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3148443 于 2009-12-3 14:27 编辑
  一、深山春色
在深山的一个草屋内有俩妙龄女子坐在床上。她们都是光明子的女弟子。大的叫小婉,小的叫阿凤。
  小婉对阿凤说:“这次要是没虎子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样了。”
  阿凤望了一眼卧在脚下的黑虎,不解地问:“它怎么能帮你啊?”
  小婉叹口气说:“唉。我在山屋内不慎服了多情道人的‘合欢散’,起始还不怎样,不一会儿就觉有一股热气从腹部升起,浑身觉得燥热无比。有一种强烈的欲望让我内心躁动不安。渴望男人来拥抱我。”
  阿凤笑道:“如果罗刚在,你们俩又能欢乐一天了。”
  小婉说:“当时我只觉得一只手伸进我的衣内,一直按在我的乳房上抚摸。
  越来劲越大。我也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一仰身靠在案他的怀里。手伸到他隆起的双腿间用力住揉。“
  阿凤听到这里抱住小婉说:“这很美啊!”一边说着也把手伸进小婉的衣服内,在她的奶上揉捏。
  小婉接着说到:“就在我渴望那只手不要离开的时候,虎子进来叫了一声。
  我猛地清醒了一下,一看轻薄我的是多情道人这个恶贼。手一使劲便捏碎了他的命根子,一下就毙了这个淫贼。“
  “啊,原来是虎子救了你啊。”阿凤一面说着一面动手解小婉的衣扣。
  小婉摇了摇头说:“我虽然毙了这淫道,可这时候药性发作,我连忙跑到山涧旁用水洗脸,但浑身的欲或仿佛要把我烧成灰。我不由把身上的衣服全脱下来一丝不挂地跳进水里,但还是不能押住内心的欲望。我从水中出来在草地上翻滚用指头扣自己的小穴,但这也无法减轻身上的痛苦。”
  阿凤脱掉小婉的上衣说:“那怎么样啊?”
  小婉揉着自己的乳房说:“这时我觉得一个舌头在我的阴户上舔了一下,使我内心一阵狂喜,睁眼一看原来是虎子。”
  “是虎子!”阿凤惊道。
  “对,是虎子。”小婉说:“我已经憋不住了,又见虎子盯着我,伸着长舌我便站起身来靠在石头上,岔开腿,虎字便伸出舌在我的阴户上舔起来。”
  “那滋味如何呢?”阿凤惊奇地问道。
  “虎子象受过训练一样,伸着长长的舌打着圈儿,舔的我不住呻吟。它甚至还把舌伸进我的小穴里,舔我的花心。使我忍不住腿一软,瘫倒在地上。虎子向前扑到我身上,前爪按在我的两个奶子上。血红的淫具又粗又长,前面带着钩就想我的小穴捅来。我也受不了了,只好抓住它的阳具让它慢慢进去。
  谁想它的阳具在我的小穴里让淫水一泡变的更粗更硬了。而且它捅的又深又快,我简直受不了了。淫水一股股地往外流。不到一个时晨,虎子在我的穴里射出一大股浓精,我才算解了身上的药性。“
  阿凤听完问道:“难道你跟虎子干,比师兄还好吗?”
  小婉说:“傻丫头,师兄是师兄,虎子是虎子,感觉不一样啊。这几天我憋不住了就让它干我。”
  阿凤一听说:“好姐姐,我也试试好吗?你教我吧。”说着迫不及待地脱掉衣服,露出迷人的娇躯。小婉也一丝不挂地把虎子牵上床,然后自己仰在床上。
  阿凤跪在小婉的双腿间低下头咬她的阴户。阿凤的舌在小婉的阴蒂上颤动一只手伸进她的阴道里扣着。小婉不由发出一阵阵浪叫身子也不断地扭动着。
  这时虎子扑了上来,它的前爪搭在阿凤的肩上,长长的淫具伸到阿凤的双腿间磨擦着。阿凤抓住虎子的阳具,让它对着自己的小穴口慢慢往里捅。那虎子早已食知其味,阳具一进阿凤的小穴就快速抽动起来。把阿凤捅的淫叫不止“啊……啊该死……该死的……狗子……捅破……花……花心了……姐……姐姐……我不行了我……受不了……啊……啊……再用力啊……好狗……啊……好长啊…操……啊操死我……啊……”
  一面呻吟一面把手伸进小婉阴道内,小婉也是粉面透红,一只手抓住阿凤的乳房使劲揉,另一只手抚摸她的阴蒂。阿凤在两面夹攻下高声浪叫,阴户上水淋淋的阴沟两边的肉向外翻,骚水沿着雪白的大腿往下流。直到虎子的精液射进阿凤的子宫里,她才歪倒在床上,喘着粗气回忆刚才的滋味。
