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我和馬艷麗能成為情人純屬偶然。

2003年的9月中旬吧,我和二個朋友章傑、趙軍開車去東海縣一個開窯場的朋友那裡喝酒,到了那裡就在他窯場裡買好酒菜,找了幾個當地的他的朋友開喝。

我平時的酒量還算是過得去吧(高度白酒6、7兩)可是那次沒用酒杯,是用碗(主要是在窯場沒那麼多的杯子)。開始兩碗下肚還行,桌上連我們這邊三個人大約有八個人(嘿嘿……那次喝得太多了,記得不是很清楚了),我和每一個那邊的朋友都得乾上一碗白酒!結果是喝完了酒是怎麼上車回來的都記不起來了。

在回到我們城市的時候(估計當時我那兩個朋友也喝得不少),其中一姓趙的朋友提議:「不回家了上徐州玩去。」我和另一章姓朋友(他開的車)在酒勁上頭之時也是邊邊叫好,打電話又叫上市內的一叫孫勇朋友準備上高速去徐州。

在剛要出外玩時,後來的那個孫勇的說:「那個女的不是馬艷麗嗎?問她去不去。」

我當時還沒有醒酒,眼睛都睜不開,嘴裡接著他的話囔囔著:「停車,她在哪?把她帶上!」於是開著車子追到馬艷麗(當時她騎著自行車)問她去不去徐州玩。

我們其實和她也不是很熟,只能說是認識而已,我記憶中她當時見我們的面包車突然停在她前面攔住,她被嚇了一跳。

她說:「都這麼晚了,去徐州幹嗎?」(當時已經是下午快到4點了。)

我們幾個趁著酒性說:「不算晚,從高速路去最多二、三個小時就來了!」(我們這城市離徐州大約有200里多一些。)、「保證不讓你回家得太晚!」等等,反正當時我們幾個是極力遊說,大有不達目的不罷休之意!

她當時可能是沒經過這場面,有點架不住勸說,又好像是找推辭的說:「要是去,我也得和我婆婆說一下才可以的。」

我們幾個一聽有點希望,都囔囔道:「那你去說一聲,我開車和你一起去,離你家遠一點等你。」

她騎著自行車,我們開著車跟在她後面,走了差不多有五分鐘,拐了兩個巷子,她停下車說:「前面就快到我家了,你們在這等我好了。」

我們就停下車等她,她回去大約有十分鐘就出來了。我們幾個當時真是很高興!沒想她還真的能去,就叫孫勇將副駕駛的位子讓出來給她坐,他到後排來坐(當時我是坐在副駕使位子的後面)。

她上車後說:「我和我婆婆說和朋友上徐州買點東西,吃晚飯時回來,你們晚上七點前能不能回得來?要是回不來我就不去了,我老公那時間就回家的!」

我在她後面說:「這你放心,肯定能在七點前回來的,從我們這裡到徐州來回走高速路也不過只要二小時,我們在徐州玩個把小時就回來也不過七點鐘。晚上我還得回來有事呢!」

她說:「可得一定在七點時回得來,要不然我老公生氣就煩人了!」(估計她也是沒去過徐州,也不很瞭解汽車的車速。)

我在她身後安慰她:「你放心好了,我們幾個你看像是壞蛋嗎?他們幾個人要真的是長得像,我也不像啊!」(其實當時心裡想:上了賊船還不知道!嘿嘿嘿……)

我跟她說話時估計其他幾人可能是看插不上嘴,就用手偷偷來掐我。當時一是酒喝多了神經麻木,二來也可能是酒後和女人說話,特別是心裡還有那麼點想法,也就沒有覺得怎麼痛。後來是酒醒了,才覺得身上是青一塊紫一塊的。

當時我是滿口的酒氣,頭伸到前排和她有話沒話的找話說,她當時被我醺得皺著眉頭,不想理我(這是她後來和我上過床閒聊時說的)。

我們的汽車上了高速去徐州,離徐州市區還有四、五十里時,車子發動機出了些故障。

(二)

汽車的發動機雖出了故障可還能行駛,只不過車速慢得比手扶拖拉機強不了多少!本來開車的章傑因為是喝過酒了,車速不敢開得過快(我們三人中他因為得開車,喝得最少),車速也就剛達到高速路的要求,就這二百多里跑了近兩小時,還沒到市區就已經快到六點了。

馬艷麗掏出手機看看時間,有些著急的說:「都到六點了還沒到市區!那得等到什麼時候才能回得去?」

我在她身後安慰她說:「別著急,現在你急也沒用,這裡根本是不可以停車的。」

她挺無奈的歎息說:「要真是回去太晚了,又得有架吵了。」

好不容易車子總算進了市區,就這不到五十里竟用了近一小時的時間。還沒到市區時,趙軍就用手機聯繫了他當年在徐州的工友,那邊早就等得著急了。這剛進市區就打手機過來催問怎麼還沒有到?等找到他的工友時已經是七點多了。到了什麼話也顧不上說,先去飯店。

這時馬艷麗的手機響了,她一看號,是她老公打來的,就跑到一邊去接電話了。我這時酒也醒得差不多了,偷偷的湊近她聽她接電話。我聽她不停地在解釋著什麼,可能她老公在電話中的語氣很不好,她顯得挺緊張的。他們說了有十幾分鐘才結束。

我看她要通話結束了,就趕忙過去了。

她走過來和我說:「麻煩了,我老公生氣了!問我是跟誰在一起,讓我馬上回去。」

我說:「這都到飯店了,怎麼著也得吃了飯再回去。反正你回去也晚了,你老公也知道這事了,也就不在乎多晚一會了。」

她說:「那你們在這吃吧,我得租車回去了。」

我嚇唬她說:「你一個單身女人晚上坐車太不安全!上兩天還聽說有單身女人被劫的事情發生呢!」接著我又安慰她道:「你放心,吃過飯要是他們幾個都不回去,我也一定租車送你回去!」

這時趙軍、孫勇也聽到我們的話,過來一齊安慰她,信誓旦旦的保證吃過飯很快就回去。她勉強同意了,就和我們一起進了飯店。

趙軍當年的工友還特意找了兩個也是在以前趙軍工作過的單位工作的哥兒們來陪客,他們的名字我沒記住,只記得其中有一個姓張的,好像是在單位有點職務。

酒菜上好後我們就落座,一桌就馬艷麗一個女性,可能是我一路和她說的話最多讓她感到和我比較近一些吧,加上我又讓她坐在我旁邊的位置上,她也沒有再好的選擇,就在我邊坐了下來。

(三)

