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着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老伴勤劳贤惠,儿子小牛帅气孝顺,两年前娶 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媳妇,叫徐丽丽。我一向喜欢体育锻炼,所以身体健壮,一般 的小伙子都不如我。只是,我有一件事很烦心,就是性。老伴四十九岁更年期后, 就出现了性冷淡,再也不许我碰她一下,甚至睡觉都要分开,她住大屋,我住小 屋。可怜性欲极强的我,只有要像小时候一样手淫,我今年都五十岁了,守着老 婆手淫,可真丢人啊。


  儿子小牛,在一家汽车公司工作,给工地拉材料,挣的不多。他看好长途拉 货,虽然辛苦,但挣的比较多,于是跳槽转到了长途汽车队,一年才能回家四五 回。当初儿子跳槽的时候,我们全家人都反对,谁不想家里天天能团圆呢?可儿 子向来就是一头犟种的牛,拿定主意后谁也拉不回来,只得随他去了。后来,当 儿子把大把的钱放在家里的时候,全家人也就不说什么了。


  儿子跑长途,家里不同意的原因有三种。老伴最舍不得儿子离开,毕竟从小 到大一直没有离开过身边,怕儿子出去委屈;儿媳妇丽丽,是害怕长途有危险, 像什么车祸,或遇到抢劫的,小牛又是犟种,动起手来要吃亏。我担心是多方面 的,有着老伴的担心,也有儿媳妇的担心,但让我最担心的是儿媳妇丽丽,她是 那样的漂亮,要是忍不住寂寞,移情别恋,那么我家的后代可就不那么纯了。


  转眼一年过去了,儿子没有什么事,每次回来都是满面春风,带回来很多的 东西,就在我家里分成三份,一份是给我和老伴的,一份是给他岳父母,另一份 才留给自己,小两口回家享受。日子一长,家里人也就习惯了儿子的奔波,不在 那么思念了。


  儿子走后,我和往常一样,每天都要出去锻炼,打打拳,踢踢腿什么的。我 很猥琐,在锻炼的时候,喜欢看那些妙龄少女,年轻小媳妇和成熟的老娘们,然 后晚上在被窝里幻想她们手淫。很多时候,我都自己骂自己,怎么这样无耻?可 性欲一向强烈的我,又经不起她们那苗条的身体,修长的双腿,还有那肥乎乎屁 股的诱惑,每天晚上都要撸个痛快。


  一次,在电视新闻上看到一篇报道,令我兴奋不已。原来报道的是一个老头, 在QQ上扮装年轻人,骗了个小姑娘的信任,然后见面来了一夜情。那小姑娘吃亏 后本不想报案,害怕名誉扫地。可那糟老头却缠上了小姑娘,不让同床就要把事 情张扬出去。一年后,小姑娘忍无可忍,跳楼自杀。警方是从遗书上才破案,这 个老头得以伏法。


  我想,这个老逼头子真傻,上了小姑娘人家还没有报案,这占了多大的便宜? 还要缠着人家不放,真他妈的不要脸。如果是我,我就在那夜玩弄个过瘾,然后 你走你的阳关路,我走我的独木桥,小姑娘也没报案,多好。当天晚上,我就根 据这篇报道,改编着这个故事手淫,竟然射的比其他时候更痛快。


  突然之间,我也应该有个QQ,如果我有了QQ,不是也可以像那个老头了吗? 想到这,我起来来到电脑旁。我家里的这台电脑,是儿子以前的,后来结婚后搬 进新房就不要了,一直放在我的卧室里。可惜我从来没有摆弄过这个东西,怎么 开机都不会。很后悔当初没有跟儿子学,如果学会了,我是不是也能网上聊天, 骗一个小姑娘开房,也省的我天天在家里干撸。于是,学会电脑上网聊天的想法 慢慢在心中形成,我一定要学会电脑。


  要说这电脑,年轻人学容易,像我这个五十岁的人,学起来可就有点难了。 首先,我先要做老伴的工作,说我学习电脑是为了写文章,老伴好欺骗,很痛快 的就答应了。接下来就是找谁教我,儿子经常不在家,不能教我,儿媳妇也就是 吃饭的时候来,吃晚饭就走,没有时间。而我还真没想让儿媳妇教,因为这是我 心中的秘密,不想让儿媳妇知道。


