对我的反应感到奇怪,椅子滑过来好像想确认我怎么反常了吧。不想被他发现异状,我立刻快步离开现场。  「小简!安抓啦!」  阿伯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就像老闆的声音一样窜进我体内了。非礼的妄想变得越来越清晰,我的身体……身体反应也清楚到不挡住行不通的地步。  以怪异姿势冲进厕所的我,毛巾一放就倚着墙壁喘起气。  脸好热。  胸口好热。  私处也好热。  ……想摸。  想到老闆的肌肉、想到那些臭笨蛋乱摸我,理智就越来越混乱。  「呜……」  连声音也变得娇滴滴的好三八。  可是……再不回去顾台,客人会很困扰的。老闆也在等我的湿毛巾……  忍耐。  忍耐……小简。  当个乖孩子,忍住吧。  「呼……」  尽管热的地方依然发热,不断说服自己冷静下来的结果,总算是把自己从梦幻过头的妄想拉回到髒臭的小隔间。  淡淡的芳香剂和尿骚味簇拥下,我望着镜中那副稍微沾了点汗的模样。  ……脸红红的我,笑起来也满可爱的嘛。         【痴臭BITCH☆淫乱的暑假】(2)  我的阴茎大概十公分长,食指和姆指扣起来这么宽,耸立在稀疏阴毛上,退下包皮的龟头介於粉红色与桃红色之间,此刻正因为从尿道口流出的透明液体闪闪发亮。  第一次这么正式地观察阴茎,竟然不是在洗澡的时候,而是在网咖洗手间.  因为……手已经忍不住摸过去了嘛。  「呜……!」  都怪自己没事照镜子照这么久,脑袋又在胡思乱想,让本来安分下来的欲火又死灰复燃。  炽热的阴茎、炽热的身体、炽热的脸蛋、炽热的思绪……整个人彷彿着了火似的,不握着阴茎上下套弄的话,就热得我好难受……  「哈……!呜……!哈……哈……!」  随着手心传出咕滋咕滋的声响,嘴巴也自然地喊出声音,我的身体都在响奏着色色的旋律。  可是,还想要更多的刺激。  我边自慰边不安地左顾右盼,厕所里没什么能激发情欲的物品,除了一个东西……  我拿起了方才替老闆擦过身体的毛巾,将它压在口鼻上,深深一吸……  「啊哈……!」  脑内立刻被迷人的肌肉身材填满,阴茎也抖动了下,发出更激烈的套弄声。  老闆的味道……男人的味道。  我不知道自己是因为老闆的身材兴奋,还是因为那股男人的体味……?或许两者都有吧……  感觉起来了,我该冲了。  「嘶……嘶……呜嗯、啾噗……」  又是闻又是吸舔的,充满汗臭的毛巾正用它的气味玷污着我的嗅觉与味蕾。  而我放任自己吸舔的下流动作,右手感觉到的热度与硬度都快要到达极限了。  我……我好舒服……我要射了……老闆……  「呼呜……!」  身体为之一颤。明确的热度迅速窜过尿道、从龟头迸出到三步外的髒兮兮小便斗上,随后是体热迅速消退、却仍带着微微酥麻的舒服感。  射完精好快就软了,害我手都沾到精液……随手用毛巾擦拭后,我盯着那块吸饱了汗水与精液的表面,刹时一阵莫名其妙的雀跃.  我跟老闆的体液混在一起了呢……还是该说,我跟男人的体液混在一块儿了呢?  嘻嘻。  好色哦。  呼……  到了傍晚要换晚班的时候,老闆已经可以出来动了。终於可以再看见他没事到处巡视的样子,感觉令人安心许多。  真是多亏了小简我的照料!  当然那条毛巾有确实洗过啦,虽然是有一咪咪想要偷偷让老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碰到我的体液……当时恢复大半的理智立刻否决掉这种变态想法。