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下课后,宋磊和马军还有几个同学便围到了张小东的课桌前,告诉他去一趟厕所,解决点问题。没有人敢过来阻拦,谁都知道宋磊的权势,所有人都躲的远远的。

  张小东没有选择,在被几个人的拉扯下,马上就要被拽出教室了。一旦被拉到厕所里,恐怕又难免是一顿暴打。

  “给我住手!”

  突然间,一声娇喝响起。众人纷纷回过头看到,竟然是梁艳!

  就见她跑到了张小东的身边,用手挽住了张小东的胳膊,高声叫道:“今天起,张小东是我的男朋友。你们谁都别想动他!”

  一语既出,激起千层浪。所有人都是哗然一片。宋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很快,另一个惊人的举动便发生了。只见梁艳竟然抱住了张小东的头,一口便吻了下去!

  好吧,这下所有人都信了。在宋磊和马军等人的惊异之下,梁艳拽着张小东回到了座位上。

  但宋磊显然不能就这么罢休的,这让他颜面尽失。只见他嘻嘻一笑,冲着梁艳道:“滢滢,你什么时候品味这么低了?就算是欠操,你也不至于找了个这么个东西吧?哈哈哈!”

  话音未落,全班都是哄堂大笑。梁艳自然也是愤怒至极。事实上,她之前差点和宋磊就上床,但也的确是没有上过。但她现在必须要装作都发生的样子。她奸笑着回道:

  “宋磊,我劝你有时间应该去给你的二弟做个增大手术!不然的话,我怕你扎到其他的女生!哈哈哈!”

  这下子,轮到宋磊的脸铁青了。面对着周围人讥讽的笑,他气急败坏,指着梁艳怒吼道:“小婊子,你他么说什么呢?草泥马的!”

  “草泥马的!你再说一遍!”梁艳针锋相对的回道。

  宋磊不单单是又喊了一遍,而且竟然挥起手准备去扇梁艳耳光了!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张小东抬起手挡住了他的手,并狠狠的一拳砸到了宋磊的脸上!

  宋磊直接就横着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了地上。这下好戏越来越精彩了,在其他同学的眼中,“不自量力”的张小东不但在昨天阻止了宋磊的好事,还公然的抢走了头号班花。如今更是一拳干倒了宋磊!

  完全发了疯的张小东用手指着宋磊,恶狠狠的说道:“宋磊,你别他么的放肆!滢滢现在是我的女人!你再敢动她,信不信老子他么弄死你!”

  马军扶起了宋磊,红着眼睛就想过去为自己的老大报仇!但这时,上课铃声响了,众人只能愤恨的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

  当然,事情不可能这么快就完了。到了间操期间,宋磊咬着牙和马军一起又围在了张小东的那里。这次不等梁艳赶来,张小东便被众人一起拽到了厕所。

  “你不是很嚣张吗?草泥马的,老子今天让你去吃屎!”

  宋磊招呼着其他人便想把张小东给撂倒。张小东不顾自己的伤势,挥着拳头便和这帮小弟缠斗在一起。但很快,又是一声娇喝制止了他们。这次不单单是梁艳,还有谷雨。

  “又是你这个骚娘们!草……”

  “啪——!”

  谁料,还没等宋磊骂完,就见谷雨一个耳光竟然扇在了他的脸上!

  “你敢这么说滢滢?你再说一遍试试!”

  谷雨的娇喝还带着一些童音,显得非常的动听。

  这下子,局势又一下子不一样了。宋磊虽然牛,甚至可以藐视学校的领导和老师。但他唯独不敢惹的一个人,就是谷雨了!

  原因很简单,谷雨的亲哥哥,竟然是一个黑帮的老大!这个是一个众人皆知的秘密。曾经有过不识相的人惹过谷雨,结果很快便被人活活的剁掉了两根手指!宋磊是深知这里的厉害关系的。

  刚刚自己由于情绪太激动,虽然没有惹到谷雨,但却惹到了她最好的一个闺蜜梁艳。其实效果是一样的。

  他马上沉了沉气,冲着谷雨赔笑道:“谷大小姐,刚刚是我太激动了,所以……”

  梁艳马上过去扶起了地上的张小东。张小东只是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非常蔑视的看了宋磊一眼,然后当着众人的面一把手将梁艳的细腰揽入到怀里。

  谷雨在梁艳的示意下,冲着马军说道:“你们今天起,要叫张小东为‘枫哥’!明不明白?!”

  此言一出,众人都大惊。马军由于太过害怕谷雨的权势,结果一下子跪在了张小东的前面,叫了一声:“枫哥!小弟以后跟你混了!”