  正好,邻居家有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因为两家十分友好,也不见外,我就偷 偷的把他找来教我。然后才知道,这台电脑已经好几年多没有缴费,不能上网。 这到难不住我,和这孩子一起到电信去办,两天后就能上网了。我一向聪明,几 乎一学就会,打什么游戏都很行了。我知道上网聊天必须要学会打字,孩子告诉 我,上QQ聊天最锻炼打字,就给我注册一个QQ,这不正是我需要的吗?我心里暗 喜。于是,我又学习了进空间发照片和怎么写文章。


  一开始,我写的是真实年龄,后来学会了怎么更改年龄,就偷偷的把年龄改 到三十岁。接下来我就开始刻苦的练习打字,不到一个月,我打字水平大有进展, 虽说不能像年轻人那样盲打,但速度也算是很快了。可不尽人意的是,那些网友 大多都是一些普通聊天,并没有想一夜情的,这很令我失望。


  我突然发现我的QQ上有一个致命的缺陷,虽然是年龄改了,但网名仍然是 “老顽童”,我想这就是没有一夜情的原因吧?马上改掉这个俗气的名字。可改 什么名字我却煞费苦心,一开始叫帅小伙,不行!叫美男子,真俗气!叫勤劳的 人,有点贱!叫风流男人,太他妈的露骨了……想了半天,也没有想个好听的名 字,真难心。后来一想,一般需要一夜情的女人大多都是感情上受到了挫折,需 要人的安慰,不如我就叫“善解人意”,哈哈,这个名字好。于是,我就在QQ上 抹掉老顽童,填写上“善解人意”。


  还别说,当天半夜就有一个女的加我,她的名字叫“寂寞的花草”,多好听 的名字啊,在我头脑里幻想着她一定很漂亮。


  我们聊的很投机。我了解到,她今年二十四岁,已经结婚,有一个一岁的小 男孩,丈夫因打架斗殴把人重伤,被判了五年徒刑,现在一个人在家带孩子,每 天没有人陪着,故此叫“寂寞的花草”。我一听异常兴奋,这不正是我想要找的 那样女人吗?我可不能放掉到嘴里的肉。于是,我就开始我最擅长的,说安慰话 来,没想到她真的被我打动,很感谢我的安慰,夸我真的是善解人意。


  她问我是做什么的,我开始撒谎。我说我三十岁,妻子经常出差,一年只能 相聚四五回,也很寂寞,但我很善解人意,非常支持妻子的工作。我知道我在撒 谎,但我一直在想她可能也在撒谎,但不管怎么地,我坚信,她一定很年轻,年 轻就是本钱,我不是就要找个年轻的女人玩吗?就别管她是不是谎言了。


  一连聊了半个月,我们聊的很开心,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于是说话从小心 翼翼变成无话不谈了。是她先聊到了性,她问我妻子不在家,我怎么解决。我实 话实说,用手,她就在QQ上打了好几个哈哈。我问她怎么解决?她没有说话,我 也就没有追问下去。既然谈到了性,那么,就离这一夜情不远了,我心里暗暗欢 喜。之后的几天里,我们几乎都是聊性,她告诉我想找一个人解决,但她又很爱 她的丈夫,问我怎么办?我发挥我的特长劝解,然后告诉她找一个男人解决是应 该的,不影响家庭。于是,开了个玩笑问她用不用我帮她解决。她又在QQ上打上 好几个“呸”。从此,我们聊性的问题更加深入。


  终于有一天,她想视频,看看我的模样。我一听慌了神,如果看视频不就露 馅了吗?虽然,我长相比较年轻,五十岁像四十岁,但毕竟我撒谎说我只有三十 岁。再说了,我也没有视频,也没学怎么视频。于是,我撒谎说我的视频坏了, 没想到她还真的相信了,现在的女人真好骗。她问我有照片吗?我说有,我就找 出我年轻时候,一个战友的照片发过去。尽管是黑白的,但我的这个战友年轻时 候很帅。她马上回复说我很帅,看起来她很满意。