况且之后也没办法一直顾老闆,不能再摸摸他的肌肉就好可惜。  老闆在很多方面都很可靠呢,像是搬东西、迅速记帐还有处理纷争……呜,一不小心陶醉下去的话,下体又会出现勃起迹象。  忍耐!  「小简,仓库帐簿放哪去了?」  就算被叫名字也要忍耐!  「谢谢. 」  就算被道谢还是要忍耐!  「你耳朵过来一下。」  就算要跟人家讲悄悄话还是还是还是要忍耐!  「那个,这么说可能会令你尴尬,不过希望你别在工作中对着我抖那话儿…  …好吗?「  「可是它就是动了嘛……」  「那么,嗯,你要不要到洗手间或休息室,嗯,解决之类的?」  「中午有解决一次唷……」  「……这样啊。好,那,嗯,可以忍耐到回家吗?还是今天给你提早下班?」  「没关系啦!要是我提早走人这里会暴动吧。」  才刚笑嘻嘻地这么说,果然就有靠近柜台的男生大喊:  「小简!我升五十一级啦!快来亲我一下!」  我立刻转头喊回去:  「嗯嘛!」  「干!大方喔!那过来亲哥哥脸一下!」  「不要!你自己亲!」  「干小气!算了,林北送,不跟你娘们计较. 」  哇……我竟然变得那么大方,心情好起来真的很不可思议!  老闆亲眼见证本姑娘厉害的控场,也只能乖乖让我在他身边帮忙。呼呼,老闆屈服的感觉也不错耶!啊,又偷偷勃起了……还好跑场次数没白天那么频繁,稍微压抑一下就可以来去自如。虽然一被摸屁股就破功了,呜……  下班时间一到,爷爷准时打给我手机,和老闆说一声我就到休息室解下围裙。  感觉有点累,但是很愉快。  要不要乾脆也接晚班呢?那个时段只有老闆一个人而已。反正回爷爷家也是瞎忙到睡觉……如此盘算着,我跟着感觉很不可靠的闪烁路灯,骑着老家的破脚踏车回家。  爷爷家就在一片夜田的中央,蚊虫很多很讨厌,但是有个大院子加三层透天厝,白天看过去满气派的。  大门都还没进,就听得见一楼客厅传来的卡拉OK声。  「我回来了,爷──还有伯伯一号、二号、三号。」  「小简喔!没大没小,好好叫。」  「免啦!免啦!」  「妹妹来喝啊!有汽水喔!」  「阿告过去啦,座位空出来!妹妹来这!」  与其说盛情难却,其实根本没得选,因为我的晚餐就在客厅桌上……我从爷爷跟伯伯一号前面钻过去,挤到L形皮沙发角落靠茶几的位置,就在伯伯一号身边坐下。他立刻帮我倒汽水,斜对面的伯伯三号则是把碗筷放到我面前。饭锅在桌子中间,我起身装饭后吃了起来。  爷爷年纪一大把还天天跟朋友把酒言欢,身子真是硬朗到不行。那些伯伯也是,听说都是务农的夥伴,每个都嘛五六十了,晚上唯一的消遣就是聚起来聊天打牌、唱歌喝酒。  坐我旁边的伯伯一号叫阿狗,因为他脸真的很像老虎狗,双颊的肉都垂下来了,嘴巴上面还有一片白白的鬍渣。他很会开黄腔,又会假装不小心碰到我,我不是很喜欢他。  斜对面的伯伯三号叫剌阿,一号伯伯的说法是原本叫他操俗辣,讲久了不知为啥就变成剌阿。三号伯伯自己的说词则是他爱吃剌阿,所以叫剌阿。他脸瘦瘦长长的,像马.  离我最远的伯伯二号叫阿瑟,他以前是很严厉的军人,很爱看警匪港片,大家叫他阿Sir,口音问题成了阿瑟。他看起来很严肃,本来对他有点敬佩,可是一喝酒就会猛盯我的胸部,扣分。  大致上每天我回来就是听着各种走音的歌声配饭,吃完饭就上楼帮忙奶奶编东西,然后洗澡睡觉. 