馬艷麗坐在我邊上,顯得有些心不在焉的煩躁。徐州的幾個朋友熱情地讓她吃喝,她也只是勉強笑笑,只是端著杯子喝點飲料。

我因為中午酒喝得太多了,也是吃喝不下,除了和徐州的幾個初次見面的每人喝了兩杯,其他的時間都是在安慰馬艷麗,給她挾菜在她面前的盤裡。

我還是頭一次距離這麼近的細看她。

之所以認識她,是因為孫勇和她科長是同學,我們幾個和孫勇去找她科長玩過兩次,和她也就說過幾句話。當時對她也沒有太深的印象,只是覺得她長得中等偏上的水平,身材個頭還不錯,穿著打扮挺有女人味的。

那天她能和我們去徐州,一來是對我們幾個人的情況知道一些;二是因為單位不景氣,屬於半放假,閒得沒事;還有就是那兩天正和她老公鬧了點彆扭。這些都是後來我問她為什麼敢和我們幾個上徐州,她和我說的。

她那天穿的是一件黑色的薄休閒皮衣,裡面是白色的套頭衫,下身是深藍色的牛仔褲。我細看她,覺得她的五官是屬於那種越看越耐看的類型,不像有些女人,乍一看還不錯,可是越是細看越是覺得真不咋地。

她發覺我老盯著她看,有些不自然,可能是為了掩飾自已吧,和我說:「你不要光顧著我了,你自已也吃呀!」

「我見你這麼愁眉苦臉的沒心情吃東西,我也吃不下了。」(當時說這話自已都覺得真是太假了。)

「唉!也不知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吃好回去,我從來沒有在晚上一人在外面太晚回家的,我老公肯定氣得夠嗆!」

「不會吧?要是這樣你老公也太小心眼了!現在社會風氣都這麼開放了,女人偶爾回家晚一些,問題也不會那麼嚴重吧?」(當時心裡想:要是自已的老婆不知道是和哪些人在外玩得太晚回家,是肯定不會輕易罷休的,非弄明白不可。絕大多數的男人都想要求別人看老婆看鬆一些,自已對老婆看得緊一些。)

酒喝到一半時,徐州的姓張的朋友和上菜的小姐說:「妹妹,你們幾個來陪陪我們這幾個外來的朋友行不行?」

「可以啊,等一會就來。」

一會就進來了四個小姐,因為我邊上坐著一個女人,她們都不清楚我和她是什麼關係,就沒有人在我邊上坐,都坐孫勇、趙軍三人旁邊了。

那幾個小姐坐好後自已倒好啤酒,一人點上一根煙,其中有一個長得很豐滿的問姓張的朋友:「哥哥,怎麼喝?」

姓張的說:「我們這幾個朋友都是特意來我們彭城府玩的,你們要有點特色讓他們難忘這次來我們彭城府才行!」

「那好,我先和幾個哥哥喝杯奶子酒!」

那個小姐說著就站起來,一下將衣服從下撩到了胸口上面,露出了兩個又白又大的奶子。那小姐的奶子真的是挺豐碩的,兩個奶頭像兩粒小棗子,我只是在毛片和網上見過,從沒把玩過像她那麼大的奶子,當時我還真是從沒在酒桌上見過這場面。

那小姐是坐在趙軍身邊的,撩起衣襟後就面對面的坐到趙軍的腿上,將一隻奶子用手托著和他的嘴一齊,另一手端起一杯啤酒倒在自已的奶子上,啤酒順著奶頭淌下,趙軍張口含著她的奶頭像吃奶一樣將啤酒喝到肚裡,並邊喝邊用手把玩她的另一隻奶子。

趙軍喝完後,這小姐又坐到了孫勇腿上,用同樣的方法餵他喝啤酒。

我的位子在孫勇旁邊,他喝完就該輪到我了。

馬艷麗一開始沒弄明白,她哪裡見過這陣勢?趙軍喝完了孫勇又開始了她才回過來神,臉唰的紅了,離開座位快步走出了包間。

(四)

那個小姐倒在自已奶子上的一杯酒已經被孫勇吮咂完了,可他還是左手抓住那小姐的一隻奶子,口裡含著另一個奶子的奶頭,用右手摟住她的腰坐在自已的大腿上不讓離開。

我這邊看著他們幾個身邊都有一個小姐可以邊吃喝邊上下其手,自已旁邊雖有一個女人,卻是只能看不能動,心裡早就急得要命。好在這個大奶子的小姐要和每人都這樣喝一杯,當我看到她的奶子就心裡很是有些癢癢。

輪到我喝酒了,正好馬艷麗也出包間了。這小姐見馬艷麗沒吱聲就出去了,坐在孫勇腿上問我:「這位哥哥,你的女朋友好像不大高興了?」

「那個是不是你的馬子?」徐州姓張的朋友這時問我說。

「她不是我的馬子!是和我們幾個一起來玩的。」我立即回答道。

「這一路可都是你在關心她,和她聊個沒完的,我們幾個加在一起還沒你一人和她說的話多!雖然不是也差不多了。你去看看她,你的酒我替喝。」孫勇這小子這時口中離開奶頭和我說。

我心裡當時可是恨死這小子了,心中也是有些懊悔。(早知就不和她說那麼多話了,連小姐都不往我邊上靠,只能看別人又親又摸的!)

心裡雖這樣想,當著眾人也沒法。唉!只好去看看馬艷麗,好人做到底吧!

我出了包間沒見到她在過道,是上洗手間了?

到洗手間一喊也沒有,我就下樓到了吧台,找飯店的老闆娘問道:「有沒有看到和我們一起來的女的?」

老闆娘說:「剛剛出門了。」

我一聽心裡嚇了一跳!怕她一人要是真的回去會出事,趕緊出去找她。

到了門口四下看看,她正在離這不遠的路口處站著呢!(這個飯店離鬧市稍遠一些,又是在巷子裡,她可能是找不到路。)

我過去問她:「你怎麼出來了?」

她當時有些生氣的說:「你們也太不像話了!那種場合我能坐得住嗎?本來還以為你們幾個挺不錯的,怎麼都這樣!」

「我可是什麼都沒做!就在那陪你呢!」我趕緊為自已辯解。不能沒沾到小姐還得背上黑鍋!損壞形象可是兩頭都損失!

「嗯,你比他們幾個要強一些。我要回去了,我老公剛才又打我手機了。看你們幾個是沒完了!」

看她當時執意要走,我說:「那你也得和我們說一聲啊?你等我一下,我上去催他們幾個,問問再多久才能走好不好?」

「嗯。」她有些勉強的答應了。

我上包間一看:幾個人因為馬艷麗出了去,也放得開了,在酒桌上都和身邊的小姐又摸又掏的玩得正歡著呢!

