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5852               (二)背叛  陈俊退后了两步,从崔秀英的身体里把肉棒拔了出来。虽然没有把上亿的生命发射出去,但是看趴在桌子上的崔秀英一副要被玩坏了的样子,他还是放弃了进入贤者时间的打算。  在包厢内的灯光下,崔秀英那微微泛起粉红色的皮肤配上淋漓的汗水,在陈俊这个角度来看,居然有一种奇异的美感。他忍不住走上去,碰了碰正在散发著艺术光芒的、时不时抽搐一下的女体。  ——然后崔秀英就像一条离开水的鱼猛烈的蹦跶了一下,同时更加剧烈的抽搐起来。陈俊那被强化到可怕的视力还捕捉到了一小股液体喷涌而出的细节……  陈俊饶有兴趣的绕着趴在桌子上的女体转了一圈,他越发觉得自己没做错。  「马拉个锤子的,这持续存在的几个生物力场效果似乎好的出奇,但是某些强化敏感度的特殊磁场还是关了比较好,」说着,他对着一脸「阿黑颜」表情,沉浸在奇怪的状态中的崔秀英摇了摇头,整了整衣服,找坐到了旁边的一把椅子上。  这时候,他才有心情去查看自己身体里的纳米机械的状态。  「唔……啪啪啪状态下活跃程度上升134% ……在该状态下由于宿主精神的集中和活跃度远超平时,肉体也处于剧烈运动中,进而带动纳米机械自我进化吗?」  他先提取了啪啪啪之前和啪啪中的一大堆数据资料进行对比以后,总结出了一个自认为正确的结论,才转为查看起进化进度及说明来。  「这个计算略微复杂啊!不过,如果把这种促进纳米机械和宿主的进化的方式看做一种特殊的,同时刺激并消耗精神与肉体的锻炼方式,那么其实也不难理解。总的来说,JJ做的功是基础,而每次锻炼的时间越长,功率越高,姿势和技巧越复杂,获得的效果也就越好。所以这东西的原理果然不是什么采阴补阳,而是以一种另外的,同时增加精神活跃度和肉体活跃度的运动方式来促进进化的……是我武侠小说看多了。」  当通过量子计算机,把纳米机械的进度转化为更加简单易懂的模式后,陈俊一边感受着身体内更活跃的纳米机械,一边又忍不住吐槽依一下这种太过科学的「升级」方式。  这个时候,他突然觉得有点理解被他干掉的系统为什么要叫「超级接盘侠」  了。从这个角度来看,姿势解锁越多,技巧越好,单次承受能力越强的女人,啪啪起来效果越好……  「马拉个锤子的,直接说去接盘而且越是储存容量大的云盘就越好的了!别人家通过啪啪啪练功都是讲究什么处女元阴、采阴补阳、第一次效果好,阴气蓄养的越足效果越好等等。怎么到了我这里这个十八禁的玩意就变成讲究唯物主义科学的锻炼方式了?」  「要是光从处女啪啪起的话,升级的时间大约会比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长吧?从科学发展观的角度来讲,我倒是能接受,这种设定也挺符合社会现状的,可是为什么我还是感觉很不好呢!!!」  简直三十几年的价值观尽丧啊!这种酸爽的感觉,就好像自己下定决心排除万难舍生取义的去炸敌人的碉堡,连长给的不是炸药包却是炫迈口香糖加一个杜蕾斯。  尼玛逼,唯有这三个字才能阐述他此时的心情。  但好歹还有「进化需要」作为最后的遮羞布,而且去接盘的同时也不妨碍他去啪啪啪小姑娘,就是EXP获取效果差了点。  「对了,崔秀英还有个姐姐的说,好像还结婚了。就是这个时间上……」陈俊瞄了一眼时间,觉得有点不方便。他家里可是还住着一个正牌女友和表妹呢。  截止到目前为止,这顿晚饭吃得太久了——已经从餐厅转进到了咖啡厅的包厢,就算可以拿崔秀英的入股作为借口,,也不能拖到太晚……  「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这个先放到下一次,一会儿去找个地方看一幕《李尔王》(莎士比亚著名歌剧,讲述一对背叛了亲情的姐妹的故事)就可以回家了!」        