今天不知怎么了,饭吃完还想多赖在客厅一下,就在伯伯们怂恿下唱了几首歌。  阿狗伯一直偷碰我大腿,另外两个也注视着我的脸和胸部,害我分心好几次,胸口也因为他们闷闷热热的。  「妹妹水喔!再唱再唱!」  剌阿伯脸红通通地不让我放麦,挥着他长满老人斑的手臂,要我再唱一首才放人。哼,唱就唱。  没想到等我唱累了……居然是一个钟头后的事情。  爷爷伯伯们早就醉得乱七八糟,该散会了。  话虽如此,醉成这样没人载很麻烦啊……奶奶下楼说就让那几个睡客厅吧,要我去拿毯子枕头,就哄着爷爷回房。  这几个真是的,给我找麻烦欸!  不过看在他们都一把年纪的分上,还是赏他们竹枕头和毛毯吧。  剌阿伯跟阿瑟伯都醉到神志不清,只有阿狗伯趁我帮他盖毯时打了下我屁股。啪!直接联想到下流事情的我吓了一跳。  「干……啊不是……你干嘛打我!」  「卡蹭北败喔……嗝!」  「败哩欸逃啊!」  「哈哈……有恰有恰。」  偏偏另外两个伯伯一人抢一个沙发,只有阿狗伯睡地板,真是……觉得他有一点点可怜,要生气也气不起来。  谁知道他食髓知味,趁我清理桌面时起身用手戳了我胸部一下,我又是一震……被非礼的感觉和妄想融合在一块,脸颊迅速涨红.  我压抑着厌恶与害羞的声音,小小声地骂道:  「干,别乱摸我啦……」  阿狗伯贼笑:  「厚啦,背睏啊。」  碗盘、厨余跟酒瓶都收拾好,我把客厅转成茶灯时,看到阿狗伯侧躺盯着我,毯子某处正规律又快速的摆动。  很快联想到可能是自慰的我,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傻傻地站在原地,让他继续对着我弄呢……  我一手扶着楼梯墙壁、一手垂在腰边,就这么安静地和阿狗伯相望,直到毯子摆动的速度减缓……  我……勃起着上楼了。                 §  半夜醒来,脑子里净是老闆赤裸的上半身,还有伯伯们盯着我或偷摸我的非礼画面。我没有去转移注意力,而是不断想着、想着,手摸向私处的时候才发觉,自己早就欲火焚身了……  我想被摸。  不是那么直接的……而是像恶作剧或卡油那种,偷摸我一下的摸。就像网咖的阿伯、楼下的阿狗伯……想被他们打一下屁股,或是戳一下胸口,那种轻微的调戏。  光想就让我浑身发烫,好兴奋喔……怎么办?我该不该偷偷下楼……这样会不会太超过了?可是,又有股冲动驱使我这么做……辗转反侧的我屈服了。  半夜四点,我摸黑下楼,前往开着茶灯的客厅.  乾热的空气中还残留轻微的菸酒臭,嘈杂响起的打呼声彷彿能够遮掩我紧张又羞耻的心情,使我下楼的步伐更加坚定。  我只穿着睡衣──确切来说是奶奶上周车的碎花吊嘎和内裤,站在打呼着的三位伯伯面前。  内裤里的阴茎早就竖了起来,被吊嘎末端的布料遮住前半段,它正兴奋不已地抖动着……  大家都在睡。  没人注意到我。  就算我把衣角拉起、让阴茎整根弹出来,也没人会发现.  心跳噗通噗通、噗通噗通的好大声,手却已经流畅地握起阴茎、推弄龟头了。  「啊……」  悄然逸出的低音,丝毫没有破坏三道交错的打呼声。  我顶着赤红的脸倚在墙角,紧张万分地注意着伯伯们是否会突然醒来,右掌磨擦起微湿的阴茎.  我在别人面前自慰了……  小简的鸡鸡发出咕滋咕滋的声音了……!  好棒……!好舒服啊……!  「哈……哈啊……!」  淫水不断从龟头流出,整根阴茎都被抹得好滑好好摸喔……!  啊……!啊……!