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今天呂紅剛一進門就看見自己的丈夫劉波和他的母親李花在床上操穴,劉波

那又粗又大的雞巴正不停地在李花的大陰道里來回使勁地插著,「噗滋、噗滋」

直響,小紅在門外看著,自己的騷穴也癢了起來。

  李花嘴里還叫著:「哦……我的大雞巴好兒子啊……你把媽的小騷穴都插爛

了……對……用力啊……子宮都讓你給操穿了……快……媽的陰精快來了……」

  劉波邊操穴,也邊說:「媽,你的……穴可真緊啊……兒子的大雞巴都讓你

給勒斷了啊……」

  李花淫笑說:「就你會說話,你爸可不說我的穴小,都說我的是大騷穴……

啊……用力點啊……」

  劉波伸手捏住他媽的兩個巨乳,笑說:「媽……你的陰道里的水可太多了,

我都使不上勁了啊!你看,我的雞巴毛都濕了……嘿嘿……改天我爸、還有小妹

劉芳,咱來個家庭淫亂操穴大比賽……」

  李花淫笑:「好、好,都依你還不成不嗎?媽媽這陰道里的淫水還不是讓你

這小子給插出來的啊!你還不快點把媽媽的大騷穴給操出精來……媽媽的子宮快

開了……哦……」

  兩人都不說話了,狠狠地做愛著。

  小紅看了、聽了這些淫話,肉穴里也出了些淫水來,自己也想著前幾天和劉

波的爸爸劉海操穴的事情,自己不禁手淫起來。

  那邊劉波和李花已經插到了高潮,李花肉穴的兩片大號陰唇一進一出的還帶

出了不少的淫水。劉波忽然把雞巴狠狠地插在母親的子宮口,用力一捅,只見李

花大叫:「天啊!我來了……哦……出陰精了……啊……爽死老娘了……」

  劉波也叫著:「我的親娘啊……我也來了……大家一起出……哦……啊……

射了……哦……又射了……」

  他用力把龜頭擠進子宮口,而李花的子宮剛噴著陰精水,又被兒子的龜頭一

頓的猛噴,子宮里被濃熱的精液射得爽死了,一時間大聲地淫叫:「哦……媽的

陰精水還沒出完……你……哎喲啊……再射給媽媽,讓媽給你生個妹妹……讓你

這爹操她的小嫩穴……哦……燙死媽媽了!」兩人大聲地叫著這些淫亂的話。

  最後劉波射完了精水,趴在母親兩個巨乳上吮吸著粗大黑紅的奶頭,李花也

淫笑著摸著兒子。劉波竟然在淫母的巨乳里吸出了奶水,這是因爲李花爲了提高

自己的性欲不斷地吃雌性激素,乳房竟然分泌出了奶水,這也讓劉波和李花的老

公劉海高興萬分。

  這個時候小紅手淫的時候不禁地叫了出來,劉波知道是自己老婆,但他也不

在意,李花卻叫了聲:「誰啊?」小紅只有走了進房間里。李花一見是自己的兒

媳婦,不禁拉了被子蓋住身體。

  小紅走到床前說道:「今個回家就聽到劉波在操穴,一看原來是和媽您啊!