  宋磊大怒,没有理张小东,一个人愤愤的离开了。

  此刻,梁艳在张小东的左边被抱着,感觉幸福无比。而在张小东右边的谷雨心里有点小躁动了。

  又一次的回到了班级,碰到了他们的班主任,高楠楠。

  这个高楠楠呢,是一个刚毕业没几年的年轻小老师,长得虽然感觉很清纯古典美,但其实骨子里也是一骚货。特别是人非常的下贱,身为一个老师为了上位,不惜去巴结一些有权势的学生和领导。某种意义上比梁艳更加的不堪。

  她此刻看到了被打的伤痕累累的张小东,不但没有丝毫的同情,反而还各种嘲讽相加。说张小东不守课堂纪律,活该被打。

  在看到梁艳后,知道她家里很有钱,高楠楠便笑脸相迎。对于这种反差,如果是放到以前的张小东,也就忍了。但自从经过了昨天晚上的事件后,他发现好像是有一道禁锢在自己的身上被释放了一般。

  梁艳用着一张樱桃小嘴把他身上的这股能量与野性全都激发了出来一般!

  看到盛气凌人的高楠楠后,张小东竟然一把把他的这位贱人班主任给按到了墙上,并用手抓住了她的奶子!

  当时的班里由于上间操的原因,没有其他人,只有梁艳和张小东。

  对于张小东的举动,高楠楠当然是奋起反抗。梁艳也没有想到张小东竟然这么的疯狂,但她同时又对于高楠楠其实也非常的看不上。此刻,一股邪恶的心也油然而生。

  而这时,姗姗来迟的谷雨进了班级。看到眼前的这一切,也有点反应不过来。

  “小雨,快把班级门关上!”梁艳叫道。

  谷雨慌乱之中,把班级的门给关上了,并在里面反锁了上来。那边还在激烈反抗的高楠楠看到了谷雨后,整个人也是一下子平静了好多。

  “张小东!你……你干嘛?你疯了吗?快放手!”高楠楠厉声喝道。

  但张小东对此的回答只是微微一笑,然后竟然见他挥起手冲着高楠楠的脸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高楠楠的脸被打肿了,嘴角甚至都流出了血。她哭喊着想要推开张小东,但却被张小东粗暴的给摔到了地上!

  梁艳也有点惊呆了。她颤颤的捅了捅张小东,想让他消消气。但完全疯起来的张小东却根本是忍不住的。只见他过去揪起高楠楠的长发,将她从地上猛地给揪了起来,冲着她的脸吐了一口口水!

  之后,他拔掉了高楠楠的胸罩,在她的奶子上使劲的抓了抓。最后,他开始脱起了自己的裤子。

  梁艳有点兴奋了,眼睛冒光,冲着高楠楠说道:“高老师,准备好了,不要被吓到哦!”

  砰——!

  猛地一下,高楠楠显然是没有做好准备。就见一个又粗又黑的家伙突然间蹦了出来,打到了她的脸蛋上。当然,她对此也报以十分的惊异,难以置信。

  这高楠楠已经结婚了,老公还是学校的体育老师。只是两人一直没有孩子,外界盛传是这个体育老师无法生育,搞得他们两个人压力都很大。而这下,她也算是长了见识了。

  梁艳见到她竟然都笑了,说道:“高老师,小东枫这跟驴吊是不是帅呆了?正好你那阳痿老公不能生育,让小东枫帮帮你,好不好?”

  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张小东挺起他的那根驴吊,直接就插进了高楠楠的嘴里!

  高楠楠张大了嘴,驴吊灌满了她整张嘴,她甚至连气都喘不过来了。张小东用力的按住她的头,使劲的往里捅,直接就把龟头捅到她的喉咙里!

  梁艳兴奋的叫道:“我草泥马的!这是‘深喉’啊!我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大的吊深喉呢!高老师,你是不是爽飞了!”

  当然,高楠楠的表情肯定是十分的狰狞的了。她双眼瞪得老大,双手死死的往后推张小东,两条腿也胡乱的在地上乱动。就像是一种要被窒息前的挣扎一样。

  张小东松开了她的头,把大驴吊从她的嘴里拿了出来。高楠楠剧烈的咳嗦着,连眼泪都咳了出来。

  “张枫……我求你了……别这样……放过老师吧!老师知道错了!”高楠楠哭着求饶道。

  但梁艳却是一脸崇拜的看着张小东:“我草!小东枫,你太帅了!快继续!”

  张小东自然是二话不说,用手直接撬开了梁艳的嘴,把驴吊猛地捅进了她的嘴里!

  梁艳第一反应当然是抗拒的。但很快,她便由抗拒转为了接受,用双手抱住了张小东的大腿,使劲的吞咽着龟头。张小东也像之前一样,按住了她的头,使劲的往里插。

  高楠楠呆呆的看着一切。显然,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平时里不显眼的张小东,今天竟然敢公然的这样?!而梁艳这个骚包,竟然还这么的配合他?

  不过话说回来,这根驴吊也真是太牛X了!高楠楠虽然是有点被它征服了,但自己毕竟还是老师,毕竟还是他们的班主任。自己的这点尊严还是要有的。

  这时,梁艳也松了口,剧烈的咳嗽着,并不断的干呕。缓过来后,她还大笑着叫道:“太他么爽了!小东枫,我他么爱死这根驴吊了!老娘我以后要死也要死在你的吊下!”