不……不能叫出来……!  「好爽……呜!」  好像快了……怎么办……我还想再舒服久一点呀!  可是手停不下来……好爽好舒服地套弄着停不下来啦……!  「呼、呼、呼呜!要出来了!小简要射精了……!」  啊啊……!  射精的瞬间我赶紧把阴茎塞进内裤里,龟头朝紧紧撑起的内裤射出好热的精液,却穿过内裤喷了出去……!  实在太爽了……脑袋轻飘飘地什么都不想管了。  等到阴茎缩小到整团湿湿黏黏地缩进内裤里,我闻起沾满淫水与精液的手指,情不自禁地伸舌舔弄……  好鹹.  有点腥。  色色的味道。  小简的鸡鸡味道。  嘶……  好色。  嘶……  大家在睡觉.  嘶嘶……  我却在闻自己的精液。  啊……  茶色灯光昏弱的能见度下,我的奶头挺起来了,明明才刚射精……  好想被摸喔。  可惜伯伯们都在睡……啊……阿狗伯一只手在外面呢。怎么办,我该靠过去吗?  想归想,身体早就主动来到阿狗伯身边,在他摊在地上的左手旁蹲下……他脸是朝另一边睡的,应该没问题吧……?  呼……做吧!  用胸部碰一下……不……  用……用人家的阴茎……啊呜,光这样想就开始勃起了。  「阿狗伯……」  我红着脸轻声唤道。确认没有反应之后,就紧张地把勃起中的阴茎从湿热内裤中掏出来……然后改变成跪姿,使黏黏滑滑的阴茎触及伯伯粗糙的手掌……  「小简的鸡鸡……被阿狗伯摸了……!」  一样没有反应。轻轻动一下……没关系吧?  我吞了口口水,右手轻压阴茎根部,下盘往前轻推,龟头在伯伯掌心移动了一点点……  ……好棒。  不是像自慰到快射精时那么爽,而是被人碰到的感觉……刺激又有点舒服。  我再度轻推、轻推、轻推……掌心都被我弄一块湿了。看着手掌与阴茎的结合处,我兴奋地轻声道:  「阿狗伯好色哦……这样蹭人家的鸡鸡……」  我到底在说什么呀……嘴巴就是停不下来。一边担心着会被发现,一边说着色色的低语……  「今天你看着小简打手枪对不对……现在轮到小简对着你手淫唷……嘻嘻。」  龟头就这样湿润地抵着伯伯的掌心,我再度抓起阴茎,悄悄套弄起来。  「啊……别这样磨嘛……好、好爽……」  无法思考也不想再思考,彷彿全身只剩下阴茎能让我有所感觉.  「啊……啊……哈……哈啊……!」  套弄动作随着高亢的情绪越发激烈,好多次都撞到伯伯的手还不怕死地继续弄着……  「摸人家的龟头嘛……伯伯……你摸嘛……」  越来越热、越来越热……阴茎完全硬挺了,龟头则是传来若有似无的触感…  …  「伯伯,小简的鸡鸡好舒服喔……是在你手里的鸡鸡唷……!」  粗糙的触感从龟头下侧延伸到了侧面,我却不觉得有何不妥,继续滋、滋、滋地套弄着……  「呜……又要射了……要小简射在伯伯手上吗?还是……还是要射在毯子上……」  这次不是错觉──伯伯的手掌蜷曲起来,以不会太紧的力道握住了我的阴茎!  不管了,我要射了……  「我、我要射啰……呜!」  向前挺起的下盘把被握住前段的阴茎推往更深处,龟头和伯伯掌心猛然磨擦的瞬间,我射了第二次精。  好棒……好棒啊!  被别人摸的触感、在别人手里射精的感觉……  最棒了。  「啊哈……又射了好多好多精液……」  射精后变得脆弱许多的龟头,仍持续被粗糙的指腹磨擦得又痠又痛……  ……咦?被磨擦?  也就是说……伯伯他醒着?  阿狗伯并没有如我担忧那般转过来看我,然而他下半身的地方却隔着毯子挺了起来……  他……他还在摸我的……阴茎.  