我過去和孫勇、章傑他們一說這事,章傑說:「她要現在回去就只能讓她打出租了,車子本來就出了點毛病,回去也得很晚。再說,這幾個小姐剛才都談好了陪我們過夜。」

孫勇這小子接過話又說:「你就當一回雷鋒陪她一起回去吧!她和我們幾個出來的,要是真出了事就不好了!誰讓你一路纏著人家說個沒完呢?」(操!當時我心裡的懊悔又增了幾分。)

看他們幾個這態度,我也只好是我好人做到底,陪她回去了!

我陪著馬艷麗到了車站,正巧看到有輛送客到徐州的我們那地方的出租「昌河」,談好價兩人就上了車往回去。

我和她是坐在後排,坐下後我的左手試探性的搭在她的腰間。她當時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有些不自然的稍稍扭了一下腰。

我當時心裡想:要不是你,我這會也正和小姐歡著呢!那邊沒得玩,你這裡好歹也不能輕易放過!反正是喝過酒了,要是翻臉也可以有酒遮一些,最多以後不見面!

我看手搭在她腰間她不是太反感,心裡就暗想:看來還有點意思!手上就稍稍用了一點力。

馬艷麗這時有些不自然的磨了磨身體,小聲說:「你別這樣!」

我當時心想:成敗就在這關鍵的時候了,退縮了還有可能被她心裡笑話。

「你不知道,其實我第一次見你就喜歡你了,只是沒有機會向你表達!今天能有這個機會和你在一起,我要是不說出來以後肯定會後悔一輩子的!」(說這話時就是當時喝過酒了,連我自已都覺得有些肉麻。)

「那我怎麼就從沒見你表示過你喜歡我?真是會說假話!」

「我能怎麼表示?誰讓我們沒能早認識呢!現在我們都有家庭,我不是為你著想的嗎?要不是今天喝了點酒,打死我也說不出口的!」(我自已說的話自已都覺得太假!像是在說言情劇中的台詞。)

她聽了把頭轉向車窗外,顯然是不大信。

「你怎麼不信我?你看這來時一路我不都是在沒話找話的和你聊嗎!在包間有你在我身邊,那些小姐我看都沒看一眼!你說要回來,我立刻就租車陪你回來了!他們幾個說要包小姐過夜我都沒留下!還不都因為你嗎!難道你真沒有看出來?」

聽了我的一番辯解,她好像真是有點受感動了,臉轉了過來。我當時一見,胳膊就更加用力地摟住她的腰,把她摟向懷裡,她只是稍稍的掙了一下,也就任我摟著靠在我懷裡。

我當時自已都沒有想到會這麼順利,本打算是要很費一番口舌的。

當時我口中一邊說著一些讚美她的甜言蜜語(具體說的是什麼記得不是很清楚了),一邊摟著她腰的手慢慢滑向她的臂部,用手掌隔著她的牛仔褲摸她的屁股,她也沒有表示什麼反對(大概人在陌生的環境中都比較容易放縱自已)。

我見她沒有什麼表示反對的舉動,手慢慢地由她的屁股向上伸到她衣服裡。她的套頭衫下擺沒有掖在褲子裡,這點更方便我的行動。我的手先是在她的背部撫摸著,摸到她後背的胸罩帶時,我的手指輕輕拉著那皮筋來回的彈了幾下;左手在她背後撫摸,右手自然而然的就伸到她胸前隔著衣服揉她的奶子。

馬艷麗那時候頭已經靠在我的肩膀上了,我手上行動著,這邊用嘴去親她的額頭和臉頰,她當時有些被動的樣子任我親她。

我親了一會尋到了她的嘴唇,先是將她的下唇含在嘴中吮吸舐弄,不一會她也將口張開了,我的舌頭很自然的伸進她的口中去尋著她的舌頭,她也有些回應的用舌頭和我纏繞。

我右手從她套頭衫的下擺伸進去摸到她的胸罩,將胸罩推到她的胸脯上面,抓住她的右奶子揉了起來。感覺她的奶子不小,抓在手中很柔軟,奶頭有點硬。

她在我幾方面一齊動作之下呼吸有些加重,要不是被我嘴堵著,估計開車的司機就能發現。

揉著她的奶子一會,我感覺更興奮了,就放開她的嘴唇,想將她的套頭衫掀起來好好看看她的奶子長得究竟是什麼樣子。她發覺了,使勁地用手往下抓住衣服的下襟不讓我得逞。

「給我看看好不好?我想吃一吃你的奶子。」當時我厚著臉皮小聲的求她。

「不行,這是車裡,給司機看到太難為情了!」她當時聲音雖小,可語氣沒有商量的可能。

我哄她說:「這車雖說是我們那裡的,可是司機又不認識我們!他忙顧著開車,沒工夫看我們的。沒事的!」

「那也不行!我現在就已經是和你有點太離形了!你坐好,我們說說話。」她倒是立場非常堅定。

當時我想,在那環境下也只能做到那一步了,過急了會適得其反,也就沒有再強求她。左手伸在她衣中摟著她的腰,右手在前面的胸前撫摸揉捏她的奶子和奶頭,小聲的哄她。(後來我想:當時這點還是做對了,要不過後她不一定會再理我。)

揉了她的奶子一會,我的手伸向下面她的牛仔褲,想摸她的屄,可是牛仔褲的褲腰有點緊,手只伸到她內褲的皮筋下一些就伸不進去了,只是可以摸到她的一些陰毛,感到她的陰毛不少,還有比較扎手的感覺。

我當時想解開她的褲扣能夠再往下摸摸她的屄,可是她依然是堅決不同意。摸了一會陰毛就感覺沒意思,又重新到上面抓著她的兩個奶子輪流把玩捏弄。

在邊撫摸邊聊天中,她告訴了我她的手機號,也記下了我的手機號。

車子快到她家時快十二點了,我說:「你回家這麼晚,你老公會不會打你?我很擔心你!」

「我老公從來沒有動手打過我,他不敢的。不過生氣吵架是難免的了。」她說得還好像挺有自信的。(當時我心想:要是真打你也是該打。)

我說:「車子不送你到家門口了,隔一段路你下車自已走回家吧,防止你老公出來等你看到。」

「這樣最好了。」她也很同意這麼做。

車子快到她家時她親了我一下,說:「等一會你不要下車了,明天我要是有時間就打你手機。」

(五)