  到了晚上采药归来的光明子把俩女徒叫到身边,讯问她二人的武功状况和这一阵子对医术钻研的心得体会。二女一一做了回答,光明子对二女功力进步表示满意一面说着一边把阿凤拉到怀里并不住地吻她。小婉的小嘴一撇说:“师傅好偏心,我不依。”说着解开师傅的裤带,我住他的阳具套弄并用口吸吮,用舌轻轻舔他的龟头。光明子的阴茎愈来愈粗大,虽然塞满了小婉的口腔但仍有一大截露在外面。光明子三抓两抓扯下阿凤的衣服,露出她一身雪白粉嫩的肌肤,一对大奶高耸在胸前,并不住地微微颤动。两个粉红的乳头嵌在上面,光彩夺目格外诱人。平坦的小腹光滑而有弹性。乌亮浓密的阴毛布满了双腿间的小丘。下面就是艳红的阴户。
  光明子让她转过身来,分开她的双腿伸头在她的阴户上舔起来。阿凤感到魂都要飞了,一面扭动身躯一面不住地呻吟。光明子更加用力,舌头直往阿凤阴道里塞快感袭来令阿凤兴奋不已,淫水不停地流出来。
  小婉松开口,把硬如铁棒的阳具对准自己的阴道,慢慢坐下去,直没至根。
  不一会儿大量的淫水就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来。
  光明子起身掰开阿凤的双腿,鸡巴猛向里一捅,阿凤顿时浪叫连连:“啊…受不了啊……啊……操死我了…啊…”
  光明子的阴茎慢出快进,上下翻飞,不到半个时辰,阿凤就长声大叫,晕了过去。
  在一边看了很久的小婉早就憋坏了,她一直在用手指扣弄自己的小穴。光明子从阿凤的阴道里抽出阴茎,把她拉过来,让她跪爬在床上,撅着雪白的屁股。
  光明子对着她小小的屁眼,轻轻地把粗大的阴茎插进去。
  肛门的肌肉紧紧地裹着粗硬的鸡巴,光明子里面热哄哄的,他由慢向快地抽动着肉棍。小婉先是感到略微地疼痛,一会儿便由疼变痒。随着阴茎抽动加快,她大声呻吟起来,淫水也顺着大腿流下来。
  阿凤醒来一看,她顺手拿起一节鹿茸塞进小婉的阴道里。俩人上下夹攻,小婉很快就高潮连连。
  光明子的精液喷进小婉的直肠后,他拔出水淋淋的鸡巴说:“江湖险恶,像你们这样的工夫还很不行啊,呆会儿你们赶紧行功化解吸取我给你们的精阳之气别光顾贪欢寻爱的。”
  俩女弟子说:“是,师傅,我们明白了。”说完三人在床上打坐练起内功。
  三人行功完毕,光明子从柜里拿出一本书说:“这是我过去的练功心得,你们先拿去看看,我们这派武功讲的就是男女齐练,阴阳配合。”
  二女翻了翻书,见上面全是些男女交合的画像。但各种姿势都与平日男女交欢不同,她俩问师傅:“师傅,我们怎么看这些男女的姿势这么怪异啊?”
  光明子说:“你们以为这是春宫画吗?这些全是练功的招式。等过几天你们的师兄回来了,我在好好教给你们。”说完他就穿衣走出房门。
  接下来几天,阿凤和小婉天天按书上的练习。光明子每天竭力指导,也许是这门功夫太深奥,二女的进展不是很大。
  又过了几天,罗刚回到山里,他先去给师傅回话。光明子说:“你回来了,怎么样,你的师娘和师妹还好吗?”
  罗刚说:“回师傅的话,徒儿这次去请师娘,可并没见到她们。”
  光明子一楞说:“怎么,她们上那去了?”
  “刘师叔说师娘领着师妹去江南了,这是她给师傅留的信。”说着罗刚从衣袋内掏出一封书信来。
  光明子大开信一看,不由的心里一惊。罗刚见师傅的脸色都变了,他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就问师傅:“师娘有什么话说?出什么事了?”
  光明子摇了摇头说:“没什么,你先到后面去见见你的师妹去,呆会儿我再给你们说点事。”
  罗刚来到后院,一进屋并没看到阿凤和小婉。他在院里转了一圈,从篱笆墙那面看到一座新搭的小草棚,罗刚想师妹可能就在那儿吧。
  他来到草棚前,一条黑色的,十分健壮的大狼狗从里面窜出来。那狗一下子就扑到罗刚身上,罗刚双手抱着狼狗给它顺毛,狼狗也顺从地摆着尾巴。
  阿凤听到动静从屋里出来,她一看罗刚高兴地扑上来叫道:“师兄回来了”
  罗刚点了点头说:“小婉呢?她在干什么啊?”
  “我去找她。”阿凤说着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