当陈俊和崔秀英到达目的地——首尔的某家保密工作做的非常靠谱的酒店以后,崔秀英毫不犹豫的给自己的姐姐打了个电话。  当她刚刚从强烈的失神状态中回过神来,心脏还在激烈的跳动,身体微微颤抖,大口大口的喘气的时候,陈俊就在她的耳边催促,「你那会儿说你有个姐姐?」  尽管大脑稍微有些混乱,为了活命早就把一切豁出去的崔秀英还是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她在说出那话的时候就有了心里准备……就是没想到这么早。不过救命稻草就是救命稻草,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思,依旧畏惧着陈俊畏惧着死亡的崔秀英实际上是没有拒绝余地的。  这也是一项投名状,豁出一切,甚至不惜放弃亲情,出卖姐姐,把她推进来的投名状。证明自己的忠诚,兑现自己的承诺,展现自己的价值——由于自己不堪承受的表现,她觉得自己展现出的实际用处又变低了……  甚至于,在前往酒店的路上,她还主动做了不少准备工作。必要的药品,假阳具、塞口球、手铐、长绳、蜡烛、拉珠、肛塞、注射器、皮鞭、胶管、生理盐水……采购之后的车子后座上迅速堆满了大量道具。假使她没有带着墨镜口罩帽子之类的东西,或者在情趣用品店被人认出了真身的话,明天的新闻一定非常有趣。  ——从这一点来说,这女人也是豁出去了。  打完了电话——用上了她那多年磨练出来的演技,两人还有时间洗了洗澡。  当然,这个过程既不暧昧也不香艳。陈俊只打算来一发就走。所以他只是迅速的洗好澡,然后就藏在卫生间里,任由崔秀英布置好了一切,等着她姐姐崔秀珍上门。  她的姐姐来的确实非常快——崔秀英在电话里的谎话说的十分巧妙,崔秀珍以为自己妹妹出了什么事情,还是难以启齿的那种,心急之下,按照她妹妹的要求,谁也没有告诉就火速来到了酒店。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演技了!  这是陈俊作为旁听者的感慨。后面的事情也无需赘述,崔秀英轻而易举的让她姐姐喝下了那杯加了料的水,然后在数分钟之内不省人事。  在一些不太正常,也不那么和谐的小说中,人们发明了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对女性有效的刺激性药物。然而现实是,世界上并不存在这种玩意。如果男性想要强行对女性做点什么,所能使用的药物基本上都是迷药,也就是让人失去自主意识的药物。从科学的角度来讲,目前还没有确认能有任何一种药物能够在让女性保持自主意识的情况下,进入发情状态。  所谓的女用春药,在某方面只是和男用的一样,其实是用来治疗性唤起障碍的。比如男用的蓝色小药丸可以帮助勃起,比如西班牙苍蝇可以刺激性器分泌润滑液体。但是这两者如果排除心理作用的话,确确实实没有任何催情效果。所谓壮阳药和春药其实并不是一种东西。  此类药物虽然都可以用于强啪:伟哥可以促使下体非自主性勃起,而西班牙苍蝇水能是下体非自主性分泌润滑液……如果清醒并且安慰剂没起到作用(也就是不想要)的话,对于性欲基本没有任何影响。该不想的还是不想,该没兴趣的还是没兴趣。同时由于下体异常,能引起服用者100% 警觉。  要说真正方便强上的东西,还得是大麻,冰毒,摇头丸等毒品或者那些效果类似的致幻或者神经性禁药。让人神志不清又不至于完全挺尸,而且放浪形骸,一味追随本能和潜意识等等……嗨起来的话,自然是神智清醒的一方怎么玩都可以了。  在这方面,足量的酒精都比所谓的西班牙产品好。  不过对于此时的陈俊来说,禁药之类的一时半会不方便,酒精更是容易露馅,那就直接上迷药。  当崔秀珍昏倒之后,陈俊才奕奕然的转出来,把卧室里的电脑打开,调试了一下摄像头。  ——其实以他的身体状态,这种工作完全是没有必要的。