馬艷麗下車回家後,等我再回到家已過十二點了,到家後立馬到衛生間先洗個澡。(這可是必須要注意的!回家那麼晚老婆肯定是要問的,要是被她在身上發現些什麼或是聞出點什麼味道就麻煩了。)

第二天也沒接到馬艷麗的電話,我就琢磨她是不是為昨晚的事後悔了。

孫勇他們三個直到第二天下午才回來,見我後三人對我吹噓昨晚三人是如何地肏那幾個小姐的,那幾個小姐功夫又是怎麼樣的好(我心知他們也就是想讓我聽後心裡急得慌)。不過說到後來,幾個人又為嫖資問題鬧得不可開交。原來昨晚連開房加給小姐的小費花了一千多元,都是趙軍一人出的。我心說:你們是花錢玩小姐,還不如我呢!我玩的可是良家婦女(雖然這時有點和良家不符)。

等到了第三天上午還沒有接到馬艷麗的電話,我就對她不存什麼想法了,反正大家誰也沒欠著誰。就在我不想這事了,中午吃過飯在家正想睡午覺時,手機響了。

我一看,是馬艷麗打來的,當時還真是有些意外。

「你在家幹嘛呢?」她問我。

「正在睡午覺,可卻總是翻來覆去睡不著。」我拿話引她。

「怎麼的?是不是有什麼事啊?」果然她這樣問。

「還不是因為這兩天老是心裡想著你嘛,你說過昨天給我電話的,可是我抱著手機傻等了一整天也沒有等到,心都快碎了。」

「我那晚回家後我老公就和我大吵了一架,昨天又鬧了一天,他要我說清楚是和哪些人去徐州的,沒時間給你電話。」她在電話中解釋。

「現在沒事了吧?」我用非常關心的語氣問她。

「吵是不吵了,但他還在生著悶氣呢!中午打電話告訴他媽,說不回來吃飯了。」她回答說。

「那你方不方便出來?我很想見見你!」我用含情很深的聲調問她。

「嗯……好吧。我得先化化妝,半小時後你在『蘇果』超市門口等我。」

感覺她只是猶豫了一下就答應了。(這女人還挺有心思的,在超市見面,一般熟人見到了也不會懷疑什麼的。)

見她答應出來見面了,我有些喜出望外,趁這段時間先洗個澡、刷一刷牙,然後打的到超市門口等她。

我到了不一會她就來了。那天她穿著一身深色的套裝,裡面白襯衫的衣領翻在外面,肩上挎著一個小包,顯得有一種職業女性的味道。

見面後她稍有些不好意思。

我誇讚她說:「今天你真是漂亮!」

「那我平時就不算漂亮了是不是?」她有點為難我的問我。

「我不是這意思,我是說你今天的打扮顯得特有味,我很喜歡看你的這樣打扮!好了,我們不要老是在這裡站著,給你的熟人看到會不好的。我們找個地方坐一坐?」(我倒不是真心的為她著想。是怕被我自已的熟人遇見。)

「好吧,去什麼地方?茶樓行嗎?」她答應後又提議。

「茶樓那地方可是什麼人都有!要是萬一真是遇到你熟人就不好了。我無所謂的。」(開玩笑!要是去茶樓那地方還能幹什麼?真喝茶?)

「嗯……那你說去哪裡?」她可能也真是想這樣。

「我們去開個房間坐一會,門一關誰也不會打擾的!」我把早已想好的地方說出來。

「去開房間?……可是得要身份證的!我沒帶。」看來她是內心有些拿不定主意。(可能是從沒在外和別人開過房間。)

「你真是什麼都不懂,現在上一般的賓館根本就不需要身份證之類的東西。走吧,在這裡時間長了會被人看到的。我真的很想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的和你聊聊,這兩天心裡想死你了!」我見她猶豫不決,趕緊催她不讓她有過多的想法。

她在我的勸唆下,半推半就的和我一起打的去了賓館。

我們去的那家賓館不大,我以前也從沒去過,只是聽趙軍說過他曾帶女人在那裡開過房間,地方還可以,價格也便宜。

進了房間後我關上門,從裡面鎖好。馬艷麗將小包掛在牆上的鉤子上後,轉身去開電視看,我到她身後從後面摟住她的腰,將已經勃起的陰莖抵在她的屁股上。

這時她的頭轉過來說:「不要,你不是說我們要聊聊的嗎?」

我用嘴堵住她的口,吻住她,不讓她說話。(當時心想,都到了這兒了,還聊什麼!)

因為上次她已經被我親過、摸過,所以也就沒有太掙扎就轉過身體和我吻了起來。

她口中的味道很好,看來也是在家就做過準備的。我們的舌頭相互伸到對方的口中攪拌著,交換著雙方的唾液。

上面吻著,我的右手到她前面摸索著解開了她的外套上衣鈕扣,伸到衣服裡隔著襯衫和胸罩撫摸她的胸部。

(六)

馬艷麗的嘴被我的嘴吻住了,舌頭又被我吸到口中,她口中發出:「唔……唔……」的聲音,可能是想說什麼話,由於被我的嘴堵住了說不出來。

我邊吻著她,邊用力地揉搓她的胸部,感覺陰莖硬得有些漲痛。這樣子感到不過癮,就攔腰將她抱起來走到床邊,將她放倒在席夢思床上用力地壓在身下。

這時候馬艷麗終於擺脫了我的強吻,大口的呼出了一口粗氣後,兩手推著我說:「你先起來!別把我的衣服壓皺了!」

當時一時性急把這事給忘了,要是她衣服給弄得皺巴巴的回家,準會被發現的。

「都怪我太激動了,忘了顧你的衣服了。」我起身後陪罪道。

「你這人,不是說好來這裡坐坐聊聊天的嗎?怎麼一進門就動手動腳的?像個色狼一樣!壞蛋一個!再這樣我就走了!」

「我這不是想你想得心急嗎!這兩天想你想得都快得相思病了!現在能沒有外人打擾地單獨和你在房間裡,你說我能不激動嗎?再說了,你就是真走了,給別人知道我們倆來開過房間,別人會相信我們什麼事也沒發生嗎?要是人家知道我在房裡就和你只是聊聊天,還不得說我腦子裡進水了!」(我為自已的行為解釋,同時也讓她知道什麼事沒做出去也是說不清的。)

「你這個壞蛋,打一開始就沒對我安好心!」

「常言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對你我寧願是做壞蛋!」

我口中邊和她嘻笑著說著,邊用手幫她脫下外套放在床邊的沙發上。脫下她的外套後,我到她身邊用左手摟著她的腰,右手從上面將她的白襯衫的鈕扣解開了三粒,我將她的襯衫上部向兩邊扒開,露出了雪青色的胸罩,將她的胸罩掀到了她奶子的上面。

我終於看到她的奶子了!