  我要她的照片,一开始她不愿给我。我说凡事都要公平,你看到我了,怎么 不让我看你呢?她才发过来一张照片。我一看是一个很年轻貌美的女孩,站在公 园湖边的柳树下,身材十分迷人。哇,和这样的女子来段一夜情,我就是他妈的 死了都愿意。


  这就像搞对象一样,见了面就一见钟情,看完了照片后,相互之间感情又拉 近一步,我们以后的聊天就更加露骨了。很多时候她笑吟吟的问我,晚上解决问 题没有?我就说,还没有呢,等你解决。然后,我们都会打上笑声,她总是用 “呵呵”代替笑,而我总是用“哈哈”表示欢心。有时候,我也问她解决没有? 她说,等我解决呢。我说我现在就去帮你解决,她就又不说话了。还好,我不着 急,我想这炖肉肯定是我嘴里的了。我们聊天更加大胆,有时候直接聊到了生殖 器,但都好像是玩笑的话。


  白天,儿子打来电话,说他下午就能回家,让他妈妈做些好吃的。我儿子就 是这样,每次回家都要事先给我打手机。一来告诉我平安;二来是他嘴馋,在外 面吃不惯风餐雨露,每次回家都要大吃一顿。当我把这消息告诉老伴,老伴会乐 呵呵的去市场买鱼肉蛋等,回家张罗,等儿子一到家,餐厅里就会摆上丰盛的宴 席,这是我家里近一年里的习惯了。


  可我心里有事,暗想:儿子回来了,我们爷俩肯定要喝上两杯,又都是喝慢 酒的,说不上要喝到什么时候,如果喝晚了这QQ就上不了了。如果不上,那小妞 一定会生气,以后不搭理我了,这到嘴的鸭子岂不就飞了吗?于是,我来到我的 房间里,把QQ打开,给她留言:“今晚我家黄脸婆回来,不和你聊天了,请美人 一定要原谅我。”这时,老伴进来,因为她对电脑一窍不通,我也不怕,把刚打 的字发出去,就把电脑关机了。


  到了下午五点多,儿子才领着儿媳妇领着大包小裹的来了。老伴马上走上去 打量着儿子,说:“只要你平安的回来比买这些东西强多了。”然后就说一些什 么儿子瘦了,也黑了的等废话,才把儿子手里的东西接过来。


  “妈,这是小牛给你买的。”儿媳妇亲热的说。儿子很会调理家庭关系,每 次给我们买的东西都让儿媳妇送到我们手里。


  “哦,买这干什么呀,乱花钱。”老伴就是这样,看见东西本来高兴,可总 要嘟囔两句。


  “爸,这是小牛给你买的酒。”我回头看去,门口露出儿媳妇那张清秀的脸, 手里拎着两瓶酒。


  “哦,放哪吧,一会喝了。”我向来很干脆。


  “老头子,快点出来,和儿子吃饭。”老伴在外面催着。


  “来啦来啦。”我站起身,向外走去。儿媳妇马上让到一边。


  这些天来,我一直沉迷在网上,很少出去遛弯,也就是说很少出去看女人了, 没想到,今天儿媳妇往那一站,令我眼前一亮。我在QQ里聊天的“寂寞的花草” 不正和儿媳妇同岁,根据照片上看,身高差不多,但她绝没有儿媳妇漂亮。说句 实在的,往常根本就不怎么注意儿媳妇,今天因为网友和她同岁,才特意注意儿 媳妇了。


  和往常一样,儿媳妇脑后扎着马尾,一走两边摇晃,白白净净的圆脸上,一 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挺直的小鼻子下,是红红的嘴唇。上身穿着一件藕荷色T 恤, 把上身箍的紧紧的,高高的胸脯,平平的肚子,细细的小腰,都展现在眼前。下 穿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非常合体,两条修长的双腿优雅的微微叉开,那屁股, 一点都不大,但很厚实,圆溜溜的,鼓囊囊的包裹在裤子里,怎么看怎么迷人。


  我不禁暗骂自己:我他妈的还是人吗?怎么对儿媳妇有了非分之想?可是我 仍然忍不住要多看几眼儿媳妇,特别是那圆溜溜的小屁股。


  “爸,我给你倒酒。”儿媳妇微笑着调皮的说,给我斟满一杯,又给儿子斟 满,“妈,我给你到可乐。”也给我老伴倒满一杯,然后自己也倒满。儿媳妇虽 然二十四岁,但她长相很小,就像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她的皮肤很好,就像 玉一样的洁白,我想摸一把一定很舒服。妈的,我怎么又对儿媳妇有非分之想了 呢?我不禁又骂自己。