在他的大脑里有一台堪比生物副脑的常温微型生物量子计算机,因而陈俊可以用自己的眼睛作为视频输入工具。用来录制视频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而且清晰度远超一般摄像机。所见即是所拍,他的功力远超陈老师那种还得随身携带摄像机的人民艺术家。  对着镜头的崔秀英毫不发憷,三下五除二把自己的姐姐剥的赤条条的,又用绳索手铐塞口球细细的把人束缚起来。  ——陈俊不打算对木头做点什么。  所以崔秀英在完成了捆绑工作以后,很快又尝试唤醒自己的姐姐。  本来摄入剂量就不大的崔秀珍清醒的很快。不过她这个时候什么也做不了,她珍迷惑了一下,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先是一脸不可置信,然后在注意到陈俊这个陌生人以后又剧烈的挣扎起来。  但是已经捆绑完毕的崔秀珍又怎么可能挣得开?不具备特种兵王属性的她只是徒劳的挣扎着,然后用那仇恨的目光配上」呜呜「的叫声展现着自己的存在感。  只是无论陈俊,还是崔秀英都不为所动。  后者在数分钟以前亲手把自己的姐姐剥光捆好,现在又扶着她的身体,分开两腿,伸手压住两侧的耻丘向外拉开裂缝,让红润润的阴道入口和复杂的肉片像濡湿的向日葵一般向着摄像头和举起了手机的陈俊。  明白自己妹妹仔做什么的崔秀珍挣扎的更厉害了,然而依旧是徒劳无功。她只能绝望的颤抖着,任凭崔秀英把她摆成各种姿态:侧躺张开腿、膝盖压到胸上露出阴户和肛门、两腿被拷在不同的位置,然后把腿向两边拉直,好让她的妹妹吸舔她的私处……  当崔秀英把崔秀珍的阴部,从嫩肉到蜜穴都用舌头仔细的清理了一遍,觉得用唾液润滑已经足够以后,她才转过头去,张嘴含住了陈俊的肉棒。  在之前的过程中一直不敢和自己姐姐发生目光交汇的崔秀英终于松了口气。  尽管早就下了决心,但不必注视姐姐还是让她如释负重。尽管她心里其实很清楚,自己姐姐的目光正凝聚在她和陈俊的裸体上。但是终归可以自欺欺人,让心里仅剩的良知与愧疚被压制的更厉害一点。  「……欧尼别怪我,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啊……」  「……他如果看上你,你早晚都跑不掉的!」  「……其实这样也好,给陈俊这样优质潜力股当情人未来的好处肯定少不了的……」  「……多少人想要都没有这个机会呢……」  崔秀英一边在心里不停的找借口,一边又努力做出一副迷离的样子来。实际上在演艺圈木爬滚打了十几年的崔秀英演技上绝对没问题,而且被自己的姐姐用仇恨的目光注视反而让她滋生了一种奇怪的心里。  越是被看着,她就预想展现出自己的另一面。  ……恨我吗?看啊,这东西是多么的美味,我是多么的专注与痴迷……  她一边在心里如此叫着一边更加卖力的吮吸舔弄起阳具,迷离的眼神,仿佛正在感受粘稠的精液顺着喉咙往下滑。  陈俊满意的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脑袋,让她从自己的剧本中脱离出来。然后才用沾满了妹妹口水的肉棒,贴到了姐姐脸上去磨蹭起来。  这种方式几乎等同于羞辱了。崔秀珍不住的想躲,脖子里的链子却被拉在妹妹崔秀英手里,让她只能接受。  有点意思。陈俊在心里如此评论道。不过一想到时间,他就忍不住兴起速战速决的念头来。  被崔秀英的唾液弄得湿漉漉的肉棒很快被崔秀英拖着,对准了崔秀珍的蜜穴入口,然后毫不客气的捅入了也是被崔秀英的唾液弄得湿漉漉的阴道里去。  火热的、粗大的、隐隐带着奇异电流的柱状物给崔秀珍带来的非同一般的体验,但是她的固有认知依旧在主宰着她的大脑。她倔强的闭上双眼,努力扭过头去不看陈俊。同时,屈辱的泪水也不可抑制的流了下来。  那又如何?对于崔秀珍的不合作态度,陈俊浑不在意。