馬艷麗的奶子雖然沒有徐州的那個小姐的大,但也算是不小了。她的兩個奶子不是很挺,稍微有一些下垂,看了後有種沈甸甸的感覺。

她的乳暈不大,褐紅色的奶頭長得非常有特色,像是兩個小煙囪一般,不像很多的婦女奶頭有些疙瘩,顯得很光滑,讓我看了就想吮啜。

我右手抓著她的左奶子在手中揉捏了一會,就低下頭去將她的奶頭含在口中吸吮起來。我一邊用力地吸吮,一邊用舌頭繞著她的奶頭打轉;右手伸到她屁股上輕撫她的左半個屁股,左手到前面摀住她的右奶子揉搓,並不時地用食指和中指夾住她的奶頭。不一會,馬艷麗就被我弄得氣喘籲籲,臉色潮紅。

我吸吮、揉捏了一會後就蹲下身來解開她的褲帶為她脫下褲子。她下身穿的是和胸罩一樣顏色的三角內褲,看來是一套。我拉下她的三角短褲後,一片濃黑的陰毛馬上顯現在我面前。

她的陰毛真濃!最起碼是我在見過的女人中是最濃的;但是陰毛很短,好像是剪過的一般。

她見我盯著她的陰部看,臉紅紅的用雙手摀住不給我看。

「你別捂著啊!讓我好好看看。怎麼這麼濃?我的屌毛就夠濃的了,和你比起來又差些了。我說那晚摸著怎麼覺得有些扎手的感覺呢!你是不是剪過?」

「嗯……我嫌太長了不衛生,夏天穿裙子也怕露出來難看就刮的。」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說。

「是你老公幫你刮的嗎?」我很想知道的問她。

「不是,是我自已刮的。」

我越是追問,她越是有些不好意思。

「那以後你的這毛就留我來為你刮好不好?」

我邊說心裡邊想著:以後將她的陰毛刮乾淨後再肏她的屄,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景?

「嗯……」她紅著臉小聲的答應了。

(七)

我蹲下臉剛好和馬艷麗的襠部一齊,摸撫了一會她的短陰毛,我慢慢地將臉湊向了她的陰部。我的鼻子抵在她的陰阜上深深的嗅了一下,一股淡淡的香皂氣味中稍夾有一絲絲的騷味,這氣息讓我嗅了真是感覺心裡好舒爽。

「你的屄聞起來還挺香的!」我擡臉望著面色發紅的馬艷麗說。

「我來時是洗過澡的。」

從她的回答中可知她是和我一樣,對我們這次約會是做好先期準備工作的,看來她也是有心想紅杏出牆。

我伸出舌頭在她濃密的短毛叢下面陰道口舔了一下,她口中「唔」的發出一聲就腿軟的坐在了床沿上。我看著她襯衫半解,一隻奶子露在衣外,臉色潮紅,兩條白嫩豐潤的大腿微微分開,濃黑的短陰毛下顯出褐紅色的大陰唇,內心的欲火又增了幾分。

將馬艷麗的三角內褲脫掉後,我分開她的兩腿,她有些支持不住地向後用兩肘半撐著身體。我用兩手扒開她的大陰唇顯出了紅紅的陰道口,陰道裡面的嫩肉都可以看得見,有一塊像小舌頭一般伸露在小陰唇的外面。她的小陰唇不大,不分開大陰唇還看不到,和大陰唇是一樣的褐紅色。

我看著她的紅紅的陰道,先深吸了口氣平靜一下慾火中燒的心情。(在那種情形下要是過於性奮激動,插進她陰道裡短時間內就射精可就是太失敗了。)

我用手指將她的陰蒂包皮翻了上去,露出像黃豆粒大小的粉紅的陰蒂,口靠近伸出舌頭用舌尖輕舔她的陰蒂。她口中「啊」的發出了短暫的叫聲,身體有些微微的顫抖。

我感覺到她的反應,更賣力地不但舔她的陰蒂,還用嘴將她的小小的陰蒂包裹著吸吮。

「哎喲……不行……酸死我了……」她用一手輕輕的推著我的頭說。

「哎……髒不髒啊?你用舌頭伸進去!」她大概是沒讓男人給口交過,不習慣讓我舔她。

當時我心想:不會吧?都結婚那麼久了,她老公就沒和她玩過這個?要沒試過,那她老公也太差了!我可是和女人肏屄時喜歡什麼都嘗試的。

我舌頭伸進她的陰道裡,感到她裡面已經很濕了,品了一下她的淫水有點酸味。我看她也已經動情了,就站起身子快速地脫光自已的衣服。她看著我的赤裸身體,將目光移到我的陰莖上一會後就閉上了眼睛,顯出一副想挨肏的樣子。

我將她身上襯衫的剩下鈕扣全部解開,將衣襟向兩邊掀開,使她的身體正面全部裸露出來,她穿著衣服時還真看不出身上的肉還挺豐滿的。

「我的屌要肏進你的屄裡了!」我見她面色潮紅閉著雙眼,胸部因喘息而有些劇烈地起伏,就用粗話去撩撥她,讓她的淫慾更強一些。

「這會我就是說不給你肏,你也不會同意的了。」她果然被我用話引得也說粗話了,到底是已婚的婦女。

我握著陰莖,將龜頭對準她的陰道口,屁股用力往前一挺,陰莖很容易地就插到了根部。

我的陰莖插進去後停了有幾秒鐘,屁股使勁地向前抵住她的陰部,讓陰莖和陰道結合的地方緊得沒有一絲縫隙,然後以陰莖的根部為軸心將身體微微地上下轉動。她的陰道暖暖的包裹著我的陰莖,讓我的陰莖有一種探不到底的感覺。

「你的屄真深!肏進去覺得真舒服!」

我邊用淫穢的語言挑逗她,邊有節奏地前後挺動著屁股抽插著她的陰道。左手抓著她的右奶子,右手抓住她胯骨上方的腰部配合著我的抽插加力,她的奶子隨著我的陰莖抽插節奏上下波動。她兩手伸向我前傾的身體,撫摸著我的胸肌,口中發出重重的喘氣聲。

我用這姿勢在她陰道中抽插了大約有五分鐘就感到有一種想射精的感覺,於是將陰莖拔出來稍稍降降溫。馬艷麗感覺我的陰莖拔出去了,就睜開眼睛望我,好像是用目光在詢問我怎麼了?