  果然,这顿酒喝了很长时间,一直到晚上九点多,要不是老伴说:“好啦好 啦,你爷俩就别喝了。小牛,赶紧的回家休息。”我们还不知道要喝到几点。收 拾好碗筷,儿子领着儿媳妇走了,看着儿媳妇那小屁股消失在门口,我多少有些 失落,是啊,多好的小屁股啊。


  我回到卧室里,打开电脑上了QQ,她没有回复,头像也是暗着的,这又增加 了一份失落。倒在床上,拿出鸡巴开始手淫。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怎么也幻想不 起网友,儿媳妇的身段总是在脑海里出现,几次努力幻想别人,可儿媳妇总是挥 之不去。干脆就幻想和儿媳妇做爱吧,反正这也是假的。没想到,撸了几下就射 了,射的真痛快。然后开始骂自己不是人,慢慢的就睡着了。


  一连好几天,对方都没有上网,而我时不时的总要留言,一般都是问:“宝 贝,怎么不上网了?”可对方的头像总是黑的,我有些失落,暗想是不是她找到 相好的了,把我给踹了?越想越憋气,甚至开始骂儿子,你早不回来晚不回来, 偏偏在我聊到网友的时候回来,害的我和美女分手。


  终于十天后,儿子出车后的那天晚上,“寂寞的花草”又出现了。她告诉我, 她的公爹去世了,这几天都在婆婆那里。原来如此啊。我们的聊天又继续了,她 问我这几天想她没有?我说想了,然后问她想我没有?她也说想了。之后,我们 又开始聊性的问题,比以前更加露骨。她说我,妻子回来了,你不用手,干真人 了。我告诉她,我家妻子没有她好,现在和你聊天,下面都硬了。她呵呵一笑说, 现在她下面也流水了。


  既然都聊到了生殖器性感的问题,那么就差见面,当面锣对面鼓的大干一场 了,于是我说想和她见面,她很顺利的同意了。我对市里很熟悉,清楚哪个宾馆 好,告诉她明天晚上八点,我在桃园宾馆等她。她说一定会到场的,然后她要我 手机号。我以前的手机坏了,白天刚换的,自己的号码还没记住,就得看纸条, 把号码告诉了她。她很欢喜的说:“明天不见不散。”


  第二天晚上,我和老伴撒谎说:“今天晚上战友聚会,在农村,我想不能回 来了。”老伴说:“到了那里少喝点酒,多吃些菜。”就帮我打理,给我换上新 衣服,又把皮鞋擦个铮亮。老伴是个体面的人,在我出门前总是要为我打扮一下, 这样她觉得很舒心。


  看看表,刚刚六点,我也不着急,先到花店买了一束鲜红的玫瑰花,这才来 到桃园宾馆,要了1001房间,坐着电梯上到十楼,走了进去。这个房间真是太好 了,正好把边,有两面窗户,可以看到城市夜景。房间里有一张二人床,两旁是 床头柜,我把玫瑰花放在靠里面的床头柜上,我想等一会睡觉,她肯定是要睡在 里边。时间过的真慢,我恨不能马上就到八点。闲着没事,我打开电视,但根本 没有心情看,一心只想这个小妞快点来。


  手机响了,我迫不及待的打开,果然是她。她告诉我她已经来到桃园宾馆门 口了,问我在哪里?我说:“已经开好房间了,在十楼的1001房间。”她说: “好的,我马上就上楼。”就关机了。我兴奋的一蹦老高,幸福的时候终于来了。 我拿起那束玫瑰花,笑吟吟的站在门口,就等着美人出现了。


  门终于在我焦急等待中打开了,她走了进来。突然之间,我俩都惊呆了,看 着对方不知道该说什么。原来,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我那千姿百态的美丽的儿 媳妇。这是怎么回事?照片上的根本不是儿媳妇啊!儿媳妇也做了我同样的动作, 她也一定在想,看到的照片也不是公爹啊!