  高楠楠这时已经挣扎着站起了身。她的上衣并没有被完全脱掉,只是胸罩被扒下来了。下身穿着薄裤被扒下了一点,黑色蕾丝内裤漏了出来。脚上的高跟鞋已经掉了一只。一只美脚露在了外面。

  她厉声喝道:“张小东!你……你今天敢强奸老师!你,你完了!我肯定会让你进监狱的!”

  此言一出,梁艳可是有点被吓住了。但张小东却显得异常的冷静。他冷笑一声,问道:“高老师,你确定吗?”

  “我确定!你这个混蛋胆大包天!你,你完了你!”

  刚刚受到如此凌辱的高楠楠痛斥着张小东,义正言辞。而张小东只是给梁艳使了个眼神,梁艳会意,冲着门口的谷雨叫了一声。

  而张小东此时则淡淡的回了高楠楠一句:“如果你敢不从,甚至把这件事告诉给外人。你信不信我杀你全家?!”

  此言一出,高楠楠震惊不已。而谷雨则慢慢的走了过来,她还是有点羞涩于他们所办的事,一直刻意的不看张小东驴吊的位置。而在张小东说完最后一句后,梁艳向她使了个眼色,谷雨一愣,回道:

  “啊?啊……对对,听小东枫的。那个……高老师,你要是不听小东枫的,我……我就让我哥哥,把你……那个了……杀掉你全家!”

  这个话就像是吧把高楠楠给逼上了绝境一般。她也是深知谷雨是什么实力的,连校长都不敢惹,更别提她了。

  平时见面没人的时候,自己都要向她点头哈腰。平时上课,她说话违反纪律,自己从来不敢管。平时考试哪怕她交了白卷,自己也必须给高分。

  这么个号人,如今也被张小东给征服了?看来真是“驴吊无敌”啊!

  看到高楠楠已经放弃了抵抗,梁艳又跪在地上,用着小手握起了已经有点软下去的驴吊,叫道:“高老师,你说句实话,张小东的这根吊是不是牛B?我感觉这就是上帝赐给人间的一个‘圣根’啊!这是上帝的吊!草草你,你还不乐意了是不是?吗的!”

  很快,张小东的这根驴吊在梁艳的按摩下,又一次的雄壮了起来。高楠楠也只得放弃了徒劳,含着泪,在梁艳的推拿下,又一次的含住了它。

  而梁艳也没有闲下来。她在驴吊的旁边,用着翘舌不断的舔着。有时候还会跑到张小东的屁股下,去吃他的蛋蛋,为他打气鼓劲。

  在远处的谷雨,虽然被对着他们,但却几乎是每几秒钟便转过脑袋偷偷的瞄一下。很快,便开口说道:“那个……友情提示一下。间操时间快结束了……”

  梁艳看了下表,说道:“高老师,你用力一点!时间要到了!”

  高楠楠跪在了张小东的前面,用着嘴用力的吸允着驴吊的龟头。虽然她的口活也不错,但由于这驴吊太夸张,自己第一次见面也有点不太适应。为了能让张小东快点射,她一边裹着,一边用双手不断的为驴吊撸管。

  梁艳也为了配合她,俯下身用力的吃着张小东的蛋蛋。张小东也用力的前后摆动,卖力的用着他的驴吊草着高楠楠的嘴巴。

  终于,在铃声响起的那一刻,伴随着一声怒吼后,便是一泻千里!

  梁艳身为一个旁观者,浪笑不断。而高楠楠则显得比较悲催了,和昨天晚上的梁艳一个命运。满脸,耳朵上,鼻子里,嘴巴里,甚至还有脖子和胸上,无一例外的沾满了白色的精液。

  但这对于她来讲,实在是太过瘾了!她的老公患有缺精的疾病,每次只能射出来一点点。她的老公和张小东比起来,简直就是坏了的水龙头和滔滔不绝的大瀑布的区别啊!

  高楠楠兴奋的用手胡乱的在脸上抹着,一边把精液往嘴里送,一边竟然天真的伸进了自己的内裤里,往逼上抹!而梁艳也看出了她的意思,笑着说道:“高老师,我不是说了吗?让小东枫帮你生孩子啊!也生个驴吊二代!怎么样?”

  高楠楠猛地点了点头,一脸渴望的看着张小东。而张小东却只是冷冷的一笑,冲着梁艳说道:“这件事以后再说。先把她的胸罩拿走,作为她敢顶撞我的惩罚!”

  梁艳笑着做了个敬礼的动作:“遵命!小东枫,你好坏哦!”

  拿走了高楠楠黑色的胸罩,那到了谷雨的身边,说道:“没有想到高老师还是D+的尺寸,就比我的小一号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