我上了床壓在她身上說:「換個姿勢再肏你!」說著就去吻她。

她的臉向一邊轉過去說:「不要,你剛才親過我下面了。」

「我都不嫌你的屄髒,你自已還嫌自已的。你是不是沒嘗過自已的屄水是什麼味道?我就是得讓你嘗嘗!」

我邊笑著邊硬扳住她的臉吻了上去,舌頭伸進她的口中將唾液渡到她嘴裡。她這時也不再嫌有什麼了,嘴含住我的舌頭吸啜著,一隻手探到我的襠部抓住我的陰莖對準自已的陰道口,兩腿分開夾在我的腰部,我屁股向下一沈,又插進她的陰道。我兩手的肘部撐在她身體兩邊,上面和她親著嘴,下身一起一伏地插著她的陰道。

我趴在她身上抽插了有幾分鐘的時間,就直起身體跪在床上,兩手抓住她的兩個大奶子,中指和食指加緊夾住兩個奶頭用力地前後挺動。看著她未脫襯衫、胸罩,滿面潮紅,口中隨著我的抽插大口地喘氣的淫蕩模樣,再低頭看自已的陰莖在她的陰道裡進進出出的淫穢情形,真的是快感連連爽透了。

因為是在肏別人的老婆,所以我特別興奮!出來時將陰莖拔到她的陰道口,進去時用了全身的力量。她也是用兩手抱著我的屁股,向上擡起上半身,隨著我的插入使勁地將我的屁股拉向自已的兩腿間。

「我肏得你舒不舒服?」我邊肏她,邊盯著她的眼睛問。

「嗯……舒服……」她喘息著說。

「你的屄下次還給不給我的屌再肏?」我感到龜頭有些發酸,知道快要憋不住了,就邊肏邊用淫穢的話問她助性。

「給……給你肏……」

我嘴上問著粗俗的淫語,龜頭上的酸意一陣強過一陣,「我憋不住了……屌頭太酸了……啊……」我使勁地壓住馬艷麗,將陰莖插在她的陰道裡,恨不得連兩個蛋子也一起塞進去。

「不行的……快!」馬艷麗雖然也是牙咬著下唇,神態沈迷,這時感覺我要射精時卻想用兩手推開我。

可是射精時我的大腦處在一種空白的狀態,心裡只想使勁地將陰莖能插到她陰道裡多深就插多深,能插到子宮裡更是巴不得的……哪裡還能聽到她嘴中說什麼?我身體死命地壓著她,渾身抽搐了一陣,將精液一滴不剩地射在了她的陰道裡。

等我壓在她身上兩人的喘氣稍平息下來後,馬艷麗立即將我推下她的身體,起身下床進了衛生間。

我躺在床上愜意地想:屄都給我肏了,還想不讓我射在裡面,還真想為你老公守住點貞操!

過了一會,馬艷麗從衛生間出來了,我睜開眼睛,看見她兩腿間的陰毛濕漉漉的,好像用水沖洗過。

「我忘了告訴你,不可以在我體內射精的。」上了床後,馬艷麗好像懊惱的說。

「為什麼不可以?是不是你只給你老公射在屄裡?」我帶著一點調笑的口氣將她摟在懷裡,摸著她的奶子問她。

「我是怕萬一懷孕了就麻煩了!」她的回答讓我很意外。

「懷孕?你生過孩子沒有上環嗎?」(現在只在是結過婚生過孩子的女人,很少有不上環的。)

「我老公他精液過少,是不能生育的,所以我就沒有上環。」她的回答又讓我很驚訝。

「那你的孩子是和誰生的?」我心想,我看來最多只是她的第三個男人。

「是做的人工授精。」

是這樣,看來我的座位還是第二,前面是器械。

我摟她坐起來,幫她將襯衫和胸罩脫下來,她拉過被子將兩人的身體蓋住,「別受涼了,男人射過精要是受了涼會生病的。」她趴在我的胸口很體貼的說。

還是已婚的女人知道心疼男人。

「看你!做那事前也不讓我將襯衫脫了,你看被弄得都是褶子。」她拿過襯衫嬌嗔地怪我。

「襯衫穿在外套裡看不出來的,我看你半解襯衫的淫蕩樣子就特別興奮,肏起你的屄來更有勁!」我涎著臉對她說。

「要是我真的懷孕了,你會不會和你老婆離婚和我結婚?」她手伸向我的下面揉著我的陰莖問。

我聽了她的話心裡嚇得格登一下,心想:開什麼玩笑!和我老婆離婚?怎麼可能!要是我玩一個女的就得離一次婚,還不得累死啊!我老婆可比你強多了!最起碼守婦道!

心裡雖這樣想,嘴上卻不能這樣說。

「也不是不可以,只不過離婚不單單是我和你兩個人的事,牽扯的事太多,房子、孩子,這個費、那個費的!像我們現在這樣多好,有時間就在一起聚聚也不用愁什麼生活問題。」

「嗯,我也是不想和我老公離婚,他對我挺好的,家裡也很有錢,我現的生活挺舒服的!」

聽了她的話我才知道她是試探我,怕我死纏她讓她離婚。(這女人真的是飽暖思淫慾的那種,還有點心計,這樣我才最放心了。)

「就是啊,你在家裡有老公疼你,要是閒得無聊,可以找我這個情人肏你的屄玩。」我撫摸著她的屁股又調笑她說。

「你真厲害!在我屄裡肏的時間真長,肏得我挺舒服的!」她用手捋著我那已經有些發硬的陰莖說。(女人看來只要跟一個男人自願有了性關係後,在這男人面前就說話無所顧忌了。)

「我肏你屄的時間也不是太長,屬於很正常的。」(我從陰莖插進她的陰道至射精也就是十六、七分鐘,比起那些色情書刊上描寫的四、五十分鐘可差得多了。)

「你老公平時和你肏屄時多長時間才射精?」見她這麼稱讚我的性能力,我不禁對她老公的性能力產生好奇。

「他呀,最多兩分鐘就射了。」

(原來她老公是早洩!怪不得她連口交也沒試過。想來她老公因自已性能力不行不敢招惹她,惟恐她對性上癮了去偷男人。)

「你們一個月肏幾次屄?」我的手伸到她的屁股溝裡,用手指摳著她的陰道問她。

「剛結婚那陣子多一些,現在一個月也不過是肏一、二次,主要是我也不想他弄我,都是他想了才肏的。花樣也沒你這麼多,就是分開我的兩腿,插進去後趴在我身上動幾下就完事了,我屄裡面有時還很干的。」

她說完後,身體在我手指的摳挖下有了反應,低下頭用舌去舔我的奶頭。

「以後你要是有時間就給我電話,讓我們經常肏多幾次屄,給你多一些舒服的性享受。女人沒有正常的性生活會衰老得很快的!」

和這樣的女人能成為情人的關係又不用耽心什麼後顧之憂,何樂不為呢?