  良久,我们俩几乎同时说:“怎么是你?”然后又呆呆的看着对方,又不知 道说什么了。


  “你是‘寂寞的花草’?”我脑子很乱,也不知道为什么问了这么一句。


  “嗯,你是‘善解人意’?”看出来儿媳妇的脑子也不比我好到哪去。


  “嗯。”我也做了回答。


  “怎么会是这样?”我们俩又几乎同时说,然后又没有话了。


  “可照片不是你呀,爸。”终于儿媳妇打破僵局。


  “你那照片也不是你。”我顺嘴说了一句,但又后悔为什么要说这句话。


  “爸,我先回去了。”儿媳妇过了好一阵子,好像反应过来了,才说。


  “哦,我也应该走了。”我说着,跟着儿媳妇要出门。


  “爸,这事别传出去……”儿媳妇突然停住脚步,回头说。


  “嘭”的一声,收不住脚的我和儿媳妇撞了个满怀,把儿媳妇的话打断了。 儿媳妇被我这一撞,没有站稳,马上就要倒下,我连忙拦腰抱住,一下把儿媳妇 抱进怀里。哇,儿媳妇身上的肉好软乎啊。这使我不愿意松手,越抱越紧。


  “爸,你松开我啊。”儿媳妇白净的脸上泛起红晕来,显得更加漂亮。


  “既然来了,我们再聊一会。”我根本就没有放开儿媳妇的想法,毕竟这些 天来,幻想儿媳妇手淫最痛快,而现在儿媳妇就在我的怀里,怎么能轻易放手?


  “爸,别这样,我是你儿媳妇啊?!”


  “可你为什么要背着小牛在外面找男人呢?”我的脑子开始清醒了。


  “……”儿媳妇无话,脸红的更胜刚才,好像我手中那束鲜红的玫瑰。


  “我和你妈请假了,说今晚不回家了,你陪陪我吧。”


  这时的我已经大发兽欲了。儿媳妇出来的时候一定精心打扮一番,新烫的头, 还是那马尾巴的辫子,漂亮的脑门前齐刷刷的头帘,那张白里透红的脸,在黑发 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娇美,活生生的就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还是那条牛仔裤, 那小屁股兜的更加圆溜溜,鼓绷绷。那胸前也是鼓溜溜,饭碗大小的奶子,紧紧 贴着我的胸膛,这怎么能让我舍得放手啊?!


  “爸,别这样,我是你的儿媳妇啊。”儿媳妇重复着刚才的话。


  “可你为什么背着小牛在外面找人呢?”我还是刚才的问题。


  “……”儿媳妇仍然无话可答。


  “来吧,上床吧。”我抱着儿媳妇往床上推。


  “爸,别这样,我是你儿媳妇。”儿媳妇虽然挣扎,但不是那么强烈。


  我几乎是把儿媳妇抱到床边。“不不”是儿媳妇说最多的话。听到这娇滴滴 的声音,我的反应更加强烈,手结结实实的按住那圆溜溜的小屁股上。“不不” 儿媳妇仍然重复着说,小屁股扭动着,想挣脱我的大手。


  “丽丽,爸真的好想你。”我将儿媳妇按倒在床上,开始脱她的衣服。“不 不”儿媳妇挣扎着,双手护住衣服。我干脆把手伸进去,直入乳房罩里,玩弄着 那肉嘟嘟的奶子。“让爸弄一下吧,就这一回,好丽丽。”我几乎哀求着,嘴在 亲着儿媳妇的脸,找着那迷人的小嘴。“不不”儿媳妇还在挣扎着。裤带被我打 开了,手又伸进去,摸到了我白天想夜里盼的那小屁股,真是滑嫩。“不不。” 儿媳妇也在哀求着。当我的手伸进前面,摸到了那阴道的时候,儿媳妇才哭着改 口说:“爸,你慢点。”就不在挣扎了。


  当我把儿媳妇脱光了在看,原来是那么的优美,用白玉无瑕来形容一点都不 为过。那黑黑的阴毛,那高挺的奶子,那如弯月一样骨溜溜的小屁股,都让我这 个五十岁的老头遐想连篇。我顾不上许多了,快速脱掉自己的衣服,抓过被子, 把我和儿媳妇一起盖住,一把搂过儿媳妇滑嫩的身子,一只手从乳房到屁股,有 节奏的摸着。儿媳妇把美丽的眼睛闭上,一行清泪顺着眼角流下。儿媳妇的眼泪 已经打动不了我,我今天一定要上她,好好肏肏这漂亮的儿媳妇。