嘿嘿……」

  李花臉一紅,劉波卻笑了笑,說道:「紅,這沒什麽啊,不就是和咱媽操回

穴嘛!再說了,你也不是常和你姐姐、姐夫集體淫亂嗎?呵呵……」

  李花聽了也淫笑著說:「就是嘛!我說小紅啊,你和劉波他爸爸、還有咱家

那傭人王嫂也不常淫亂嗎?我也沒說什麽啊!」

  劉波把小紅拉上床,手就扣進了小穴了,嘴里還說著:「媽,小紅的騷穴全

是水呢!看來咱們待會來個母子老婆大會戰怎麽樣?」

  李花淫笑:「就數你這小子會說話。小紅怎麽樣?咱一老一嫩兩個肉穴來把

我兒子的大雞巴給弄個大出精水,讓她還敢說咱們?」

  小紅早就給母子兩人的表演給弄得欲火焚身了,又讓他們這麽一說,她也笑

了笑:「好了好了,媽,我加入你們還不成嗎?不知道這死鬼的雞巴還行嗎?」

  劉波聽了,用手把她的騷穴狠狠地扣了幾下,說:「不行,老子今個讓你們

的騷穴全翻了。」

  小紅被他弄得淫水直流,自己就把衣服給脫了,挺著兩個大乳房,陰部大把

的陰毛全濕了。劉波的雞巴還插在母親李花的大陰道里,手卻扣著小紅的肉穴,

三人都不禁呻吟起來。

  小紅的肉穴越來越癢,淫聲說道:「你還不快操我的穴啊,都癢死人了!」

  李花也淫笑說:「這小子扣你的穴,雞巴還插在我的陰道里,我還說怎麽這

雞巴越來越硬了?呵呵……看來這孩子的雞巴行啊!好了,快把大雞巴拔出來,

小紅都快尿出來了哦!嘿嘿……」

  劉波笑道:「好的。」又拿著那發硬的大雞巴狠狠地往母親的肉穴里捅了幾

下,這才拔出來。李花笑說:「這色鬼死也要占便宜。」

  劉波的雞巴水淋淋的粗大無比,李花見了,不禁抓過來吮吸著龜頭上的陰精

水,小紅見了就笑:「你們看,媽的大陰道里還在不停地流著波哥的精液,自己

卻吃起了雞巴。呵呵……」

  大家一看,只見李花那個大肉穴的兩片陰唇翻在陰道外,從陰道里流出一些

白濃的精液,陰唇上也全是,都流到肛門里了。李花見了淫笑著,用手抹一把陰

部上的水塗在巨乳上,自己還舔了起來。

  劉波笑說:「小紅,你看看咱媽多淫蕩啊!你敢嗎?」

  小紅說:「怎麽不敢?你爸爸的精水我也不常吃嘛,今個我就吃給你看!」

  她說著就用手往李花的陰道抹了一把淫水舔吃起來,吃完了還淫笑說:「我

還是覺得咱爸的精液濃。媽,你覺得誰的好啊?」

  李花用手撸著兒子的陰莖,笑著說:「當然是我兒子的了,又香又鹹。」劉

波可不理會她們說什麽,自己的手也不閑著,不停在淫母的陰道里扣著,一手也

用力捏著老婆的乳頭,三人還聊起了淫話。

  小紅問:「媽啊,您都五十二了,怎麽你的兩個大乳房還出奶啊?」

  李花一笑,說道:「這還不是因爲家里的男人天天都要操我的穴,我不吃些

雌性激素哪還成啊?這不就出奶水了!劉波和我操穴時,我們就是喜歡兩人操完

穴、射完精水了,劉波就吸我的乳頭,我還喜歡讓他吃呢!呵呵……」她又問小

紅:「小紅,你每次讓他們把精液噴進子宮里,你不怕懷孕啊?媽可是上了環兒

的啊?」

  劉波把母親的大乳頭吐出來,笑說:「媽您放心吧,她啊,早就和我商量好

了,爲了玩多幾年,我讓她也上了環了,要不爸還敢往她穴里射精啊?」三人都

淫笑著。

  小紅淫聲說道:「我說媽啊,我好久沒和你們一夥操穴了,改天我和劉波都

去你家,咱們還有咱爸、傭人王嫂,一起好好玩它個穴翻卵腫怎麽樣?」