我手里可是有里番系统的遗产,几百年的科技结晶难道还制不了一个已经食髓知味的少妇?那可太丢金手指的脸了。  陈俊有心卖弄,只是固定住崔秀珍的身体,又开口拒绝了崔秀英的助推,让她去她姐姐身旁,帮忙刺激她的上半身。而他自己,则是开启了电动小马达/ 人肉打桩机模式。  只是进出了十几次,次次深沉的撞击就另崔秀珍忍不住奋力挣拒起来,无奈她的身体被绑住,双腿被分开家在肩上在雄阔的腰上,无论如何都甩不掉合不起来,任凭她如何推拒挣闹,只是奋勇直前。  匀速的、踏实的高速撞击,而且一次的进度比一次深,很快就达到了最深处,也令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分泌一波又一波的润滑液。崔秀珍的身体也随着陈俊的撞击,阵阵痉挛娇颤起来。  感受到身下躯体的变化,陈俊忍不住轻笑起来:」你姐姐什么时候结的婚?  「还挺窄紧的吗!」  「有好几年了……」  「那就是你姐夫太鶸了。」说着,陈俊再一次加大了力度,  「唔……」崔秀珍的身子在撞击下震动的越来越厉害,可是她却忍不住挺起身子来,胴体用力绷紧,本能的做出了反应。  崔秀英感受到了姐姐身体的变化,按在双乳上的手忍不住开始捏弄起饱满红润的乳头来。  「呜……」上下其攻之下,满心屈辱的崔秀珍依旧不可抑制的开始晕眩起来,光滑的肌肤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汗珠。自己身体产生忠实的反应的羞愧感,以及被强不属于自己丈夫的男人进入的背德感也越来越多,在屈辱中产生的快感越来越强,她忍不住恍惚起来。偏偏崔秀珍的嘴被塞口球堵了起来,想要叫喊想要发泄也是做不到得。  身上的刺激越来越强烈,前所未有的充实感和一直被深入到子宫颈口的撞击感开始灼烧她的身体。  陈俊的速度越来越块,而崔秀英的爱抚也逐渐变得愈发强烈,使得崔秀珍的脑海开始彻底恍惚。对此同时,她的双腿不由自主的夹紧了陈俊,身体也忍不住想要向着她的方向移动,想要更重更深的撞击,被抚弄的胸部也似乎快要溶化开来。  她剩下的只有唇,由于大腿间和胸部都已经被烧着的情欲点燃了起来,被球体撑开的娇嫩的红唇特别显得饥渴。随着律动所燃起的欢愉,女人的身体更主动更烈地追求快速的插入,神志恍惚之下,她不由得想要抛弃一切,只为了追寻那更强烈的快感。与此同时,什么丈夫什么贞操,全部如同隔了一层怎么也无法击破的薄纱一般,并逐渐远离她的脑海。  崔秀珍张开眼睛时,她的上身已经开始主动向着男人靠近,弓起的身子和男人只差几公分的距离而已。只要一次就好,只要贴上去就好,崔秀珍将身子抬起,试图获得更大的欢愉。  陈俊见状,干脆直接把她的双腿压了下去。当膝盖压上上身的一刹那,陈俊的肉棒也再一次的深入了。  阴道中强烈的被搅动,男人的肉棒在女人紧夹收缩的身体内大力挺送,巨物的前端甚至成功的分开紧窄的宫颈,卡在了上面。  好像散出火花的快感急速地奔驰着,崔秀珍仿佛要淹溺在快感的波涛中,她的双目圆睁,死死的盯住陈俊,仿佛要记住他的样子一般。但实际上,崔秀珍已经有些失神了,大概是太强了吧,她甚至觉得脑髓的中心,有一点甘美的麻痹状态。  娇嫩雪白的双腿被大大地分开,娇挺的臀峰被压挤变形。粗挺火热的肉棒猛烈的拔出,带的穴口的嫩肉向外翻去,然后随之而来的是更加粗暴的撞击,滚烫的前端彻底冲入,有彻底拔出,每一下都粗暴地戳进崔秀珍娇嫩的子宫深处。  被蜜汁充份滋润的嫩肉试图死死地紧紧箍夹住肉棒,却徒劳无功。再一点,再深一点就好——崔秀珍的脑海里只剩这样的念头,并且反复不断的回荡起来。  终于,她发出了急促而悠长的」呜——「声,陈俊也像是要疯狂挤进崔秀珍的身体一般,整个前端都没入了宫颈之内,感受着女体不停的抽搐与喷涌而出的汁水……[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