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我回来了……老婆……不在家吗?」小别胜新婚,这句话真是没有错。我心里是非常非常的想念我的美娇妻。不是我不想提前给老婆打电话,而是为了美好的未来,半分钱都要省啊。可现在晚上7点回到家,发现老婆不在家。

  平时老婆都是在家的,为了节约,基本晚上的娱乐活动就是聊天和看电视了。

  「也许是有事情吧,等老婆回来就给个惊喜。」想了想,还是决定节约话费。

  还可以制造惊喜,一举两得。我就这样美好的想着,倒在沙发休息,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老婆还没有回家,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竟然已经半夜12点半了。我有些生气,更多的是担心。老婆从未这么晚还没回家。

  我在客厅里来回踱步,实在是担心老婆。现在不是节约钱的时候了,于是就给老婆打了个电话,更让我意外的是老婆的电话竟然是关机状态。这下我心里更是慌了。连忙又给我爸妈打了个电话,令人失望的是老婆也没有去过。还要撒谎欺骗爸妈安慰爸妈。

  脑中自行脑补着老婆各种可能出现的危险,这让我完全无法冷静下来,准备出去找找。虽然不知道去哪里找,但也好过待在家里干着急。

  当我坐电梯到了一楼开电梯门的时候,门外映入一张熟悉,欢喜和放松的脸。

  「老婆?你回来了。去哪里了,怎么才回来。我都担心死了。刚准备去找你的。」见到我老婆的一瞬间,不管是有多生气,一瞬就都消失无终。

  而老婆却没有我预想的那样满脸的惊喜表情和热情的拥抱。我看到的只有满脸的惊慌和躲躲闪闪的眼神。

  「老……老公,你回了啊。怎……怎么没有提前给我打电话啊……」老婆捋了捋耳边的头发,结结巴巴的说到。

  「老婆,你没事吧。怎么了?不舒服吗?」我看老婆的脸突然有些苍白。

  「没,没事。你应该提前给我打个电话的。」我让进老婆进电梯,老婆轻声却有些埋怨的味道对我说到。

  「我这还不是为了节约钱,还以为可以给你一个惊喜。」我也有些不满老婆这样的表情和语气。虽然依旧温柔,但我也感觉自己很受委屈的。

  「再说你平时都是在家里的。我哪里知道你出去。再说了,你的手机还关机了。我怎么给你打电话。」

  「手机没电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应该提前打啊。」老婆一听到我说手机关机了,更加苍白了。

  「好了,我好累。我想休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出了电梯,老婆表现的很不耐烦。我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了。老婆从未这样过。这样的情况就导致我们两人开始了冷战。

  「老婆,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短暂的沉默之后,我突然觉得是我不对。老婆跟着我,已经是非常辛苦的了。

  我还这么小气,太不应该了。于是我主动的打开话题,但不知道是不是情商不足了,我竟然脱口而出心里想知道的问题……「没,没去哪里啊。刚去看了看爸妈啊」老婆也没想到冷战中我还在对自己晚归的事情抓着不放。心里突然觉得自己这个爱碎碎念的老公有些厌恶。不像个男人。太啰嗦了。但是毕竟还是自己的老公啊,心里的道德约束让她不敢让自己的丑事让我知道。慌乱中,随便想了个借口,却是一个天大的烂借口。

  不要说这个借口随时都会揭穿,现在的我已经都知道了。

  「我刚打了电话给我爸妈了。说你没去过啊?」我狐疑的问到。

  「哦,哦,是这样的。我在路上遇到一个以前的老同学。她非要拉着我去聚聚。她太热情了,我实在是没办法拒绝。所以就耽误了去爸妈那里。本打算改天再去看看二老的。」老婆明显的没有猜到我已经打过电话去问过了。然后结结巴巴的解释了一下便不耐烦的洗澡去了。

  「老婆这是怎么了?」感觉老婆有些奇怪。好像变了个人。难道是工作问题?

  还是生活压力太大了?我习惯性的从自身找问题。

  其实我挺自卑的。感觉自己上面都配不上老婆。而老婆还选择我。晚上我和老婆背对背的时候,我是越想越觉得之前的事情对不起老婆。本想给老婆道歉的。

  但老婆似乎很累,倒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老婆已经不在家里了。我想着老婆可能去上班了吧。于是我也简单的洗漱,吃了点东西后就赶到公司去报到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抽空又给老婆打了个电话,奇怪的是老婆的电话依旧没有开机……

  然后我就在怀疑老婆是不是扛不住生活的压力而出轨的想法度过了整个下午。

  当我回到家后,发现老婆又不在家,这下让我真的是起了疑心了。

  老婆的电话关机,又找不到她人。那种担心,疑心交织在一起的折磨让我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从不抽烟的我中途还跑到楼下买了包烟抽。

  一直抽到凌晨2点半,老婆才疲倦的回来。这次对我更加冷淡,对我的质问和关心都视若无睹。我看到老婆的眼神里,除了冷漠,还有鄙视和失望。

  我不知道老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眼神。我更加的不知道老婆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下班后这么的长时间到哪里去了,做了什么,我都一无所知。这些让我有种想咆哮的冲动。