天……  天……  天啊……!  我的妈啊……!  「放、放开我……!」  我吓得连忙自湿湿暖暖的手掌心抽出阴茎,看着那握起的手掌宛如意犹未尽般蠢动,害怕与羞耻的心情一股脑儿地涌现.  我逃离了客厅,顾不得在现场留下的痕迹,逃回房间、反锁上门、摊坐在地板上听着心跳声喘着气。  噗通!噗通!  被伯伯发现了,还被他主动摸了……!更糟的是,他知道了我下体的秘密…  …!  怎么办、怎么办啦!爷爷奶奶都不知道这件事,要是他说出去就糟糕了!还有一楼地板上的精液……呜……我不管了啦!  他敢说漏嘴就要他好看。  整顿好慌张的心情,我安静地推开门,蹑手蹑脚地到浴室去洗了下体,再小心翼翼地溜回房,锁好门,转过身来却撞到人……是阿狗伯!  「妹妹洗好啦,来给伯伯亲一个。」  「噫……!别、别过来!」  我伸手挡住阿狗伯逐渐逼近的脸,他竟然抓住我的手舔起手指……!  「不、不要这样……好噁喔!」  「妹妹的手……呼、呼呼……」  「拜託放开……!」  他的力气怎么这么大啦!甩都甩不动,也挣脱不了……噫!  「小简你是女孩子啊,怎么有这个东西?」  阿狗伯一掌袭向我私处,隔着内裤用力抓揉着说:  「你到底是男生?还是女生?」  我才不要告诉你……呜嗯!  私处突然一阵痠疼,伯伯施力弄得我好痛……疼痛中却带有一丝雀跃,为什么呢……  「你胸前这么有料,去医院做出来的?」  「不是啦……!我……」  一时语塞,我眼睁睁看着手腕被放开,那只本来牵制住我的粗手转而抓向我右乳……痛!  被双双捏疼的我,眼角已经又惊又怕地滚着泪珠了,伯伯却笑得更高兴……  「奶很软喔!所以妹妹是女生?」  我不甘心地瞪着他,点了点头,阴茎却在他手中产生反应。  「你兴奋喔?要不要跟伯伯做做看啊?」  摇头.  「伯伯技巧很棒喔!让你欲仙欲死跟你讲!」  还是摇头.  「啧,跟你奶奶一样倔强的女人。这样也好,这就表示妹妹最后一定会自己开口求我……嘿嘿。」  什么……他干嘛提到奶奶?什么又叫会自己开口……  「你想不想听伯伯以前怎么干你奶奶的吗?」  什么啊……!阿狗伯到底是……他跟奶奶……?  「唉,当年阿美很骚啊,有阵子都自己在房间翘着屁股等我,你爷爷睡在隔壁都不知道!」  「别……别跟我说这些……」  「那个时候……对啦,你爸爸就是差不多那时怀上的,说不定是我的种喔!」  「别说了!啊……好痛!」  「这么说来,妹妹你可能是我的孙女……怎么,听了有反应?」  才不是这样。  只是……只是私处和胸部一直被抓捏,又痛……又……有点感觉……  阿狗伯不再说那些令人反感的往事,而是靠过来……咦?等等……!  「不……」  一阵噁心的软绵绵触感从嘴唇蔓延开来,我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感受着施加在唇上的压力……数秒后它才带着热气消失。  「你……你把我的……」  阿狗伯他竟然把我的……把我的……  「初吻……」  夺走了……                待续[ 本帖最后由 a198231189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lt2014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