  我用腿推开儿媳妇的两条腿,慢慢的上去。“爸,你慢点。”儿媳妇一点也 不挣扎,听话的把双腿叉开,眼睛也不睁的说。“嗯。”我答应着,一边用手扶 住鸡巴,慢慢的插进儿媳妇的阴道。儿媳妇阴道里一点水也没有,插进去有点费 劲。我慢慢的插,只要儿媳妇稍皱眉,就把鸡巴拿出来。往往复复的,越插越深, 里面慢慢的有水了,插起来也滑溜多了,最后才在儿媳妇一声哀鸣下,把鸡巴都 插了进去。

  “今晚就别走了。”事后,我搂着儿媳妇,摸着那小屁股说。


  “嗯。”儿媳妇温顺的答应着。我知道,今天晚上,儿媳妇是属于我了。


  有了儿媳妇在身边,我自然睡不着,开始聊天。我了解到,原来儿媳妇和我 聊天的时候,是留着一个心眼,把单位同事的照片发到QQ里的,故此我不知道对 方是儿媳妇。儿媳妇也了解到,我那张照片是我战友年轻时候的。又说了一阵闲 话,我又想做那事,把儿媳妇放平了。儿媳妇就知道又要做爱,也不挣扎,叉开 双腿,等着我插入。这次,我有意把时间拖的很长,大概是半个小时,把儿媳妇 弄了两次高潮,才射精。


  “爸,你挺厉害。”等我从身上下来,儿媳妇说。


  “只要你舒服,爸做什么都愿意。”我仍然摸着那小屁股说。


  “……”儿媳妇没有说话,把头埋在我的怀里。


  “来。”我拿起儿媳妇的小手,往我鸡巴上摁。


  “嗯——”儿媳妇拉着长音撒娇着,手使劲的往回收。


  “摸摸吧。”我硬把儿媳妇的手放在我的鸡巴上。


  “这么大啊?”儿媳妇握住我的鸡巴,感慨的说。


  “大不好吗?”我反问着,看着娇美的儿媳妇。


  “不好意思。”儿媳妇撸了几下,脸又红了,赶紧的把脸再次埋到我胸前, 手又开始上下撸着。


  天快亮的时候,我又和儿媳妇做一次。在上之前,我说了一句:“我要报复 你。”儿媳妇已经没有了害羞,问:“我怎么了你要报复?”我说:“你为什么 在QQ里说我死了?”儿媳妇才想起那天聊天的事,不禁笑了。这次,我们是一边 做爱,一边解释着聊天的经过。


  “还说我呢。爸,你不说你三十岁吗?骗人。”儿媳妇一边配合着抬屁股, 一边撒娇的说。


  “呵呵,你呢?不但说我死了,还说小牛打架被判刑。”说着话,我使劲的 肏两下。


  “哦,弄疼我了,爸。”儿媳妇皱眉一下,“哼,你还说我妈经常出差呢。”


  “呵呵。”我笑了。


  “你笑什么,爸?”儿媳妇搂住我的肩膀,“是你先骗我的,还好意思呢。”


  “我们俩都没说实话,如果你发自己的照片,我想就不能有这美事了。”我 亲了儿媳妇一口。


  “你要发你自己的照片,我马上会拉黑你的,爸。”


  “这真是天注定的,让我和你好上了,对不,丽丽?”


  “网络这东西,没有一句是真的。”儿媳妇感叹着说,“怎么了,爸?”