「嗯。以後你才是我的真正男人!我的屄你想什麼時候肏,只要是方便,你隨時都可以肏我。」馬艷麗從我的胸前擡起臉,用淫蕩的眼神望著我說。

在她手掌的捋動和淫穢言語的刺激下,我的陰莖漸漸地硬了起來。

(八)

因為離幹完她的時間還不是很長,所以這次雖然我的陰莖已發硬了,心裡也不是太急。

「你幫我舔一舔,這樣等下我會肏得你更加舒服的!」我想讓馬艷麗為我口交。

「不嘛……我從來都沒做過這事,髒死了!」

也不知她老公是不是腦子裡有問題,連口交都沒有和自已的老婆做過,真是失敗!

「男女之間的性愛是最神聖的了,有什麼可嫌的呢?我因為心裡喜歡你,我就覺得你身上的每一寸都是美好的!認為你的屄就是最乾淨、最美味的!所以我才會開心的去用口舌去品味。」為達目的,我還是要開導她。

她聽我說後,有些勉強地將口湊到我的陰莖上,試探性般伸出舌頭,用舌尖似觸非觸地在我的龜頭上輕舔了幾下。

「寶貝,你整根含進嘴裡試試看,不是像你所想的那樣的!」

我被她用舌尖舔得陰莖更是有些硬得發漲,直想找個肉洞插進去減緩一下。她還有些猶豫地微張著嘴,一副想含又心裡牴觸的表情。

我可不給她更多的時間來想這個了,下身向上一挺,陰莖一下插進了她的口中。

「唔……唔……」她急忙想擡頭吐出來。我見了,就用右手按住她的頭,用力地向下壓,讓陰莖插進她的口中更深一些。她沒辦法擺脫,只好張嘴任由我的陰莖在她的口中來回地進出抽插了幾下。

由於是第一次,她眼淚都被我的陰莖抵出來了。我看看差不多了,就放開了手,馬艷麗掙脫後,頭立即伸到床邊大聲咳嗽起來,並不住地吐著口水。

好不容易平息了,她轉過身來用手打著我,有些生氣地說道:「你怎麼這麼壞!強迫人家吃你的屌!」

「怎麼樣?我的屌味道還不錯吧?這樣以後我們倆才是真正不分彼此了。」我摟住她,吻著她的嘴和她說。

「你看,我的屌被你用嘴一含就已經硬了,這次你騎到我的身上來肏。」我邊說邊將馬艷麗拉到我的身上。

「我從來沒這樣子肏過屄,這下不是變成我在肏你了嗎?」馬艷麗騎到我身上後,屁股壓住我的陰莖,緋紅著臉,好像帶有報復的神情對我說。

「我們倆誰肏誰還不是都一樣嗎?這次給你一個翻身做主人的機會!來,套進去。」我用兩手向上托著她的屁股說。

馬艷麗被我一托,屁股擡起來蹲在我的陰莖上方。我的陰莖硬得直豎豎的,我用左手托著她的右半個屁股,右手扶著陰莖的根部,馬艷麗用自已的右手兩指分開自已的大陰唇,左手將我的龜頭對準陰道口後坐了下來。

我覺得陰莖被一個溫呼呼的肉洞套了進去,雖然不是很緊,但是陰莖的漲痛感沒有了,代之以一種舒暢的感覺。

馬艷麗將我的陰莖完全套進去後,坐在我的陰部上,兩手按在我的胸上用屁股轉磨起來(看來這些性交的動作不用教就天生會用),磨了一會她就用屁股一起一落地上下套弄著我的陰莖。

因為她蹲著身體,上身有些前傾,兩隻大奶子向下沈甸甸地垂著,我一邊將下身配合她的套弄上挺,一邊用兩手抓住她的兩個奶子捏揉。

「你在我身上肏是不是感到特別舒服?你試試看,你屄裡淌的水把我的屌毛全都給弄濕了。」

「真的很舒服!」馬艷麗聽我說後,邊上下快速地套著我的陰莖,邊低下頭看我和她的下身接合處回答。

「這樣肏,舒服是舒服……可也累死我了……」稍平息了一下後,她還帶有些氣喘地對我說。

「那這次你趴著先歇息,換我再來肏你。來,你跪著趴好,屁股撅起來,我這回用一個新姿勢肏你的屄!」

我將她擺好姿勢,兩手扶著她的屁股,陰莖對準她的陰道,跪在她的後面插了進去。

平時我就很喜歡用這個姿勢肏女人,從後面一邊肏著屄,一邊撫摸她的豐滿臀部,還不時地揉摸她的奶子。馬艷麗被幹得身體前後聳動,頭埋在枕頭裡,口中發出一些含糊不清的呻吟聲。我從後面看著自已的陰莖在她的陰道裡一進一出的,心裡也是非常興奮。

為了能夠插得更深一些,我用兩手抓住她的兩瓣屁股向兩邊分開,即使是這樣,我還是覺得陰莖插不到她的陰道底。我在陰莖插入時將右手的中指也一起和陰莖插進去,這樣才感覺到她的陰道有些緊,拔出時可以將她陰道口的粉紅色嫩肉也能帶出來。我的手指和陰莖一起玩了一會,就覺得手指上滑膩膩的,於是抽出手指按在她的屁眼上。

用這種姿勢性交,在陰莖進出抽插的時候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屁眼隨著抽插一凹一凸的樣子。因為我的中指上沾滿了她陰道裡的淫水,所以按在她的屁眼上揉著揉著,就將手指插進了馬艷麗的屁眼裡。因為我前後挺動抽插的動作比較劇烈,所以她對我將手指插進她屁眼裡一節反應不是太敏感。

我心裡真的很想將陰莖插進她的屁眼裡,這倒不是因為肏屁眼會有多爽,我以前肏過幾次女人的屁眼,感覺沒有肏屄來得舒服,主要是一種徹底佔有女人身體的心理快感。不過我知道還沒到能夠和馬艷麗肛交的時機,她心理和生理上現在肯定是接受不了的。