  老婆还是很快的就睡去。看着熟睡的老婆,心里像刀割一样。我就因公事出差了一段时间,老婆怎么就变化这么大。更痛苦的却是老婆什么都不跟我说。

  这样的情况又出现了三天后,我实在忍不住,跟踪了我的老婆。而这次的跟踪结果,简直让我有种坠入地狱的感觉。

  第四天的时候,我前晚完全没有睡意,等到老婆轻手轻脚的穿衣离开,我才慌慌张张的跟上。

  老婆坐上公交车,我在后面拦了辆的士紧紧的跟踪。这辆公交车一直开到了终点站,一个城乡结合的地方。老婆在这里下了车后就一直向一个小路里走去。

  我连忙跟上,却又不敢跟得太紧。

  老婆一直走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到处都是菜地。走了大概有十几分钟的路程后,进入了一间破烂的瓦房里面。

  老婆进去的时候大门是开着的,进去后就关上了门。我观察了一阵,一直没见老婆出来,也没见人进去或出来。我犹豫片刻后,鼓起勇气偷偷摸索过去,从一扇破窗里看见了老婆。

  我瞪大了眼睛,看到了非常刺激,香艳的一幕,也是让我无法相信,生不如死的一幕。

  老婆换了一件大红色的皮衣,就是那种胸前黑绳交叉X型,从胸口一直到腹部的塑身情趣皮衣。双手手腕带着皮质护腕,然后用细细的锁链相连接。脖子上系这一个带着铃铛的项圈。而下身,则穿着一双超薄的天鹅绒材质的蕾丝花边丝袜,搭配的也是一双大红色的尖嘴高跟鞋。两只脚的脚踝也同样的套着皮质护腕,然后用细细的锁链相连接。好像古时的犯人所穿戴的脚链和手链。

  我的呼吸渐渐粗重起来。看着破烂瓦房里的老婆,爬到房屋中间的餐桌上。

  餐桌上有一只碗和一双筷子。只见老婆爬上桌子后,就拿起了那双筷子,在我的偷窥下先是让进自己的嘴巴里吸了吸,然后拖着沾满口水的筷子出来,插进了自己的阴道里。那嗯嗯的呻吟声像一把锤子重重的锤在我的胸口上,我感觉特别的难受。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老婆虽然淫荡十足,像个婊子一样,但是对我的刺激是很大的。我高高顶起的帐篷就是最好的证明。

  老婆将筷子插入阴道里后,搅动抽插了一会就像狗一样蹲坐在那只碗上。而筷子连接阴道和碗,淫水从阴道里顺着筷子慢慢的流到碗里。如此不堪污秽的画面,在这之前打死我也不会相信我那优雅婉约,气质出众的美人妻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老婆像只母狗一样蹲坐在那只碗上,竟然一坐就是2个多小时。直到我被人从背后打晕。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被人用绳子捆着,嘴巴用破布堵着,给扔在了一个墙角里。渐渐清晰的视线里出现了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女人自然就是我的老婆,此刻正给一皮肤黝黑,身材矮壮矮壮的中年男人舔着脚趾。而这个中年男人就是修水管的田师傅了。而另外的两人,一个身高大概有1。8左右,但是非常瘦非常年少的男孩子。另一个是个佝偻着腰,光头的,满脸皱纹的老头子。

  年少的男孩子虽然看起来一脸稚嫩,但跟中年男人和老头子一样,都是满口黄牙,且满眼的淫邪。

  老头子虽然佝偻龙钟,但是精神头不错,一双眼睛如果不是有着淫邪之光,可以说是炯炯有神。特别是那双手,短而粗,满手的老茧。头上戴着草帽,应该是个菜农。跟那个男孩子的面相上,看着有些相似,应该是爷孙俩了。

  此刻这对爷孙俩满脸淫笑的看着我的老婆,时不时的还脱下拖鞋,用脚趾去摩擦我老婆的骚逼,老婆总是敏感的摇了摇屁股。就好像狗一样,讨好的摇屁股。

  「醒了?嘿嘿,骚货,你老公醒了喔,还不赶快去看看。」中年男人对着正在舔脚趾的我老婆说到。

  然后老婆却没有什么动作。只是专心的继续舔着脚趾。连看我都没有看过一眼。

  中年男人和另外两个人哈哈大笑。那个男孩子对田师傅说「田叔,我的鸡巴好难受啊,让这小骚货先给我爽爽吧。」

  「臭小子,还是这么猴急。好吧,你就从后面操吧。」田师傅笑了笑就答应了。

  「高文啊,你田叔对你可是没话说了,虽然你只有16岁,但是却玩到了这么漂亮的人妻。嘿嘿,而且人妻的丈夫就在这里。跟着你田叔做事的时候,你可要多给你田叔帮忙,不许偷懒。知道了不。」爷爷对着自己的孙子一番说道。