  “我想这样。”我拔出鸡巴,搬弄着儿媳妇的身子,想来老汉推车,因为我 太喜欢儿媳妇的小屁股了,这样能看的更真切。


  “害羞死了。”儿媳妇说着,还是把身子翻过来,把那白白的小屁股撅的老 高,等着我从后面插进来。


  “你不是说你有一个一岁的儿子吗?撒谎。”我说。


  “爸,像你这样还不快?”儿媳妇随着我前推后移,身子也前后移动着,头 发已经乱了,“你也撒谎,爸。你还说我妈是黄脸婆呢。”


  “哈哈。”我笑了。


  “本来是小牛回来了,你偏说是我妈回来了,呸。”儿媳妇娇声娇气说。


  “别说了,丽丽。”我一边干着,一边玩下腰,摸着那游荡的乳房。


  “爸,我不行了。”儿媳妇要高潮了,想翻身仰卧。


  这次,我做了大约一个小时,儿媳妇又高潮两次。


  “爸,这事可别让别人知道。”在离开宾馆前,儿媳妇依偎在我胸前说。


  “嗯,这是我俩的秘密。”我的手放在屁股上,隔着牛仔裤摸着。


  “嗯。”儿媳妇看着我,是那么深情。


  “以后小牛不在家,我去你家,可以吗?”


  “就怕你不来,爸。”


  “我一定常去。”看来,我是把儿媳妇侍候舒服了,要不她不会盼着我去的。 有这么好的儿媳妇,我怎么能不高兴呢?抱住儿媳妇又是一阵狂吻。


  中午,我回到了家里。老伴问寒问暖的,问我喝多了没有?我说没有。正说 着话,儿媳妇来了,她几乎天天中午回来吃饭。儿媳妇看看我,马上把脸转过去, 好像昨天晚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帮着老伴做饭去了。我也装作没有事一样, 回到自己的卧室里,打开电脑,只见“寂寞的花草”有留言,一看,原来是: “你个大色狼,我下面都肿了,你给我揉。”我笑哈哈的出去,看了儿媳妇一眼。 儿媳妇知道我看到了QQ,偷偷的瞪了我一眼,从鼻子里发出“哼”的一声。


  之后的日子里,我有事没事的总去儿子家,就在儿子的床上和儿媳妇做爱。 儿媳妇性欲极强,往往每次都要高潮两回才能放过我。还好,我的性欲也非常强 悍,常常把儿媳妇弄的心满意足。“爸,没想到你真的挺厉害。”每次弄完了, 儿媳妇经常这样说。于是,我了解到,我儿子小牛在这件事上也很强悍,但总出 门在外,不能满足儿媳妇,这让儿媳妇很憋屈。现在有了我这个公爹在,替儿子 完成了他应该做的事,儿媳妇也是很高兴的。


  不久,儿媳妇怀孕了,她也说不清这孩子到底是我儿子小牛的,还是我这个 公爹的。但儿媳妇一点都不怕,等孩子生下来,摸样像我或像我儿子小牛都没有 关系,因为我们父子长的就很像。儿媳妇怀孕了,这把老伴高兴坏了,连忙搬进 儿子家里,照料儿媳妇,还把好消息告诉了儿子。老伴一搬过去,我不能去和儿 媳妇做爱,又回复到了以前手淫的日子。儿媳妇偷偷的对我嘲笑着说:“爸,这 回你又用手了。”我气的照着小屁股拍一下,儿媳妇就像胜利一样,欢笑着离开 了。


  儿媳妇终于生了一个男孩,大家说:“这孩子长的,真像他爸。”还有的说 :“看看你们祖孙三人,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大家都一致认为,这孩子绝 对是我儿子的。但儿媳妇不那么看,她认为这孩子八成以上,是我这个做爷爷的。 我告诉儿媳妇,不管是儿子小牛的还是我的,反正这孩子是我家的后代,就要好 好养着。


  现在,我已经五十五岁,和儿媳妇已经好了五年了,仍然在儿子出车的时候 混在一起。儿媳妇因为和我好,更知道孝顺了,被邻里称赞。其实,邻居一直不 知道一个秘密,那就是儿媳妇一直把我当老公,而不是公爹,才会无微不至的照 料我。而我到现在仍然身体健壮,在做爱的事,从来也没有让儿媳妇失望过,这 才是儿媳妇最满足的。


  好了,不写了。今天早上儿子出车了,刚才儿媳妇打来电话,要我马上去。 哈哈,这二十多天没有做爱了,我得过去好好侍候侍候我这个漂亮的儿媳妇,一 想到那圆溜溜,鼓囊囊的小屁股,我就心旷神怡。我去啦,儿媳妇在家里等着我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