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在初二的时候,有一次上体育课的时候外面下着大雨,无法到操场去上
课,老师也不来。于是班长和几个班委就组织大家在教室内自习。不过真正能呆
在教室内的不过寥寥几人而已。他们大都是班上的尖子生,还有一些像我这样的
小说党。这两个派系也泾渭分明,尖子生都坐在第一排和第二排,我们就坐在第
四,第五排。后面还空了三排座位,只有一对男女坐在那里。男的是我们班上的,
叫小任,是班上有名的混混学渣。女生我不认识,后来才知道是隔壁班的小雯。

  当时这俩人就坐在我的正后方。本来相安无事,但到后来发出的声音越来越
大,还都是很怪异的声音,一会儿女生嗲嗲的叫唤,一会儿男生喋喋不休的说个
不停,还传来了撕扯衣物的声音。

  我的注意力也从抽屉里的小说中转移到了他们那里,由于我离他们较近因此
也大概听出来他们在干什么了。小任竟然想让小雯帮他口交!我觉得很快将会有
好戏上演了于是干脆就转过身去大胆看了起来。

  小雯虽然是小任女朋友,但对于如此要求自然是不可能同意。她极力反抗,
二人便扭打起来,小任人高马大小雯自然不是对手,被小任强制的把头按在自己
胯间。这时候,我发现班上的女同学皆带着怪异的眼光,纷纷离开教室,男同学
大多像我一样,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场大戏来。

  却说小任把小雯按在胯下,突然小雯大吼一声猛的用指甲抓了小任的手背,
小任吃痛,便松了劲。小雯低们大都是班上的尖子挠,不想正好自下而上的命
中了小任下身的关键部位上面。

  小任直接一屁股跌倒在地,哎呦惨嚎着在地上扭动起来。小雯站起来,又在
小任的裤裆间狠狠的踢了几脚,仿佛在踢足球一般的那样踢。小任的脸色几乎涨
成了猪肝色,躺在地上嗷陶不止。一时之间只听得桌椅被打得七零八落,乒乒乓
乓的倒在地上,小任在课桌椅狭小的空间中不停的闪转腾挪,横冲直撞,躲避着
小雯雨点般的攻击。到最后两人都累了,小雯娇喘吁吁,小任有气无力的瘫软在
地,连叫唤的力气都没有,他的裤裆处映上了许多新鲜的鞋印,中间还湿了一大
片,淫水和精液顺着裤裆中间滴落在地。小雯也知道自己似乎是闯了祸了,也顾
不得整理衣服,就匆忙逃走了,地上的小任则被我们送去了医务室中。

  这次事情影响极其恶劣,事后学校给予了小任和小雯严厉的处罚,二人双双
的退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