  「嗯嗯,爷爷我一定会的。我可是抢着给田叔做事啊。田叔,是不是。」叫阿文这个小子才只有16岁,年轻就是资本。操起我老婆来说话都不喘气。而我老婆已经给操的面色潮红,淫水直流。

  「阿田啊,多亏了你。我家这不争气的孙子才能有女人可以享受。」爷爷一边说着一边脱掉裤子,用手扶着一根干瘪瘪的老鸡巴在我老婆的背上摩擦。

  「高伯,说这话您就太客气了。当年我坐牢,要不是您给我妈养老送终,我这辈子都会后悔啊。可恨的是那个贱婆娘竟然撇下我和我老妈跟别的男人跑了。」田师傅说起他的老婆,真是牙恨得痒痒的。

  「呵呵,那个骚货不提罢了。远亲不如近邻,咋们这人本来就少。还这么穷。

  不相互帮助怎么办?你这不是给我家高文找女人了嘛。好了,咱门也别说见外的话了。阿田啊,你让这个骚货先给我舔舔,高伯我有些受不了了。」「那还不简单。母狗,去,给我高伯口交。一定要伺候好了。不然以后都不要你了。」田师傅命令我老婆去给那个菜农口交。

  「别,老公,别不理我。母狗不能没有老公。我现在就舔,高伯,母狗给您舔大鸡吧,高伯,母狗的用下流的嘴巴给您吸大鸡吧。」如果老婆没说话之前,我还觉得老婆是被迫的。心里还是有些安慰的。可是现在……竟然喊着那个野男人为老公,还是当着我这个正牌老公的面前,说着那些下流不要脸,像婊子一样的话。

  高文和高伯一起,一前一后的操着我老婆的骚逼。特别是嘴巴,作为老公的我,都从来没有享受过。

  老婆的嘴巴里,那根干瘪瘪的鸡巴,也渐渐有了起色。相比之下,作为孙子的高文,则勇猛无比。粗壮且长的大鸡吧,真的是让老婆欲仙欲死。每次进出都带着大量的淫水滴落出来。

  「唔唔~ 唔~ 」越来越急促的呻吟声代表着我老婆要来高潮了。

  高文双手捏着垂落的大奶子,啪啪的声音越来越快,老婆的唔唔声在持续了几分钟后,阴道里感受到了一股非常热的精液冲击。

  田师傅见高文拔出了鸡巴,但我老婆却还没有达到高潮。于是便用手指在阴道里扣动。那些属于高文的精液也抠了出来。

  接着手指继续在老婆的骚逼里搅动。而高伯的大鸡吧也终于射了出来。不算太多的精液被老婆含在嘴巴里。舌头在嘴巴上诱惑的转了一圈后就将高伯的精液给咽了下去。

  而过了几分钟后,随着老婆颤抖的娇躯,老婆的骚逼竟然喷出了大量的淫水。

  我在角落里,看着这一切,没想到这个人用手指都让老婆达到高潮了。

  老婆高潮后,瘫软在田师傅的脚下。而田师傅看了看我,然后对着高文说「放了吧,让他滚回去吧。」

  「为什么?田叔,万一他报警怎么办?」高文有些不放心。

  「不然还怎么办,关一辈子还是杀了他?两样都不敢,对不对。不敢就放人。

  他不会报警的。嘿嘿,没有男人会报警抓这样的老婆,毕竟一报警很多人就都知道他顶了一顶绿帽子。而且,就算报警也没用。这个骚货是自愿给我们操的。对不对,母狗。」

  「是的,是的。母狗是自愿给我老公操的,是自愿给高伯给高文操的。母狗的骚逼喜欢给你们操。」老婆表现的真是一个合格的母狗。

  在三人的笑声中,我狼狈且懦弱的逃跑回家。为什么?因为我一解开绳子就立马冲上去想要殴打田师傅。我以为会被三人围殴,却没想到的是被自己老婆给拦住了。

  老婆不知道是不是发泄过后,人就清醒多了。虽然拦住我,但是却不敢看我。

  一直都低着头。轻轻的对我说先让我回家再说。

  其实,刚才的勇猛也只是有一股醋意的报仇之意让我有了动手的冲动。我其实很胆小,从未打过架。斯斯文文的大学生就是我的标签。

  回到家后,我蹲在卫生间里痛哭。哭自己的软弱,哭自己死要面子。哭老婆的背叛,哭老婆的淫荡。

  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已经让我知道的原因,老婆并未回家。且一连就是半个多月。期间只有老婆发来的短信,内容就是要跟我离婚。至于为什么变成这样,却只字未提。

  老婆不在的半个月,我麻木的像具行尸走肉一样去上班,下班,吃饭。没有笑容,也没有在哭过。想了很多。特别是老婆堕落成婊子一样的模样后,我发现,我也许并不了解她。像我这样中规中矩,连做爱都没什么看头的男人,或许离开我真的是最好的结果。我是无法面对这样的老婆,所以我只能狠心压制自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