  李花淫笑說:「喲!還看不出來咱小紅還喜歡玩家庭淫亂的遊戲哦!劉波你

覺得怎樣?」

  劉波一手捏了幾下母親的乳頭,笑說:「好啊,反正我也很久沒回家和爸干

王嫂的老淫穴了。嘿嘿……我一想到王嫂那個大騷穴的陰精又濃又騷,我的雞巴

的精液也就想射多點啊!」

  李花往兒子的龜頭用力一捏,淫笑說:「哦,王嫂的穴里的陰精濃,媽媽的

就不濃、不夠騷了啊?你小子還是吃媽的精水大的呢!呵呵……」

  小紅也笑說:「就是嘛!不過我說劉波是吃媽您的奶大的啊,怎麽就吃上您

的陰精水了啊?嘿嘿……」

  劉波聽了,用力往呂紅的陰道里一扣:「他媽的,你還敢說我媽,我就是吃

媽的陰精水大的,怎麽了?!」

  小紅被劉波扣得直叫,淫水也流了出來。李花見狀,用手不停地撸著兒子的

大雞巴,還一口含住雞蛋大的龜頭吮吸,劉波的手同時托住淫母的巨乳又擠又捏

的,三人玩得好不快活。

  李花把兒子的大龜頭吐了出來,淫笑道:「好了,我看小波的雞巴也夠硬的

了,你們兩人就開始操穴吧,媽在一旁給你們兩人指點指點!」

  劉波把插在小紅陰道里的手指抽了出來,在小紅的奶頭上抹了幾下,笑道:

「媽,我們操穴還要您老來指點啊?我看你就和我們兩人一起玩算了,我操小紅

的時候讓她爲您舔舔肉穴怎麽樣?」

  李花和小紅相對淫笑了幾下,小紅馬上躺下張大了雙腿,還把陰唇翻出露出

了迷人的陰道,劉波趴了上去,笑著對一旁手淫的母親說:「來啊!媽幫我把大

雞巴給塞入呂紅的陰道里。」

  李花淫笑著也爬了過來,一手抓住雞巴,捏住大龜頭在小紅的陰道口磨了幾

下,還自己親了一口龜頭才把它塞進了呂紅的陰道口內,淫笑著說:「好了,大

雞巴兒子你們就干吧!」末了還用手打了一下兒子的屁股。

  劉波也淫笑著親了口母親粗長的黑奶頭:「媽,你還不快蹲過去讓小紅這騷

穴爲你舔肉穴?」他話還沒說完,雞巴就狠狠地捅進了呂紅的穴里,「噗吱、噗

吱」的操了起來。

  呂紅馬上大叫著:「死鬼,老娘的穴讓你給操裂了……哎喲!操你媽媽的,

還真的來勁了你……哦……」

  劉波用力叉開呂紅的大腿,邊操邊說著:「小騷穴,你還敢罵我媽來了,老

子操死你這淫貨……我操!我操!」

  呂紅的陰道里好像插著一根大火棍,次次都操到子宮口了,那淫水可是像尿

般的流出來,她淫叫著:「哦……不行了,小妹的淫水把持不了啊,老公我不罵

還不行了啊……啊……哎喲!媽快上來,讓我舔你的大騷穴爲你消消氣兒……哎

喲!用力插死我吧!」

  李花見了再也忍不住了,用手揉了幾下兩片大號陰唇就蹲上了呂紅的頭上,

把大肉穴對著她的嘴巴,呂紅見了一口就叼住了大陰唇吮吸起來,還把手指捅進

陰道里挖著。

  李花這時候哪忍得住啊,一張嘴,淫亂的話就說出來了:「哎喲啊……我的

好媳婦啊……你把媽的陰唇給吃進肚子里了啊……啊……用力挖……把媽的淫水

都給挖出來……讓你出了……啊……」

  劉波正苦干著,聽了也忍不住了,母親身上兩只巨乳像兩個大冬瓜般在他面

前不停地搖晃著,粗大黑紅的奶頭都碰上他的臉了。劉波伸手捏了幾下大乳房,

李花倒也是會配合,她馬上改跪在呂紅的頭上,這樣劉波就可以邊操著呂紅的騷

穴,邊還可以抱著母親李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