我的手指插進她的屁眼裡,隔著一層薄薄的直腸皮,可以感覺到我的陰莖在她陰道中進出的頻率,感覺龜頭傳來的快感一波一波的。

由於我的手指在馬艷麗的屁眼裡用力越來越大,她感覺到了什麼,頭從枕頭上擡起轉過來喘息著說:「不要……快抽出去……」邊和我說,邊搖擺著屁股,想讓我的手指脫出來。

這時我的快感也已到極限了,我抽出手指,兩手伸到她前面抓住她的兩個奶子,用最快的速度和最大的力氣撞擊著她的屁股。馬艷麗也用力地向後挺動著屁股,口中有些嘶喊著說:「快……使勁……屄裡癢了……」

「啊……我要射了……」我叫了一聲,猛烈地抽插了幾下,左手快速地將馬艷麗翻過身來躺在床上,急速地抽出陰莖,右手緊緊地握住對著她的奶子捋動,乳白色的精液直射在她的胸上,一股一股的。射完精後,我有些無力地趴在她的身上,精液擠在我們倆胸口,黏黏糊糊的。

幾分鐘後,我們起身去衛生間,相互為對方洗了洗身體,又回到了床上。我摟著她,倚在席夢思的靠被上體息。

「你的屄怎麼這麼深!我的屌感覺夠不到底似的,看來你真是夠淫蕩!」我閉著雙眼說。(射完兩次精感覺真是有點累,到底結婚後的男人沒法和結婚前相比。)

「說誰淫蕩啊?我除了和老公就今天和你肏過屄!我和我老公結婚時可還是處女吶!再笑話,我以後我就不理你了!」馬艷麗用撒嬌的口氣邊捶打我邊說。

「你老公肏屄的能力不行,可是屌大不大?」可能大多數的男人和已婚女人肏過屄後都會問這個問題,我也不例外。

「嗯……比你的屌要粗。雖然他肏屄的時間短,可插進我的屄裡我就感覺屄裡很漲。」馬艷麗想了一下,用手輕揉著我的陰莖說。

「那你老公要是和你肏屄時能持久,你可能就不會理我了!」聽了馬艷麗的回答,真讓我感覺很沮喪。(媽的!早知就不問了!)

「可是,雖然你的屌沒我老公的粗大,我就是覺得和你肏屄舒服!以後我只給你一個人肏我的屄,連我老公我也不給肏。」她親著我的臉,望著我說。

「你不能這樣對你老公的,時間長了他會發覺的。你是他老婆,還是要盡義務的,只要心裡能想著我就行了。」

要真是因為我,馬艷麗以後不給她老公肏她了,我心裡也覺得太對不起她老公。沒辦法,誰叫我這人心地善良呢!看來,以後我還得多開導開導她,要是她和她老公鬧離婚,肯定會波及到我。

「那我以後也盡量少一些給他肏,三個月給他一次好不好?」

唉!聽了她的話,當時,不,直到現在我都為她老公感到悲哀。

「這樣子不太好,只要他想肏,你就給他吧。反正你老公的時間也短,要是你被他肏得不過癮,可以再找我啊!」我說著,手又開始在她的身上揉搓起來。

「不要再弄了!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得趁我老公回家之前回去,這幾天他回家挺早的。我順便去超市買些東西回去,他看了好不疑心。想肏留下次吧!」

其實現在就是她想再弄,我也沒勁了。

我們穿好衣服後,又抱著親吻了好久才分開。約好了下次的見面方法後,她先走了。我等她走後,又休息了十幾分鐘才離開。

(九)

那次和馬艷麗開過房後,有一個多星期我沒有主動聯繫她。

有一天中午,我下班回家後簡單的吃了點,就打算睡午覺(老婆孩子都不在家),剛躺到床上,手機就響了。

我一看,是馬艷麗的號碼。

「喂!聽出我是誰了嗎?」接通後她問。

「嘿嘿……我怎麼可能聽不出來呢!是我的另外一位老婆嘛!」我可不能讓她以為我是忘記她了。

「你還記得我啊?我還以為你早就把我忘了呢!怎麼這麼長時間也不給我電話?是不是不想理我了?」從她語氣中可以聽出她對我隔這麼久不找她很是不高興。

「忘了你?怎麼可能啊!我不主動給你電話,主要是怕萬一被你老公發現了就麻煩了!我這段時間心裡想你想得正難受呢!這不,剛聽到你的聲音,屌就硬了!嘿嘿……」

「你在家幹嘛呢?」馬艷麗聽了我的回答後,說話的語氣緩和了些。

「正想睡覺呢!」

「你老婆在不在家?」

問我老婆想幹什麼?

「不在家,中午接了孩子逛街去了。」

說完我挺後悔的,萬一她要是提出到我家來就不大好辦了。

「我現在也是一個人在家裡,公公婆婆帶小孩去喝喜酒了。我老公打電話來說中午單位來了客戶,不回家來吃飯了。」

原來今天她也是一人在家裡,可能是屄癢發騷了!

「你來我家裡吃飯,我挺想你的。」

她邀我去她家裡,吃飯是假,肏屄是真。我倒是心裡非常想去,在她家裡和她肏屄,光是地點就夠刺激的。可是我還沒有衝動到那種頭腦發熱的程度,要真是在她家裡和她肏屄時被她家裡的什麼人回家撞見,那後果就可想而知。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還是小心為好。

「我真是服你的氣了,你真是色膽包天!小生真是自愧不如。呵呵……」雖然不敢去她家,我還是調侃她。

「誰是色膽包天了?我叫你到我家來吃飯,又沒說要做別的什麼事!你心裡就沒好念頭,不理你了!」她還嘴硬。

「好了,和你開玩笑呢!今天既然中午這麼方便,我們可不能浪費這時間。你出來,我請你吃飯,然後再開個房間休息好不好?」

我反正在家也是睡覺,既然她發騷了我就陪陪她。別人的老婆不肏白不肏,能多肏一次就是一次。

「好啊,不過你等我一會,我得用一些時間打扮一下。」

「我對你可是非常有耐心的,你等會還是去上次的超市。對了,你別忘了將屄洗乾淨了!嘿嘿……」和她約定地點,我就開始用語言撩撥她。

「討厭死了!知道了!老色狼!」她在電話中嬌嗔的說。

我起來洗漱完後想了一下,就從家中取了兩張VCD碟片帶在身上。這兩張碟片可是我收藏的眾多A片中之精品,是歐洲拍的,裡面的鏡頭極多,什麼口交、性交、乳交、肛交、吞精、手淫等都包括。我就是喜歡看西方拍的這些片子,給人看了感官上挺刺激的。估計馬艷麗多數不一定看過,讓她見識一下,能夠接受新事物。

我要肏她身上的最後一個洞,徹底地佔領她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